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6/2016              

李海:中国民间运动共同的宝贵财富——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作者: 李海 李海


2016715lvgengsong.jpg (372×259)

 
吕耿松

 


 

对于异议运动的投入,面对的只能是付出,因此需要其参与者有足够的内在动力。而具体到个人来说,其实每个人的动机未必都是相同的。正如鲁迅当年说过的:人们反抗当局者的原因,或者出于理念、或者出于打抱不平、或者出于宁帮弱者不帮强者,如此等等,各各不同。就笔者来说也是如此。笔者当年对于运动的参与,何尝是因为什么完整的政治动机,只是因为被堂堂一国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于善意民众的谎言、殴打和暴力所刺激,不能忍受,才情不能已地投入,从此义无反顾。

 

而这些年来中国民主党的事业,我相信,也许有许多人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却正是出于美学的理由而投入了。这是生命的美学。请看,在这近二十年中,他们的和平、坚忍、韧性、牺牲精神,前仆后继,构成了一曲感人的交响。不是在一个地方、不是一个人几个人,在中国,有那么多人被民主党人这个名称所吸引,被这场宣告信仰、遭受打压、遭受恐吓、一再入狱、判处重刑、家人承担忧患、乃至使人早逝的事业所打动,而投入到这个只有牺牲的事业中来。这不仅是一个事业,更是一个壮丽的心理现象。2000多年前耶稣的牺牲,感动世世代代追随者的,正是这样的壮丽。

 

中国民主党人,为了在中国申请组党、争取宪法权利的实现,他们在狱中度过的时光以百年计、迫近千年,而且还在增加中。

 

就在前几天,我们又看到:以莫须有、人为强加的理由,浙江民主党人陈树庆被处以10年6个月的刑期,而吕耿松被判刑11年。在面对着这使人震惊的重刑宣判的时候,他们并未陷入哀伤恐惧,而是从容表示:希望人们继续“团结守望,不离不弃,对掌权者听其言、纠其错、促其行。”

 

许多民主党人在他们的一生中,坐牢已经超过了20年。其中秦永敏已经坐满22年,现在又被抓捕超过了1年半;杨天水,继第一个10年之后,又被重判12年,至今已经坐满20年,仍在狱中;许万平三次坐牢,已满20年;胡石根,继16年出狱后,又被抓捕1年,没有出期;陈西,在两次坐满13年之后,又被判刑10年,至今已经坐牢18年;刘贤斌继坐牢近12年之后,又判10年入狱,现在实际坐牢该已经近17年;在非洲,曼德拉坐牢27年,被举世钦佩,而在中国,有许多人为自己的信仰都已经直追这个记录。中国的曼德拉不是单独一个人,而是其位置遍布全国东西南北中的一个群体。十几年来,杭州的民主党人,总是有一个或者不止一人在狱中,彼出此入、此出彼入,为见证自己的信仰,许多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新入狱。这是可以媲美于基督徒的感人景观。

 

在中国大陆,就在此时此刻,有那么多人从人群中走出来,他们和大多数人一样,有自己的家庭和朋友,文雅热情、热爱生活,他们坦然持守自己的理念、坦然表明自己的信念、坦然面对迫害和压制、坦然地走进监狱。

 

我们不能最终判断中国民主党人的政纲是否完美无缺,就其要旨而言,它当然是合乎世界潮流、合情合理、正当合法的;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的努力是否都是睿智合宜,但他们都是出于真诚与光明的心态;因为它们是用当事人自己的自由和生命去见证的;我们也不知道历史是否能够应许他们的最终成功;但是我们看到了他们的义无反顾,看到了他们是如此充满献身精神,看到了他们的忘我情怀,看到了他们对于民族未来赤诚的责任心。我们看到了他们在献出自己自由时候的从容乐观。所有这一切的和平、理性和牺牲,已经写就了民主党人的生命美学。这是我们民族精神的精华,是我们民族当代精神生活的宝贵财富,是值得我们和后来知道的人所珍贵持守的。

 

中国民主党人的一个突出的特点,是他们的勇敢坚韧。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理念,并且愿意牺牲自我,使得这理念彪炳于世;而他们另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顾全大局,彼此协作的精神。他们虽然没有组织意义上的统一,但是共同的理念却使得他们能够超越自我中心的格局。他们的这些闪光之点,是中国民间运动共同的宝贵财富。

 

在很大程度上,品评一个事业、一个意识形态的优劣高低特点,可以通过其信奉者的生命表现,得到最生动可靠的见证。例如对于某些毛粉或者儒家学说的信奉者,可以从他们的思考混乱、逻辑能力不足,而反证其所认定的信仰内容一定有这方面的缺陷。对于一个自由主义者也是如此,从他的生命状态就可以看出他所尊崇的理论内容的长处和不足。如果我们看到一个基督徒的生命有严重缺憾,就可以知道在他所过的宗教生活或者所认定的教义中一定有相应的原因。根据传说,共产党人在其事业上升期的时候,也有过许多感人的人格表现,果真如此的话,那就正是这个事业在当时生命力的见证。那么,民主党人所体现的这种牺牲精神与责任感,一种精神上壮丽的景象,也许正是他们的事业生命力的见证。从精神上说,他们比迫害者更像其口称的先辈;与儒家学说的主张者相比,他们更为真实地传承了民族的精神;他们也是真正身体力行的自由主义者。

 

而反过来,当局者在实施迫害过程中的那种外强中干的狼狈、他们操弄司法程序的那种牵强和没有羞耻感,也恰好是他们所致力的事业在当今生命力的见证。同时,也恰恰从反面见证和促成了像吕耿松、陈树庆等民主党人这样的光明人格。为此,我们感谢这个的确是伟大的时代。

 

无论我们投入什么事业,无论我们站在哪里,归根结底,我们其实不是、也不可能改造他人,而只能是在实现我们自己生命的美。只要这样,我们所有人就都必将无愧于这个时代的伟大。而对于强权之下逆水行舟的异议者来说,特别需要生命的美学。因为我们没有强力、一无所有。我们唯一的财富,那足以使所有人羡慕的,就是精神的光明和生命的美好。

 

 

关键字: 李海 民间运动 陈树庆 吕耿松
文章点击数: 291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