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南方都市报评论周刊 】  时间: 11/23/2008              

新闻是权力的“番犬”

作者: 刘柠 刘柠

11月7日,日本东京电视台(TBS)著名新闻政论节目“NEWS23”主持人筑紫哲也(ChikushiTetsuya)因肺癌去世,享年73岁。是夜,日本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了筑紫去世的消息。11月11日,TBS播出题为《多样化的新闻———请君安息》的特别追悼节目。在长达112分钟的节目中,东洋社会一流的知识分子、媒体人、演员汇集一堂,共同缅怀这位杰出的新闻前辈;故人生前的搭档、美女主持人泪流满面,几度哽咽失声。一家商业电视网,在晚间黄金时段,以如此兴师动众的声势,隆重悼念一位新闻工作者的辞世,在日本诚为空前之举。缅怀故人的同时,现代社会中新闻媒体及新闻工作者的责任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再次成为众议的焦点。

  伟大的新闻记者、纯粹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战后历史的见证者、新闻之“侍”……所有这些盖棺故人的“溢美之词”,筑紫当得起任何一项而无愧色。但被逝者贯彻终身,并引以为傲的,其实只有四个字:新闻记者。


  1935年6月23日,出生于大分县日田市,1959年毕业于新闻记者的摇篮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部,同年进入左翼大报《朝日新闻》政治部,从此踏上政治记者之路。因早年做过内阁总理大臣三木武夫的“番记者”(即专门从事某一领域跟踪报道的记者)的缘故,在自民党内鸽派势力中,有广泛的人脉。政治部时代,曾作为常驻冲绳、华盛顿的特派员,参与了围绕琉球返还的日美交涉和导致尼克松下台的“水门事件”的深度报道。


  1984年,出任《朝日新闻》系周刊《朝日Journal》总编,其独家策划的《年轻人的神祇》、《新人类的旗手们》等系列长篇访谈,以独特的视角透视消费主义社会中的青年及其亚文化问题,使这个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左翼学生运动时期几乎人手一册的著名刊物再度风生水起,“新人类”等表达那个时代特殊氛围的造语在现代日文中定型化,并成为描述八十年代文化的关键词。这个时期,筑紫开始频频出镜于朝日系电视网,担任时政节目主持人。影视媒体的强大影响力,让这个风度儒雅、一表人才,对着麦克风侃侃而谈的两栖媒体人很快就家喻户晓。


  1989年秋,筑紫从《朝日新闻》退社,进入TBS,担纲“NEWS23”的节目主持人,此乃这位有30年文字记者经验的媒体人从活字世界到银屏的重要转型。从此,直到其病倒前近19年的时间,从周一到周五,筑紫都会出现在23点整开始的新闻节目中。其每次在新闻报道结束后,对着镜头一口气“干侃”90秒的核心评论专栏“多事争论”,不仅成为日本政治、社会的风向标,也是后来为各大电视网争相效颦的电视专栏的最初模本。


  19年如一日,每晚西装整饬、端坐于镜头前的筑紫哲也,其如炬目光轮番聚焦于诸如“平成”改元、柏林墙倒塌、淡路阪神大地震、奥姆真理教、“9·11”等吸引世界关注的重大事件,并在第一时间做出深入的背景分析;TBS那间逼仄的演播室,曾接待过克林顿、朱镕基、李明博等众多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日本政治家更不计其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前30年的文字记者经历加上后19年的电视人生涯,筑紫几乎是一部完整的世界战后史的目击者、见证人。在相当程度上,已成新闻专业主义的代名词。


  但是,面对疾速蜕变的纷繁复杂的世界,这位手持麦克风的金牌新闻主持人所带给观众的,与其说绝少有持“第四种权力”之牛耳的尊大感,不如说更多的是某种无力感。当判明正是电视采访的影像资料被披露给奥姆真理教的干部,才导致律师坂本一家被杀害时,筑紫悲愤难掩:“这等于是TBS死了。”


  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在同情弱者的视线背后,是近乎偏执的死死盯住权力的监视的目光。筑紫有句名言,新闻界的最大工作,就是当权力的“番犬”(代人值守的犬,Watchdog)。去年7月,执政自民党在参院选举中败北于在野党,但首相安倍却毫无引咎辞职之意。筑紫在节目中,单刀直入地采访安倍,指出:“民主主义的本质,是选民当家作主。但在答案已然清晰的情况下,作为首相仍了无去意,打算接茬练的话,所谓国民的审判还有何意义?难道不是形同虚设吗?!”


  直到最后的日子,筑紫都没从新闻记者的角色中“淡出”,连自己的病患,也成了其研究的对象,用主治医师的话说,他“是穿着病号服的癌症研究者”。在临终前三周播出的其主持的最后一期“多事争论”中,筑紫联系自身的病例指出,癌症患者因与癌症斗争的需要,所摄取养分的相当部分被夺走,而无法有效地提供肌体所需,导致最终被夺去生命。这正如目前日本的现状———“这个国家患了癌症。”而任何疗救措施的出台,有效与否,取决于是否能在正视问题所在的基础上加以有针对性的检讨。当然,最终的结果仍然有胜负两种可能,但正视问题无疑是第一步。 

关键字: 刘柠
文章点击数: 97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