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3/2016              

刘在中:告别旧体制才是迎战奥运的利器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201692langping.jpg (582×554)

女排教练郎平

 


        

经过17天的激烈交锋和精彩表演,31届里约夏季奥运会曲终人散落下帷幕,各国健儿盘点成绩打道回府,巴西终于实现承诺,贡献了一届既体现桑巴风情又通达世界的奥运会。
        

开幕之前,大陆官媒着力渲染问题:罗塞夫总统被剥夺权利,巴西群龙无首,难以统筹安排;预算资金不足,出现经济危机,有的比赛场馆未能完工;警察罢工,市场萧条,志愿者服务水平堪忧;里约地区,盗抢频发,危机重重……似乎非得停办不可。结果呢?巴西用奥运会的胜利成果,反讽大陆官方不是杞人忧天,就是酸葡萄心理。
        

事实证明:首次在南美地区举办的31届里约夏季奥运会,的确是一届花钱少效果好的体坛盛宴。值得一提的是,流离失所的国际难民,在组委会帮助下,自发选拔和组团参赛;一些难民朋友,或通过电视观赏比赛直播,或与运动员连线……这一切,让奥运呈现些许温馨祥和之光。
        

根据统计,本届奥运会共有207个国家和地区组团参赛,其中六个代表团历史上首次获得金牌。就参赛单位代表范围而言,均为历届奥运之最,说明了奥运大家庭的繁荣昌盛。
        

赛会期间,难免会有某些分歧和争端,但瑕不掩瑜,奥运促进和平友谊的终极目标,正在曲折中徐徐到来。
        

人所共知,相对于经济基础,体育属上层建筑。同台竞技、群英角逐,是对人体极限挑战,这和民族主义爱国狂热风马牛不相及。换句话说,若要举办奥运会,没有政治昌明和个性解放,要么办不成,要么办成了也难以留下美好的回忆。
        

试问,08年的29届北京夏季奥运,用大把金钱砸出表面上的奢侈浮华,仅过八年,还记得什么?当年的运动场馆,设施破旧、荒草丛生——那是夺金机器的专用玩物,普通百姓非请莫入,实在要用,只能高价租赁。
        

奥运比赛犹如一面镜子,真实照出参赛国民的身体素质和精神状态,也能揭露某些体制内的黑幕。如果刻意扭曲运动员的人性,强奸民意,获一金牌就要与体制挂钩竭尽歌功颂德之能事,那么,这面镜子便成了哈哈镜,出镜的尽是小丑。
        

本届奥运会开幕之前,大陆官方原来估计能夺32~35枚金牌,虽不能与美国争霸,但确保榜眼无虞。然而,未曾料到英国异军突起,竟将中国挤到探花位置,成为继96年亚特兰大26届奥运会后,20年来,成绩最差的一届。奥运战略,里约失灵!期望与结果的反差,暴露大陆一党专政已经殃及体育,突显出政治体制改革的必要性和紧迫感。体育必须改弦更张,实行教练治队,再不受党天下左右。否则,前苏联和东欧就是前车之鉴。
        

纵观里约奥运大陆代表团的表现,除了乒乓和女排,几乎乏善可陈。例如,共有14枚金牌的体操大项,全面败于美日,自从84年重返奥运以来,首次未能染指金银,只得了男女团体两枚铜牌。而过去的金牌大户游泳和射击,各得区区一金。并且,孙扬和宁泽涛都遇到麻烦:一个深陷磕药风波,百般辩解时,却有女游队员陈欣怡被抓现行佐证;另一个忙于走穴,怠慢到国外锻炼的机会,就连外籍教练都看不过去了。正因如此,孙、宁均在其擅长的比赛项目中名落孙山。惟孙扬尚有200米自由泳金牌可算一点安慰,宁泽涛什么都没有。
        

曾经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羽毛球队,由于长期霸占总教练宝座的李永波思想保守、因循守旧,又不善于团结同行,致使先后有李矛等著名教练远走他乡执教。他们知根知底,自然是大陆劲敌。然而,严酷的现实并未惊醒梦中人,李永波躺在成功的软椅上继续消遥,或忙于电视亮相,或参加真人秀,恰恰对队员疏于管理,更不注重遴选新秀。这一次,几张老面孔输得很惨:有的半途退赛,有的狗尾续貂,双打队员反目成仇,还有人输球就对教练大喊大叫。在这种情况下,结果是遇到女子项目就输,包括混双,只保住了男单男双两金。
        

正当大陆观众没精打采时,终于传来惊喜:重回巅峰,女排夺冠!闭幕前夕收个虎豹,等于打了一剂强心针!于是,官媒马上鼓吹起“女排精神”来,要全国人民以女排为榜样,实现“中国梦”,云云。
       

其实,纵观女排夺冠的前因后果,不是旧体制的记功碑,而是旧体制的墓志铭——因为,主教练郎平本人,就是一位敢于对旧体制说不的巾帼英雄。
        

请看事实:1978年,18岁的郎平初露锋芒,很快入选国家队。从1981年开始,她是大陆女排主攻手的不二人选,在女排五连冠的全盛时期,铁榔头美誉尽人皆知。正因为如此,女排训练基地利用她的头衔搞钱,领导便以扩建基地为名,派她去北京向国家体委申请拨款。资金批下来后,却被挪作它用。而当上级检查时,领导又推得一干二净,让涉世未深的姑娘背黑锅。看透官场黑幕的郎平,耿耿于怀,没有像孙晋芳、张蓉芳那样,接受局级任命,毅然闯荡美国。
        

好个郎平,边读书边教球,可免除学费;边读书边参赛,可解决生活问题。最艰苦的时候,一个星期只用几美元果腹。若非几番寒彻骨,那来梅花扑鼻香?多年奋斗、修成正果,郎平终于成为国际上知名的女排教练,被日本意大利美国等争抢。
        

可一直保留中国国籍的她,为了报答恩师袁伟民,95年,郎平放弃国外多年打拼取得的优裕条件,首次回国执教,拿着千把元的工资,次年就带队打入亚特兰大奥运决赛,最后输给了全盛时期的古巴女排。
        

到99年底,郎平再次辞职赴美,除开家庭问题,不便言明的原因之一,就是排管中心对球队的过多干涉,致使教练壮志难酬。而西方的管理模式,却让郎平如鱼得水。2008年,郎平作为美国女排主教练,到北京与陈忠和展开“和平大战”,教练必须忠于职守,不怕挨骂完胜中国,将原属二流的美国队也带进了奥运女排决赛场。决赛输给巴西,虽败犹荣。这次,郎平终于成就作为教练在奥运会上夺冠的伟业。
        

郎平再次回国,源于恒大老总许加印的盛情邀请。但真正打动郎平的并不是500万的年薪诱惑(在国外,早就有名有钱)真正打动郎平的是恒大女排仿照西方职业队的操作模式,教练治队,拥有全权,没有党委“领导”,没有领队掣肘。此举颠覆大陆党天下的传统价值观,可谓惊世骇俗,但却吹糠见米:恒大女排从甲B起步,一路顺风打到甲A头名,成了没有国家名头的国家队。
         

与此相反,大陆排管中心此时正如热锅上的蚂蚁,女排输给泰国,屈居亚洲老四。中心领导病急乱投医,南下广州,三顾茅庐,违背一党专政原则,答应类似恒大的条件。此举可谓歪打正着,挽救了濒临绝境的大陆女排,2014年世锦赛亚军、2015年世界杯折桂,直到本届夺冠,解气!顺心!原来,大陆的运动员可以不要党的领导称霸世界。所以说,真正的女排精神,不是井冈山西北坡,而是人性的解放,或曰西方价值观。
        

郎平的教练手法,大胆泼辣可圈可点,在15人的教练团中,不乏外国面孔,如美国籍的体能教练,就是夺冠的无名英雄之一。郎平到位伊始,基本解散了原班人马,只留下两三个老队员。新招队员的平均年龄,比她自己的女儿白浪还小一岁,视队员如女儿,队员称她教练妈妈。每到一地,准许姑娘们上街购物,网上冲浪、微信聊天,一句话,进行人性化管理,与大陆惯用的军事化有天渊之别。细心的观众,可以从姑娘们的面部表情,捕捉到她们的内心世界,甚至发现她们与羽毛球姑娘的很大差别。没有“爱国主义”的桎梏,放下“民族复兴”的包袱,刻苦训练,快乐打球,胜不骄败不馁,这才是奥运会的真谛。
        

当然,取得胜利还有多种原因,教练丰富的临场经验,临危不惧的大心脏,12个姑娘各有所长,对症下药、轮番上阵,以及永不服输的拼搏精神……嘻嘻!再加一点点运气(塞尔维亚发球失误,送我夺冠赛点)终于成就了郎平和新女排的传奇。
        

唯独没有什么“中国梦”、“组织的教育”、“党的女儿”,更没有什么红旗下的宣誓,革命根据地的取经等形式主义的说教。女排夺冠,庆祝之余,希望大陆官媒不要“上纲上线”,还老百姓一个真实的郎平和女排,拜托!
        

最后说说乒乓,本届奥运会,共有大陆出生的乒乓球运动员44人代表22国参赛,至于国外大陆籍的乒乓球教练,从基层到国家队,就多得无法统计了。除开大陆本队的三男三女,另有38人,分别代表着21国。这个数据,充分说明大陆乒乓人才济济——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正是非常普及的群体运动,造就了大陆乒乓长盛不衰的奇迹。虽然本人反感冠军必封官和政治性让球等不良现象,但必须承认:乒乓球,不失为大陆国球的光荣称号。
        

说来也巧,就在我避暑的崇州市文井江镇,除赶场天外,一个门可罗雀的小地方,也有正规的乒乓球台。住在隔壁房间的胡女士,每年避暑必带专业球拍,天天打乒乓锻炼身体,活力四射无病无灾,根本看不出已年近花甲。具有如此厚实的群众基础,当然不会出现如体操、游泳等青黄不接的断代现象。总之,没有群众基础的闭门造车,任何强项,难以持之以恒。
        

其实,“群众运动是基础运动成绩自然来”的现象,在各国屡见不鲜。本届奥运会男足冠军巴西,就是一个全民玩足球的国度,大陆记者感慨道:“半夜起来,我也看见年轻人玩足球,居然还有观众”。记得90年代四川全兴队掀起的黄色狂飙,队中就有三个巴西外援,他们本是全兴主力,回国却只能开出租车。美国的篮球更加普及,很多学校都有半专业或职业队伍。奖牌榜超越我们的英国,在马术赛艇划船等项目上,普及度提高,借上届伦敦奥运余威,效果立竿见影。
        

一个国家犹如一辆汽车,前轮代表政体,确定方向;后轮就是经济,躯动汽车前进。大陆30多年的改革,可谓前轮抱死不动,后轮飞速乱转,即使暂时没有翻车,也要乌龙摆尾自打脸。通篇谈体育,经济上的乱像不赘,只觉得,与其搞什么供给制改革,不如调整方向,别冲着虚无缥缈的“共产主义”折腾,改走全世界近200个国家选择的道路前进。如此一来,四年后的东京奥运会,就会出现新的希望了。
        

 

关键字: 刘在中 奥运 中共 举国体制
文章点击数: 307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