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31/2016              

思文: 谈冻结时代抗争网络的保持

作者: 思文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830kangzhengwangluo.gif (300×215)

抗争(网络图片)

 


 

中共十八大以来,新极权体制对民间各领域进行持续扫荡,许多民间活跃人士被捕入狱,没有遭到打压的抗争者也多处于监控状态,过去曾经活跃的抗争网络也基本上陷入沉寂。有论者称中国已进入冻结时代,这是维稳的2.0版。虽然判断稍显悲观,但也符合基本的观察。如何在这冻结时代保持民间的力量,储备变革的火种,也就是如何维护和保存抗争网络成为民间必须严肃面对的问题。

 

极权体制维持其统治最大的杀手锏是将民众切割成原子化的个体,让每个个体深陷于孤独无联结的深渊,在恐惧和冷漠的泥沼中徒劳的挣扎。极权体制最害怕公民的联合与聚集,最害怕各种形式的公民网络的形成,观察近年对民间的扫荡可以发现:极权体制不再满足于像过去那样针对活跃异议分子和抗争者个体进行打击,而是针对抗争网络和平台进行大规模扫荡,如709事件中对人权律师群体的抓捕,如对民间NGO的定点清除,极权体制试图通过对民间抗争网络中平台和节点的拔除来瓦解抗争网络,试图将抗争网络击打成一盘散沙的碎片。

 

极权体制的维稳系统并非盲动滥捕的机器,而是具有敏锐的情报整合能力和精密计算的打击能力,虽然它也会有各种官僚体制不可避免的盲点和误判,但纵观近年来对民间的扫荡,可以看出它基本上可称得上是“稳、准、狠”,客观分析这些情势并非要宣扬悲观论,而是如实揭示当前民间社会面对的险恶语境,并探讨在此语境下如何让抗争网络得以保存的路径。

 

笔者通过近些年线上线下的交流与观察,发现抗争网络的保存在冻结时代是完全可能的事情,维稳系统是由人组成的机器,它并非无所不能,也不可能无所不能,民间运用自己的智慧,创造抗争艺术,开掘抗争想象,开拓抗争空间是可能而且必须的事。

 

面对当下对民间的持续扫荡,有抗争者感慨的说:“过去我们总是想怎么去干,现在只能想怎么活。”——“活下来”已经是当下抗争者面临的头等大事,“活下来”是指抗争网络的保持存在,是在高压状态下抗争生态保持不被消灭的现实应对策略,“活下来”是抗争个体和集体与极权体制意志的较量,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信念和技巧,需要智慧和勇气。每个抗争者都有各自的方法,但共同的目标应该是明确的,那就是保持抗争网络的存在。

 

笔者在此提供粗浅的想法,挂一漏万,且供抛砖引玉:第一,让网络松散而紧密,也就是形散而神不散。鉴于目前的高压语境,全国性的集体行动不可能发动,纵向的全局性的抗争网络可保持沉寂和松散,而可以积极进行抗争网络的横向联合,尤其是深挖地域性抗争资源,培植地域性抗争团队,当下省会城市尤其是南方地区如湖南、广州抗争网络发展较好,湖南省不仅省会长沙市抗争网络很健全,各地州抗争网络也很活跃。笔者曾偶然路过衡阳,意想不到的是,在衡阳这个不算发达的内地中等城市,活跃的抗争者也有一二十人,他们中,既有八九一代,也有组党时代的民运人士,更有网络时代涌现出的公民,老中青结合,经常发声举牌,街头抗争屡屡闪耀。而且,他们也和全国其他地方的活跃网络保持着联系。

 

衡阳的抗争者集体是地域性网络的代表,全国其他地方如无锡苏州地区也有这样不错的网络。这种地域性的抗争团队是整个抗争网络中的基石。如果中国地域性的抗争网络能够不断地夯实和扩大,极权体制再强大也终会土崩瓦解。地域性的网络需要地域中的活跃人士的用心培育,不争一日之长短,注重团结和自我保护,定期或非定期的举办各种交流活动非常重要,如聚餐、办读书会、参加家庭教会、集体运动等等,积极利用社交媒体和同城的各种便利条件,进行长期而有效的互动,不断激活抗争网络,增加网络凝聚力和团队活力。守望相助,切忌是非,凝聚互动,保持活力,这应是保持地域性抗争网络的大原则。同时,地域性抗争网络也应注重向外交流,不时进行跨地域的城际之间的互动,如探望出狱良心犯及其家属,与来访公民交流抗争经验等等。

 

第二、聚焦人权个案,以小圈子为行动网络,发起抗争行动。2016年上半年,民间比较瞩目的事件之一是为声援狱中良心犯郭飞雄进行的联署签名和公民接力绝食行动。绝食行动以为郭飞雄就医转监狱为主要诉求,据媒体报道,自2016年5月4日发起公民接力绝食行动,一直到8月22日,“绝食接力救飞雄”活动进行了111天,接力绝食总人数达525人次,有公民还多次参与绝食,绝食行动在郭飞雄被转移监狱后成功落下帷幕。有许多公民在冒着被传唤、拘捕的风险参加绝食行动。有观察者认为这是大陆民间第三次大规模的接力绝食行动,其参与的人次为三次接力绝食行动之首。如果把此次行动放在709事件之后民间被大扫荡的背景下来看,此次接力绝食行动可谓逆流而上,公民们呈现出的勇气和担当尤其值得称道,民间抗争网络收获了一次被激活的机会。

 

笔者一直关注此次行动,据观察,此次接力绝食来源于民间小圈子的一次行动倡议,发起者对动员规模和行动走向难以有充分的研判,在面对郭飞雄重病的人道困境时,不得不站出来发声呼吁,而最后呈现出来的民间动员的广度和深度却出乎人意料。郭飞雄的符号性意义和民间被残酷打压的悲情氛围,成为此次行动得以发酵和成功持续下去的主要原因。这次行动一举打破了新极权语境下抗争网络被击碎的悲观判断。由少数活跃抗争者发起倡议,依靠小圈子策略,进行网络动员和扩散,既能将风险控制到最小,又能聚集焦点,表达具体诉求,凝聚抗争网络,挖掘动员潜能,提振民间士气,在当下民间被残酷扫荡的语境下,尤其能彰显抗争者的意志和品格。

 

抗争网络的保持是当前民间坚守的防线,如果抗争网络在新极权的进攻下各个击破,那将是极其悲惨的事情。政治是抗争的艺术,越是黑暗的时候,越能锤炼民间的潜能和意志,在保持网络存在的前提下,民间需要展开自己的抗争想象,于暗黑中聚集光亮,守望相助,抱团取暖,为大转型时代的到来储备薪火。

 

 

关键字: 思文 抗争 转型 网络
文章点击数: 1074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