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5/2016              

李金芳:中共当局对良心犯的现代“株连”

作者: 李金芳 李金芳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724709dazhuabuzhulian.jpg (464×360)

709被抓捕律师谢燕益妻子原珊珊遭株连

 

 

 

历经两个多月的逃亡生活,八九学运领袖赵常青的妻子刘晓冬和儿子终于在美国友人的鼎立救援下成功抵达美国,开始了没有恐惧的新生活,这应该是对那些在风雨如晦之下艰难守候中的人是难得的一个好消息,让多少人为他们日夜悬着的心得以释然。刘晓冬在踏上美国的土地时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表示:“我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自由、平安、祥和,这是给我的感觉。我非常激动,心里也很复杂,因为国内有很多民运人士的家人,正在遭受我们曾经遭受的痛苦和绝望,丈夫被抓了,她们带着孩子艰难的生活。”

 

的确,就在晓冬带着孩子开始逃亡生活的同一时期,709大抓捕中被羁押一年有余的人权律师谢燕益的妻儿正在被迫搬家,而709大抓捕一周年之际,担任709案的辩护律师任全牛被当局指控“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之后,他的家人也同样遭受着被逼迫搬家的困境。据媒体报道,自任全牛被捕后,几拨警察就几乎全天时间到他家骚扰其妻胡友玲和两个孩子,半夜都不安宁,以致女儿不得不去律师事务所睡在一张小折叠床上。 

 

身为三个孩子的母亲,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在《709大抓捕孩子们的无眠夜》一文中写道:“在709大抓捕后,我们这些妈妈都已是孩子们共有的妈妈,今天袋鼠妈妈告诉你们妈妈们带着你们的爱去找爸爸了,想告诉爸爸我们有多爱他们,但是在路上经常有怪兽执法犯法,妈妈们用正义的法棒与恶兽抗争,我们一起等待天亮。恶兽非法抓走爸爸快一年了,一直监控家属、跟踪家属、威胁家属、不让家属发声,让家属劝导他们认罪等等这些不耻的做法有悖依法治国,它们在撕自己的脸皮,颠覆自己的奶酪。今天妈妈们用红桶表达对爸爸们的思念也被抓走,恶兽真的不会想爸爸妈妈都不在孩子身边,孩子怎么办……”

 

在承受亲人遭受不明之冤和强迫失踪之时,还要面对威胁、恐惧,曾经与世无争的良心犯的妻子、母亲们,没有倒下去,反而用爱支撑起摇摇欲坠的家,共同的命运让她们用坚韧编织起一个屏障,希冀幼子们可以在这道屏障之下免受打扰暂得安宁。但是,就连这样的一点点心愿也无法完成,在法西斯式的专制之下,她们注定不能幸免受“株连”的命运。

 

“株连”一词原指一人有罪而牵连他人。尤以“帝发怒,肃清逆党,词所连及坐株者三万余人。及为《昭示奸党录》,布告天下,株连蔓引,迄数年未靖云。”(出自《明史·奸臣传·胡惟庸》)为甚,而古已有之的“株连”还在盛行于标榜“尊重和保障人权”当下。那些因追求自由、平等和人权的良心人士们,被中共不容于水火,在饱受迫害的同时,他们的家人、朋友常常会因此受“株连”,丢掉不错的工作,受到无端的骚扰,尤其是当良心人士们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构陷入狱,等待他的亲人们的往往是变本加厉的逼迫和恐惧。

 

在中国,你若成为一名良心犯的亲属,哪怕你仅仅就是一名亲属,也必须要面对中共当局和神秘部门的调查、骚扰、恐吓甚至是关押。对于没有房产的良心犯们,中共迫害良心犯家属最直接的方式莫过于逼迫房东毁约租房协议,致使良心犯家属居无定所,生活无以为继。正如晓冬所说的那样:“我们随时会被警方驱赶,他们会骚扰房东,让我们搬家,这是我们经常面临的。”

 

在中国,作为一名良心犯的亲属,最起码的基本人权也会被剥夺殆尽。相信大家不会忘记安徽异见人士张林的女儿安妮,就是因为父亲追求宪政民主而数度入狱,被中共打上了政治犯的标签,未成年的小安妮也就跟着有了一层特殊的身份。

 

2013年,民主维权人士张林在合肥遭到国保传唤,与此同时他十岁的女儿张安妮也被四名国保从合肥琥珀小学带走单独关押,张林、安妮父女共被关押长达20小时后被押回户籍地蚌埠软禁,安妮被迫失学在家。一个年仅十岁的女童竟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20小时,被毫无理由地剥夺在自己喜欢的学校继续读书的权利,被强行带回户籍地软禁,这种政治株连引发各地维权人士纷纷前往合肥声援,并开始了公民接力绝食行动。声援活动持续十余天后遭到合肥警方的清场,年仅十岁的小安妮离别亲人远走美国,而接下来她的父亲张林和关注、声援安妮失学案的人权捍卫者周维林、李化平、谭春生等四人被指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分别获刑,张林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今天仍在狱中服刑。

 

说起安妮失学案,同时让人想到王宇未成年的儿子包蒙蒙所遭遇的一切。震惊中外的709大抓捕以人权律师王宇一家失踪为开端,2015年7月9日凌晨,未成年人包蒙蒙在父亲的陪同下准备前往澳大利亚求学,不料在北京首都机场被单独关押40小时,护照被没收,同时母亲王宇在北京家中遭警方抓捕。接下来包蒙蒙面对的,是父母被抓捕后杳无音讯,似被人间蒸发一般。他被威胁不得为父母请律师,不得与外界接触,被强行带回老家内蒙。包蒙蒙被从机场扣押、没收护照、禁止出国求学的唯一理由只是:他是人权律师王宇的儿子!

 

万般无奈之下,包蒙蒙选择在幸清贤、唐志顺的协助下出走以完成求学的梦想,却被中共在缅甸绑架回国,幸清贤、唐志顺被指控“涉嫌偷越国境罪”逮捕。

 

如果不是生活在这样一个肆意践踏人权的国度,谁能想像得出统治集团会动辄以国家的名义,迫害良心犯的亲属无所不用其极,哪管你是孺妇!居住权、就业权、接受教育的权利、出入境的权利等等最基本的人权,统统都成为中共手中的砝码,成为打压迫害良心犯及其亲属的手段。

 

《零八宪章》指出:人权不是国家赐予,而是每个人与生俱来就享有的权利。保障人权,既是政府的首要目标和公共权力合法性的基础,也是“以人为本”的内在要求。中国的历次政治灾难都与执政当局对人权的无视密切相关。

 

停止对良心犯亲属们政治株连式的迫害,依法保障他们的基本人权,是国家必须履行的责任和义务,否则,所谓的“中国梦”无非就是欺世的春秋大梦,这样的梦快点醒来,不做也罢。

 

 

关键字: 李金芳 709 大抓捕 株连
文章点击数: 644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