【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2016              

林傲霜:民选村官被“秋后算账”——评乌坎二次风波的来龙去脉

作者: 林傲霜 林傲霜


 

201671wukan.jpg (301×369)

民选村长林祖恋


 

广东汕尾市乌坎村五年前,曾因原村委会勾结港啇私卖土地,村民们没有得到应有补偿款。该村3200亩土地陆续被当地政府官员贩卖,卖地款项高达七亿多元人民币,而补助款每个村民只有500元,其余全部被当地官员私吞。如此手毒心狠,自然会激起巨大民愤。村民要求收回已出卖的土地,举行了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当局习惯性地出动警力弾压。而村民则奋起反抗与警方对峙。

 

此时乌坎村的相关讯息,更遭官方全面封锁,大陆纸媒体完全没有相关报道。中国境内的互联网,以关键词“乌坎”、“薛锦波”和“陆丰”等关键词,于各大入口网站查询微博和相关网页,进行全面封锁。搜索只能显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这几个字。但此时外媒记者与互联网,则当仁不让地发揮了巨大的作用。特别是乌坎村90后年轻人的加入,让抗争利用上了互联网这个高科技手段。村民开放一间屋子,欢迎境内和境外传媒采访,变成了临时性的“新闻中枢”。通过“一击传万里”的互联网使乌坎村不再是专制雾霾包围圈里的“孤島”而面向了世界。从而也给当局施加了更大的正义压力。

 

其时汪洋主政广东,又在大力推行所谓“社会建设”的思路,而中共的十八大也正在紧锣密鼓中准备粉墨登场。胡、温当局显然不愿让他们“和谐社会”的“招牌”,在最后时刻掉落在“八九. 六四”的血腥泥淖中。于是对此事采取了柔性的处置。终于和村民达成妥协,允许村民直接投票选出了代表村民利益、年已70多岁的林祖銮为当地的党支部书记,主持村务。如此对民众让步,这在1949年中共在大陆夺取国柄后,可说是破天荒第一遭的事儿。

 

汪洋因此博得国内外广泛的称颂,不少人更认为汪洋是所谓的改革“开明派”。汪氏提出的“思想上解放,经济上腾笼换鸟,及社会建设”等口号, 一时也广受赞扬。与当时正在重庆,唱红歌,举毛旗,飞扬跋扈,疯狂抓人,大肆没收侵吞私企财产的“薄熙来模式”形成了兩极式的对比。于是一些“救党派”的精英们更似乎从中看到了中国民主宪政的“曙光”。并硬说这就是即将在中共十八大后上台的以习近平为首的“健康力量”。由比,乌坎也似乎成了一面中国向民主和平转型的旗帜。

 

然而五年过后,这面旗帜却突然被人砍倒,而且再次造成大规模的官民对立。2016年6月17日晚间林祖銮突然被当地警方带走。接着当局更以“收受贿赂”的罪名,对林加以拘留。但乌坎广大村民坚称,拘留林祖銮原因是林祖銮计划召开村民大会并组织村民集体上访。

 

中国官僚集团利用反腐,以清除政治上的“敌人异己”. 林祖銮显然属于他们的清除对象。 现在不妨先看当局对林祖銮的处理方法, 根本就不按中共既定的反腐规矩办亊。众所周知,中共处理任何它所指称的贪腐官员。首先必须经过党內“双规” 这-程序。即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问题。此时公、检、法均无权介入。“双规” 完后才由党决定是否交由公安、司法部门处理。換言之,党未作出决定,公检法部门不得介入。这一套被称为是中共的“家法”, 而“家法”绝对高于国法。 大、小党员贪官均按此“流程” 处理,既显示党的官员不同于常人的“特殊地位”, 也是人尽皆知公开的秘密。

 

按理说,林祖銮既是官,更是党员,且是书记。当局则公然抛弃党的“尊严”, 直接由公安局来抓捕拘留。这就说明在当局眼中,林祖銮不是“党家” 的人,是政治上的敌人,不配享受“党家”人的待遇。这不一清二楚明摆着的吗?

 

接下来一经抓捕拘留,很快便弄上电视去念稿招供般地进行“认罪”。 电视台便成了“法庭”,这不知是哪门子的“依法治国”? 不过确是“我党” 的“优良传统” 作派。与“收拾”著名女记者高瑜、香港銅锣湾出版“敏感”书籍的书店老板、人权律师以及网上持异议的大V人士的方式如出一辙。这也是处理政治上的敌人惯用的常规。而对党员贪官,哪怕贪腐再大,也从不用此法,以免有损“我党” 光辉形象。只有政治上的敌人才须如此斗倒,批臭。然而“电视认罪” 早已声名狼藉,已相当于赵高的“指鹿为马”,秦桧的“莫须有”罪。因而激起当地群情激愤,3500人上街高呼村长无罪,抗议其被认罪。林祖銮之妻杨珍表示不相信其丈夫收受巨额贿赂一说。星期三上午,维权律师葛永喜发推文披露,林祖銮家人聘他作辩护律师,但立即遭司法部门制止。

 

更为离谱的是,当地民众这些自发的行为,却被广东相关当局认定为是“境外势力在策划、导演”。除了汕尾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施硕焱点了《苹果日报》的名之外,海外中文传媒博闻社的报道称,网上还传出广东省委宣传部内部更点名所谓多家“境外敌对势力操控的传媒潜入乌坎村造谣生事,非法采访,挑衅矛盾,下令要求清理非法采访”。被点名的外媒机构包括: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彭博新闻社、《金融时报》、日本放送协会NHK、《南华早报》、《苹果日报》、香港无线电视TVB、香港有线电视、香港NOW电视、香港电台、商业电台、端传媒、CNN、BBC等等。在当局眼中,全世界新闻媒体,互联网站都在和它“过不去”了!而一个小小的乌坎村竟然朋友遍天下。你们不是天天都在吹,你们是“得道多助”, 世界上多少个国家都在支持你们么?此时为何如此形单影只,羞见世界传媒。这豈不滑尽天下之大稽?

 

正如香港记者协会近日发表声明,据理抗议汕尾当局以莫须有罪名指控香港传媒,并且义正词严地指出:“记者前往采访实属应有之义”。 你相关当局如不理亏心虛,为何如此害怕媒体与互联网络?

 

与此同时,美国之音就相关问题对在香港的资深媒体人周兵也作了电话专访。周兵对汕尾当局所谓记者去“策划、导演”的诬蔑也作了严正的驳斥。并且指出:官方一到这种事情上,基本上就说是境外势力影响,境外势力在后面煽动支持等等。基本上每个事情都是这样做的。比如香港学生去占中,也是境外势力。中国任何一个事情,只要出现了,哪怕没有出现境外人员,也说境外势力,因为这样,这个逻辑是他们比较好讲的逻辑。但凡遇到什么事情,往境外势力方面一靠,稻草人就竖起来了,所有行动都有合法的依据了。

 

真是一语道破“天机”! 也点中了当局的“死穴”。正如前面已提到的五年前乌坎村亊件的妥协解决,在今日的当权者看来,已被视为是软弱、乃至“党性”不強的表现。甚至认为当时有关方面低估了此事件的严重性和扩张力。因为当时乌坎村民已提出了“保障人权”这样的口号,表现出当地村民公民意识的萌发与觉醒。因而在表面经济纠纷的幕后实为政治因素。尤其是积极参加抗争的人大部是青年人,特别是90后的年轻人,他们在抗争中开始用上了互联网这样的高科技手段。这更使当局感到后怕。如让这种“坏榜样” 存在,将后患无穷。將直接影响到“无产阶级专政”与红色权贵集团的核心利益。故当局感到,非痛下杀手不可。

 

而“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所以拿村民的带头人林祖銮“开刀” 就是人家必然的选项。由此可见,此次的乌坎风波,根本不是什么“反腐”。 而是对当局眼中认定的政治上的敌人,以污名化的罪名加以整肃。这和以“泄密” 罪整肃高瑜,以“煽颠”、“ 寻滋” 等罪名整肃高智晟,郭飞雄等人,以及“非法经营”、“ 嫖娼” 等污名化的罪名整治维权律师,异议人士都是同一个套路。如此倒行逆施,只能证明-点,那就是中国社会的民主转型之路,当局已鉄了心要将其全部堵死。这种权势者的“任性”, 实际上就是一种日暮途穷下的疯狂!

 

2016年6月22日完稿。

 

 

 

关键字: 林傲霜 乌坎 林祖恋 抗议
文章点击数: 317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