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湾民报 】  时间: 8/25/2016              

郭宝胜:中梵建交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吗?

作者: 郭宝胜 郭宝胜

最近参加美国之音海峡论谈《蔡英文百日维新系列外交篇》节目,我主谈台梵关系及中梵建交,指出新政府在阻止中梵建交上基本无作为,希望新政百日后能有所行动。但在台湾的壹嘉宾教授指出:中梵建交是中国与梵蒂冈的事情,对台湾来说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真的是这样吗?难道台湾真的要坐看中梵建交台梵断交吗?

 

首先,我们要看到中梵建交、台梵断交的确是迫在眉睫的外交危机。从梵蒂冈方面来说,自中华民国离开联合国后,教廷在台湾设的是「代办」并非「公使」,这为变数留下了伏笔。新人教宗方济各上任后,中梵建交、台梵断交的变数迅速增大。方济各多次表达要到北京、要与习近平会面;梵蒂冈不仅是最大教会也是国家,作为国家的世俗行政部门也很想与中国建交,而梵蒂冈国务卿帕洛林就是亲北京的代表。根据前任香港主教陈日君枢机近日文章《从壹个沉痛的呼吁》中指出:新教宗就职后停止了前任教宗本笃16世设立的中国教会事务委员会,国务卿不再咨询这个委员会,而是直接主导中梵祕密对话,像陈日君、韩大辉总主教等对中梵建交有异议的教廷主教或遭冷遇或被任命到海角天涯,正如陈日君所写的:「杂音被充军了!」。

 

教廷也积极展开与中国的外交互动,20151011,由教廷国务院与万民福音部成员组成的6人代表团抵达北京,其后梵蒂冈代表团拜访北京教区主教,并惨观中国天主教神哲学院。20164月,中国与梵蒂冈成立了建交工作小组,此后双方接触频繁,会谈也已进入实质内容。84,众多媒体援引在天主教中具有较高职位、亲中国的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汤汉枢机文章《中国教会与普世教会的共融合壹》,披露教廷和中国即将签订建交前期协议。建交前期协议就是正式协议前的准备协议。前期协议的事实也被路透社通过采访各国相关人士所证实。汤汉的文章也说明阻碍中梵建交的主教任命方式问题、被处罚的中国官方主教的赦免问题,已经基本上被解抉了。

 

其次,与中梵建交小组紧锣密鼓的工作相比,台湾政府对此有何作为和反应呢?外交部在去年10月教廷代表团访华后并无任何对外界的说明。蔡政府上台后,台梵关系看来是由外交部和副总统来处理。先说外交部,今年4月中梵建立建交小组这等大事,外交部竟然毫无动静。每当外界和媒体询问外交部台梵关系时,外交部总是说关系良好、天下太平,这次汤汉主教披露中梵要签建交前期协议也不例外,台湾外交部还是说台梵关系很好,对于教廷与中国之间对话均有掌握等等。这种报喜不报忧的外交辞令是不是应该因新政而进行变革呢?

 

副总统陈建仁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也是梵蒂冈册封的圣墓骑士和爵士,由他来负责台梵关系也在情理之中。最近陈副总统首次出访,在多米尼加国与教廷驻多国的总主教为两国邦谊壹起祈祷,这是值得肯定的。9月份,陈副总统也要去梵蒂冈惨加德雷沙修女的封圣仪式,这无疑也是壹次值得赞许的固邦行动。

 

但在去年1118日还没当选的陈副总统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梵蒂冈跟中国建交的关系相当複杂,他过去拜访梵蒂冈外交委员会主席,对方则说,「你们华人有壹个美德、中国人有壹个美德,就是耐心,你们有耐心,梵蒂冈也有耐心」。这句话让人费解,很有可能梵蒂冈这位主席把陈建仁骑士当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让他耐心等待建交呢。

 

而在201621820日台湾召开首届亚太宗教自由论坛,当时多个国家宗教自由负责官员均有出席,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办公室主任丹尼尔纳达尔代表美国国务院发表演说。根据主办方对媒体的说明,侯任的陈建仁副总统也在受邀之列,并且答应要与会。但开会几天侯任副总统并没有现身,这无疑失去了壹个在梵蒂冈教廷和国际社会前宣示台湾新政府很重视宗教自由的机会。而宗教自由,其实才是能真正阻止中梵建交的关键。台湾新政府应该给教廷表明,与壹个践踏和剥夺天主教徒信仰权利、侵害宗教自由和天主教基本教义的政权合作与建交,不仅违背普世价值和人类公义,更违背三位壹体上帝的神谕和真道。

 

中梵要达成建交前期协议的消息传出后,陈建仁副总统面对媒体提问表示,希望中国和梵蒂冈之间能继续保持相当的友谊,也让台湾的天主教徒得到教宗的祝福。这句话也许很符合天主教徒的慈悲,但背后隐含的,似乎就是希望教廷能对台湾和中国双重承认。几乎与此同时,台湾人在美国的民间外交组织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致函方济各教宗,函中向教宗表明:我希望您在未来能考虑朝向与北京与台北两个政府的「双重承认」。这洋的「双重承认」既不会放弃台湾的两千三百万人,和在台湾的天主教信徒;同时也能助长及鼓励台湾和中国的和平公存及相互尊重。

 

实际上FAPA和陈副总统对梵蒂冈的言论,都没有看到中国与其他任何国家(包括美国)的建交都不会双重承认,期望梵中建交又维持台梵关系实为缘木求鱼。另外,FAPA和陈副总统也都没有讲清宗教自由应是教廷与任何国家建交的首要前提,对宗教自由的践踏是教廷不应该与中国建交的根本。与其呼吁双重承认不如呼吁中梵不应建交,与其表达理解不如表达对宗教自由侵害的谴责。

 

所幸的是,最近台湾立委黄伟哲等人呼吁蔡政府针对台梵关系要做好危机管理。此建议非常及时,最好要建立台梵关系危机管理机制,切实拟出行动计划,壹方面巩固台梵关系,另壹方面阻止中梵建交。我曾在以前文章中给蔡政府提出有关台梵关系的三点建议:

 

1.台湾政府应该收集整理天主教在中国受迫害状况,通过多种渠道向教廷和国际社会阐明中国政府乃是践踏天主教信仰自由的恶劣政权,与之建交等于是与魔鬼结盟。

2.天主教界对中梵建交也分两派,台湾政府要借助反对中梵建交派(如陈日君、韩大辉和英美壹些主教),遏制梵蒂冈与中国建交进程。邀请香港陈日君主教来台商议中梵建交事宜,壹定会获益良多。

3.借助美国等西方国家,以危害宗教自由等普世价值的后果给教廷施加压力,阻止其与中国建交。

 

如果以上三点建议能够落地实施,那么对遏制中梵建交的趋势无疑很有裨益。总之,如果在台梵中三角关系中抱着希望双重承认的空想、如果不愿涉及中国的宗教自由问题、如果不对践踏天主教自由的中共政权谴责和拒绝,那么结果肯定是「天下雨了、娘嫁人了」,紧接着的断交潮完全有可能发生。台湾人寄予殷切期望的蔡英文新政府执政已经百天了,我们只能期望百日之后新政府能积极有为、采纳各方建议、切实行动起来!

 

关键字: 郭宝胜 台湾 梵蒂冈 中共
文章点击数: 147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