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4/2016              

吴祚来:考拉赵威案与国家制度性罪错

作者: 吴祚来 吴祚来


2016723709dazhuabu.jpg (512×384)

709抓捕律师与国家阴谋(网络图片)

 


 

警方释放赵威,醉翁之意更险恶

 

网名考拉,实名叫赵威的助理律师,在被拘捕一年之际,名义上被警方释放,释放原因官方说是其本人认罪态度良好,由本人申请后被批准。考拉被“释放”后,立即通过自己的微博发声,对自己过去的行为表示悔改,并对李和平进行了“揭露”,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与评论。

 

一个根本问题人们仍然满腹狐疑:考拉赵威如果真的人身自由了,为什么他的丈夫至今没有见到她本人?为什么她能接受海外的南华早报采访,却对国内媒体没有任何受访的机会?人们因此有理由相信,赵威现在仍然没有自由,只是在警方控制下,可能与父母在一起处于被软禁状态。

 

那么,为什么要释放赵威呢?

 

因为赵威被怀疑在被拘捕期间受到人身侮辱,甚至传言说她受到性侵害,这引发国际人权机构关注,所以,在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到访中国时,正好适逢赵威被拘一周年,通过释放赵拉,给联合国秘书长一个“面子”,让联合国秘书长与中国领导人在友好气氛下,愉快交谈。联合国秘书长离开中国之后呢,一切都是中国内政,考拉还在警方手中,警方不断“指导”这位已人身“自由”的原李和平律师助理,对她本人律师及李和平律师进行“战略反攻”。

 

在不自由状态中,人不仅会被奴役,当成工具使用,还会通过各种胁迫,让人成为奴役者攻击对手的道具。没有人相信,考拉赵威真是想告发自己的律师任全牛,更不会有人相信,她指责的李和平律师,发自内心,或李和平真的有颠覆国家政权的罪错。

 

我们通过考拉的长微博就可以发现,考拉是在河南警方以赵威的名义向任全牛提起诉讼后,才知道任全牛发布了“虚假”消息,并受到警方起诉,由此可见,警方释放赵威的真正目的只有一个,让她出来后,仍然被警方控制,以此发动新一拨打击,打击对象是其律师任全牛,还有搪塞国际人权机构与媒体关于考拉受人身侮辱的抨击。

 

考拉赵威在被拘捕期间有没有人身受侮辱,只有当她完全人身自由,并不受到任何可能的威胁之时,才可能有真相,现在每一个人都有理由保持怀疑态度,而现在人们看到的考拉赵威,由于人身仍然受到控制,所以,她的一切言行,公众有理由视其为警方自己的言行,与考拉本人无关,考拉赵威只是被摆布状态,警方这种借用被控制人之口,继续扩大迫害律师,继续越过人道人伦底线侵害社会法律与道德的行为,才是最为可耻。

 

警方对赵威的迫害是制度性的罪错

 

新华社报道说7月在18日至19日召开的全国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上,中央政法委要求要建立健全防范冤假错案机制,针对历史上的冤假错案,在依法纠正的同时,要从制度上反思原因,避免重蹈覆辙。

 

既然承认冤假错案与司法制度有关,那么,李和平、周世锋们所谓的攻击(实为批评)党国司法制度,又有何错?为什么要上升到颠覆国家政权罪呢?

 

官方需要有人上电视认罪时,中共的中央电视台就会让当事人出镜,无论有无经过法庭审判,当事人一概均承认自己有罪,甚至是主动投案自首。

 

在整个709大抓捕之中,考拉年纪应该最小,从警方公开的报道中,人们也没看到,考拉赵威有什么具体的颠覆国家的言论与事实行为,她只是协助李和平律师做了一些文案工作,而据警方所言,李和平律师接受了境外机构资助,调查中国境内的酷刑,搜集证据供相关国际机构研究分析。

 

按照中共专制极权当局的思维逻辑:国际机构需要中国境内的酷刑材料做什么呢?当然是用于“抹黑中国政府或中共警方”,并以此来论证,中国的国家体制有问题,那么,国际机构最终的目的,是改变中国的国家制度,以此类推,李和平们做的项目,就是颠覆中国的国家制度,所以就涉嫌犯罪了。

 

李和平们并没有颠覆中国国家制度的事实行为,他们只是被推论参与了国际相关机构可能致力于改变中国国家法治制度的项目,并有一定的资助。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警方现在对考拉是实际控制,或将其软禁,有可能与其父母在一起,但她的丈夫没有见到妻子。警方为什么如此控制?主要目的,一是令考拉指控其律师任全牛,因为这位律师一直没有依法探望到他的当事人考拉赵威,并认为考拉可能在看守所受到人身侮辱。警方要通过考拉做实任全牛的造谣罪或人身攻击罪,要通过考拉索取赔偿。考拉在被拘捕后是不是受到人身侮辱,那得考拉完全自由之时,在不受任何可能的威胁之后,才可能说出实情,现在警方是大抓捕行动的制造者,在考拉被拘捕之时可能涉嫌对考拉有人身侮辱的当事者,现在又是控制考拉的唯一当事方,如果警方通过控制当事人,威胁当事人,制造冤狱,那么,什么力量能够介入并予以纠正?警方指控一切、控制一切,如何取信于公众与媒体?如果中共高层听任警方如此恶意作为,违法作为,这对法治社会、对中共高层的国际名誉,有好的影响么?今天他们做实一个考拉,明天他们就可能做实一百个考拉,最后也可以把任何一个人做进他们的故事里,这样的恶政状态,对习中央有利吗?

 

709所有被抓捕的律师与雷洋案基本同理。

 

唯一不同的是,雷洋案,被警方做成了嫖娼案,但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雷洋案有检察院参与处理,并由家属认可的法医机构进行尸体解剖鉴定。如果雷洋案完全听任警方来处理,警方只会一错再错,通过警方拥有的一切权力与手段,来坐实雷洋的罪行,包括让按摩店老板与按摩女做伪证,通过非法手段提取受害人精液,等等。

 

把雷洋做成了嫖娼者,如果没有独立调查方,听任警方独立处理,警方完全能够做到。

 

把考拉做成敌对势力参与颠覆国家政权,又通过悔罪来检举举报自己的律师,让考拉人格分裂,并让考拉弃信背义,警方正在操作,如果没有独立第三方来监督与参与处理,警方很快就能做到。通过考拉,警方既可以毁掉考拉,又可以毁掉考拉的律师,他们要置所有当事人于不义,于不耻之境。

 

考拉赵威现在完全成为警方编造的故事当事人,这个故事与雷洋嫖娼案不同的是,它被警方做成了政治案,这个政治案大的令国家领导人也感到恐惧:与境外势力合作,意在颠覆国家政权。什么叫自欺欺人?把任何一起正常的维权行动或正常的与境外机构合作的项目,当成敌对势力对华渗透,刻意意识形态化、妖魔化,以阴谋论处之,这样,去年709大抓捕行动中的赵威考拉与周世锋们,就被做进了一个政治魔局中,任何人,一旦戴上这顶妖魔化的帽子,就可以遭受法律之外的打击,甚至永世不得翻身。

 

这是体制性恶意。因为中共的公安系统里设置了国家政治安全保卫局、保卫处,这一机构拥有法外执法权,即,只要公安部门将一个案件列入政治安全案件,其它任何人都难以插手,律师也难以用正常案件上的方式,与当事人见面或寻求法律方式支持。这就是,为什么考拉赵威案的律师无法与赵威见面的根由,也是709大抓捕案中的律师们无法获得正常的法律援助的根由。

 

如此险恶的法外执法的制度,必然不断制造人权灾难与冤假错案,如果不取消与反革命罪一样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那么任何人只要批评政府或希望改革国家制度,都可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颠覆国家政权罪完全被泛化为警方打击对手的政治工具。中共政法委要改革司法政制,就应该以此为起点,以709大抓捕为典型个案,着手解决问题,否则,只会错上加错,冤上加冤,积重难返。这不仅会引发国际社会批评指责,更会引发国内人权灾难,给国家与当政者蒙耻。

 

吴祚来 旅美学者 独立作家

 

 

关键字: 吴祚来 维权律师 大抓捕 李和平 赵威
文章点击数: 359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