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报 】  时间: 7/23/2016              

莫之许:小粉红网络冲锋队

作者: 莫之许 莫之许

中国网络小粉红再下一城,赵薇新片《没有别的爱》中男演员戴立忍被指台独,剧组被迫换角,戴立忍随后也发表公开声明解释此事。这是自周子瑜被逼道歉之后,又一起逼迫道歉事件。小粉红之崛起,已成中国网路空间一大景观。

 

仅仅数年之前,中国网络上占据优势的还是「公知(公共知识分子)大V(指有很多粉丝的人)」为主导的自由化话语,谁会想到,仅仅几年之后,中国网络竟成了小粉红们狼奔豕突的地方。这一转折,貌似突兀,实则种根久远,其来有自。

 

自由化话语在中国的​​崛起,是一个曲折的故事:1980年代,市场化改革一开始,基于维持一党专政的目的,邓小平就提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明确了体制对于自由化话语警惕防范的基本态度,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举动,引发了学生和知识分子的不满,并导致了1989年天安门运动。

 

但历史的吊诡在于,1989年天安门镇压之后,体制内自由化力量被清除,中共党内保守势力抬头,威胁到了邓小平推行的市场化改革本身,在此情况下,邓小平乃通过南巡等政治动作重启市场化改革,在意识形态领域,则主张「要反右,也要反左,但主要是反左」,实际上是放开一个口子,让亲市场化改革的自由化话语重新「浮出水面」,对保守势力进行反制,为市场化改革提供支撑。仅仅几年前你死我活的对手,在市场化改革上,又成为了观念上的事实同盟。

 

借助邓小平的政治盘算,自由化话语遂获得了被相对容忍的空间,以及发展的机会。同期,中国新兴社会阶层迅速崛起,新兴阶层主要得益于开放的市场化进程,整体上具有自由化倾向,是自由化话语的主要支持群体。

 

新兴阶层促进媒体自由化色彩

 

新兴阶层的旺盛消费能力,也促进了一大批具有自由化色彩的市场化媒体和商业网站的兴起,这些平台也因此带有鲜明的自由化色彩,如《南方周末》、《财经》等媒体,网易等「有态度」的商业网站等。

 

就这样,借助当局的机会主义策略,以新兴社会阶层为依托,以市场化媒体和商业网站为平台,本身不为当局所喜欢、而是警惕防范的中国自由化话语,却获得了相当的话语优势,在微博时期,自由化话语的这一优势,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从根本而论,新兴社会阶层的崛起和自由化话语的存在,是对于一党专政体制的威胁,早在2005年前后,针对市场化媒体和网络空间中自由化话语,各种限制就已经展开。而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新社会阶层也迅速膨胀,加上微博时期自由化话语的巅峰存在,对于一党专政体制的威胁乃至冲击,已是呼之欲出,这不仅引起了当局的高度警惕,也刺激了中共新领导层的新执政理念的出台。

 

从严治党 依法治国

 

2012年中共18大之后,随着新执政者的上台,一套新的执政理念开始展开,几年运行下来,这一套理念的主要内容已昭然若揭:在官式语言中,这被表达为「从严治党、依法治国」,实际上是通过提升体制的一致性和凝聚力,达到对于社会的进一步控制,从而确保政权的安全。

 

而在思想舆论领域中,在这一套新的治国理念之下,原本为体制所相对容忍的自由化话语,随即变成为最主要的目标。这是因为,自由化话语不仅受到新兴社会阶层的支持,也获得了相当多体制内人士的认同,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横跨体制内外的观念同盟,对于通过凝聚体制以控制社会的执政理念而言,这一灰色地带的存在,必须加以限制乃至取消。

 

20151211,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说:「我说过,思想舆论领域大致有红色、黑色、灰色『三个地带』。红色地带是我们的主阵地,一定要守住;黑色地带主要是负面的东西,要敢于亮剑,大大压缩其地盘;灰色地带要大张旗鼓争取,使其转化为红色地带。」表面上看,这仍是中共历史上常见的划分敌、我、友三个阵营,分别对待的思维,但其实却有轻重上的倒置:

 

经过长期的镇压打击,中国社会中所谓黑色领域,早就少之又少,无比稀薄,就算是仅有的少数反对派,只需要交由专政机关「亮剑」处理即可,并不需要大费周章,习近平这段话的真正重点,还是在于针对灰色地带,也就是自由派话语,而其方法,则是「大张旗鼓争取,使其转化。」这也显示出,对于凝聚体制以控制社会的执政理念来说,能否转化中间地带或灰色地带,乃是成败的关键。

 

 小粉红们成了网络冲锋队20137月,当局强势出击,展开清网行动,自此以后,曾经活跃一时的自由化网络大V,逐渐被清除出了新浪微博,持续的打压行动,更让整个互联网空间里的自由化声音逐渐减弱。这属于「亮剑」的一部分,随后接下来的,就是致力于消除中间地带,纵观近年来小粉红所介入的各种逼迫事件,其主题其实只有一个:不能吃饭砸锅。其目标所指,要么是体制内自由化份子如任志强、贺卫方,要么是依附体制的市场人士如周子瑜、赵薇,其目的在于通过公开的逼迫和羞辱,对处于中间灰色地带的人士形成某种压力,造成寒蝉效应,在「吃饭砸锅」的粗鄙背后,还是强化体制以控制社会的根本用心,而小粉红们,就成为了权力达成这一目的的网络冲锋队。

 

选中小粉红们为工具,并不是没有来由的。为填补共产意识形态真空,抵御自由化话语的冲击,中国当局一直有意识地培养所谓爱国主义,对于民族主义思潮也一直加以纵容乃至支持。通过持续的单向灌输,在特定年龄层,官方取得了相当的成功,既灌输了若干似是而非甚至虚假的事实认定,也养成了普遍存在的容易被操弄和鼓动的人格,一旦有事,当局只需要吹响特定追魂魔笛,就能召唤出无数的小粉红。

 

近几年,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对于被洗脑青年的鼓动和利用,「共青团中央」等官方微博,则起到了操纵者的作用。当然,小粉红网络冲锋队也不是没有弱点的,由被洗脑小粉红构成,头脑简单,不具备完整话语能力,此外容易接受各种奇谈怪论,其结果就是类似网络半兽人,言语乖张怪异,论述荒诞可笑,如此次赵薇事件中的共济会、资本控制、万惠事件等谬论,小粉红信以为真,言之凿凿,旁观者却笑掉大牙。

 

 综合而论,作为网络冲锋队的小粉红,主要作为压制自由化话语的工具而使用,其成员本身处在持续的流动当中,并不值得太过重视,抽掉背后权力的支撑,小红们就如同几年前一样,什么都不是。需要重视的是体制的用心,对于自由化话语的持续压制,预示着一个越发暗淡的未来,中国网络空间,还将持续走向更加单一、更加封闭和更加疯狂。

关键字: 莫之许 小粉红
文章点击数: 136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