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7/2016              

两点心 :推广乌坎村民自治模式可以有力推动社会民主转型

作者: 两点心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816wukankan.jpg (450×591)

乌坎选举

 

 

 

   

今年林祖恋被抓事件再次引发世人对乌坎的关注。一眨眼乌坎事件从爆发到现在已经有近五年的时间了。在这近五年里,虽然当年因征地而引发的问题并没得到有效解决。但是,他们却通过维权抗争获得了一定的民主权利。

   

想当年他们为了维护自己权益,把不能代表他们利益的党员干部驱除出乌坎村,自发组织了属于村民自己的临时机构,这是一次伟大的尝试。后来经过村民不断抗争及舆论的关注,政府做出妥协让步,村民一人一票选举出了能代表他们利益的村委会,其中林祖恋当选乌坎村村长。这是中国大陆农村第一次选出不是由政府提名而当选后却获得政府认可的村委会。众所周知,中国自江泽民时代就开始名义上实施村民自治,并出台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相关法律。可是到如今农村都没有实现真正的村民自治,看似村民有了投票权、参选权,但这些都是受到政府控制的。一个候选人如果没有乡政府的支持,他就是选上也当不上。所以实质上,村委会的提名权在乡政府手里,村民根本没有自由参选的权利,也没有自由选举的权利。但乌坎村委会的选举却标志着村民自治在大陆得到了真正实践,并且在这近五年里,乌坎村委会还经历过一次换届选举,依然是村民一人一票选举产生,林祖恋连任村长,这次选举也获得了政府认可。

   

虽然如今林祖恋被抓了,政府大有秋后算账的意思,并没有诚意解决村民的问题,同时也杜绝村委会带头替村民维权。当然作为政府来讲,它希望所有的村委会都站在政府的立场上,替政府说话,维护党国利益。所以,像乌坎这样的村委,它是绝对不会允许其长期存在的。乌坎这个中国唯一一个由村民自己选举产生的村委会,也许随着林祖恋的被抓就会被改组了,但它所起到的示范意义却是深远的,值得我们所有人深思!

   

从乌坎事件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重要结论:真正的村民自治可以通过村民抗争取得,并可以在个别地方长时间存在。

   

如今的中国就像坐在火药桶上,因征地、强拆等因素引发的恶性群体事件与日剧增,其中参与者很多都是农民。再加上如今农村基层政权黑社会化,作为社会底层的农民背负着沉重的枷锁,其整体利益越来越受到严重损害。所以他们急需有人带领他们团结起来以维护他们自己的权益。这就是我们推动真正村民自治的民意基础。

   

本来村委会作为村民的自治机构应该起到这个作用,但是村委会作为政府的最底层管理机构,他们往往是政府的打手,维护的是权贵的利益,完全是站在村民的对立面,是村民利益受损的直接源头!所以官控的村委会并不能维护村民利益。村民需要选举出能代表他们利益的组织来维护他们的权益, 如乌坎村刚开始成立的"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通过鼓励村民成立这样的机构让他们团结在一起,带领他们与政府抗争,通过抗争与政府谈判实现真正的民主的村民自治。

   

中国政府在2010年重新修订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该法明确规定了村民实行自治的权利,村委会由村民直接选举产生。"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构成村民自治的核心内容。这是我们推动村民自治的法律依据。我们要充分利用这个法律,最大限度争取村民自治的权利。让村民知道村民自治是他们应享有的权利,是受法律保护的。该法明确规定乡镇政府不得干预属于村民自治范围的事项(该法第36条第三款),所以我们有提出选举属于自己村委会的依据!

   

中国目前内忧外患,急需解决的问题很多,时常搞的官员焦头烂额,应接不暇。再加上如今官场内斗严重,每个当官的都怕自己管辖的地方出事,影响他们升官发财!他们现在的心态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期盼每天都能平安度过就好,尤其是基层官员。这种官场的现状为村民自治创造了成功的可能。只要村民的抗争不破坏他们的底线,仅是要求实现真正的村民自治,我相信当地官员肯定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一届才三年,三年之后或三年当中发生什么意外,他们随时可以改组村委会。所以利用集体诉求推动村民抗争依法实现自主选举村官是可以实现的。如果遇到像汪洋那样的开明官员可能性就更大。

 

当今官场腐败透顶,村委会也不例外。村委会成员基本上都是上级指定的,他们只对上负责,不对村民负责,经常侵害村民利益,比如克扣、侵占惠农资金及占地补偿款等。所以很多农村的村民对村委会都有很大意见,尤其是对村委会的腐败行为。所以村民可以依据《村民组织法》第十六条进行罢免,要求重新选举。村民可以以此为借口要求乡镇政府同意村民自主选举村委。

 

当然,除了上述以利益受损、村官腐败为借口争取村民自治外,还可以以村务公开、农业补贴、医保养老等诸多借口发起请愿行动,由此提出村民自治的要求。

   

因此,我们民主派在村民自治方面可以大有作为。中国广大农村还没有实行真正的民主选举,很多村民还没有此意识。乌坎村民自治模式给我们提供了经验,也让我们看到了村民自治的可能性。广大民主人士、维权律师、公民团体都应积极参与推广村民自治的行动,用民主实践去启蒙广大农民,给他们以必要的法律支持、舆论帮助、工作指导,为村民自治创造有利条件,争取在多地多点同时实现村民自治!

 

也许这些村民自治都不会存在太长时间,但只要掌握正确的斗争方式,像乌坎那样存在三至五年是不成问题的。通过村民自治可以使村民觉醒,让村民知道选票的力量,尝到民主的好处,明白掌握自己命运的重要,同时还可以使一盘散沙的村民团结起来,让他们看到团结的力量,并打破他们惧怕政府的本能,而且还可以有力驳斥那些认为“中国民主之后一定会乱”的错误观点。这就是推广村民自治的价值。

 

只要不停的有村庄实现村民自治,就像灯光一样,灭一个亮一个,再灭一个再亮一个,这样不断持续下去,我相信总有一天星星之火会呈燎原之势。当所有村民自治的地方走向联合的时候,其所形成的声势必将有力推进中国的民主转型。

 

推广村民自治要想成功达到预期效果,就必须联村自治,不能像乌坎那样单打独斗,被政府各个击破。在一个或多个乡镇轮番发动村民自治,对乡镇政府打长期疲劳战、游击战,让其顾此失彼。当一个村搞村民自治受到政府打压时,对其最大的声援就是在其他地方发动村民自治。只有这样政府才有暂时妥协让步的可能,这样村民自治就可以在一个村或多个村存在较长时间,让村民经历民主的洗礼。这样我们的预期目标就实现了!

 

当我们推广村民自治时,对那些已经发动抗争的村落,还需要借助网络让其事情得到广泛传播。除了对官方造成舆论压力外,还可以让其他人看到他们的抗争是有价值的,中国有这样一群人敢于与政府抗争争取自己的权益。这可以营造一种王朝末年天怒人怨的末日景象,使那些原本胆小的人可以突破恐惧勇敢的站出来,还可以让那些已经站出来的人守望相助、抱团取暖。

 

在如今的网络时代,我们千万不要小瞧农民,不要小瞧农民的力量,不要小瞧农民的胆量,不要认为农民愚昧难开化,其实农民是很聪明的、很实在的,只要你真心待他们,他们也会真心待你,很容易被你带动起来。在历史的长河中,农民从来都是推翻暴政的主力;在如今的群体性事件中,农民也是站在反抗的前列;在维权事件中,维权队伍有一大部分是农民。当然,由于受知识、眼界、国民劣根性的局限,农民很难成为反抗暴政的领导阶级或带头者,也不能建立一种崭新的改变王朝更替的规律的制度,但是农民一定会是反暴政的主要参与者。因此,积极借助网络走向农村,带领农村的年青人推动村民自治,从村民自治到联村自治,扩大民主基础和民主队伍,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是我们推动民主转型应有的策略!

 

关键字: 两点心 乌坎 民主转型
文章点击数: 904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