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6/2016              

黎学文:中国极权反对者的未来

作者: 黎学文 黎学文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93wqls.jpg (440×264)

709大抓捕的受害群体

 

 


 

我的一个资深反对者朋友,前两年离婚的时候,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们是对的,但你们是没有未来的。这句话对我的这个反对者朋友打击很大。我自己也曾有一段与同情者的感情经历,对方基本认同我的反对理念,但分手的时候,也说:我认同你的价值观,但无法和你一起建设生活。在反对者朋友圈,类似的经历不在少数。从人性的角度而言,上述两位女性的选择自有她们的道理,毕竟,生活是很逼仄的现实。如同莫之许所言:反对的道路从来就是艰辛的,反对者面对公权的打压自然会影响到与伴侣的生活。但问题是:反对者真的没有未来吗?

 

从当下的环境看,反对者似乎是没有未来的。新极权体制正在日益巩固,全方位扫荡民间,窒息社会任何可能性的活力因素。反对者无论是个体还是群体,都处在被深度压抑的状态。反对者们的生活都比较艰辛,许多人连基本的生存保障都出现问题,除了维稳体制的压迫,反对者经常会遭遇失业、婚变、家庭冲突等各种问题。在当下,反对者不得不面对现实的双重压迫:一方面是公权的打压,经常性的被喝茶、传唤、甚至被拘捕;另一方面是家人的不理解,朋友的背弃、就业的困难。这些双重压迫都在考验着反对者,很多时候,反对者有勇气面对维稳的压迫,但面对亲情、爱情的冲突时,却常常倍感痛苦。

 

由于当下语境的黑暗,特别是709事件以来,民间笼罩在压抑、悲伤的氛围中,反对者将可能要面对一段较长的煎熬时光。在当下,对于反对者而言,可以清晰描述的未来似乎是不可见的。没有人是预言大师,中国的未来似乎很难有准确的预判,但对于坚定的反对者来说,中国未来的具体的转型路径虽然难以预测,但民主和自由的终极目标一定是确定的,这个目标关切到每一个中国人,更关切到反对者的命运。因为反对者的未来与中国的未来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对于反对者而言,唯有中国开启了民主转型,中国才有未来,反对者也才有未来。既然反对者坚信中国必然会开启民主转型,那么中国的未来就是确定的,而反对者的未来当然是确定的,反对者以当下的痛苦承受,却能成为最有未来的中国人。

 

认为反对者是最有未来的,这绝不是从世俗意义上讲的,这并不是说反对者在未来中国会因为其反对的牺牲,可换取未来的高官厚禄,封妻荫子,反对者对极权的反对是出于良知和道义,是基于对普世价值的理想主义捍卫,绝不是为了个人利益的夺取和获得。这是反对的伦理,是具有理想主义精神而非利益所然。对于很多反对者来说,未来中国实现民主转型后,很多反对者也并不会成为政治人,作家依然会继续写作,做生意的会继续做生意。反对者中当然会涌现出一些有政治抱负,渴望在未来的民主转型中扮演角色的人。这都是个人选择的问题,无可厚非。民主转型其实就是打破一党专政的垄断,为全体国人开启政治机会窗口,那时候的中国,每个国人都有在政治舞台上一显身手的权利。但并不是每个反对者都适合做政治人,甚至,有的反对者终其一生都愿意做永远的反对者。显然,极权体制下的反对者和民主转型后的反对者命运是迥异的。民主转型后的反对者可以充分行驶自己的公民权利,毫无恐惧的发表自己的意见,可以自由的行驶宪法规定的反对的权利,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的选择自己的生活。而这些,在极权体制下,依然是反对者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而不可得的理想。

 

当下,如果仔细分析,你们是对的,但你们是没有未来的这个判断本身就是极其分裂的话语。认为反对者是对的 显然是理性的判断,稍有常识和良知的国人都应该认同这个判断,因为中共极权专政已经用铁血事实证明了反对者的道义性,这是民间起码的政治正确。然而悲剧的是:对的反对者却被认为是没有未来的,这种判断显示了理想与现实在当下中国的冲突与分裂。没有未来显然是世俗意义上的判断,既然反对者都面临着现实的各种压迫,反对者的现实境遇是痛苦的,那很容易让人看不到未来,因为对于一般同情者而言,未来是现实的延伸,既然现实没有显现未来的可能性,那么做出反对者没有未来的判断就貌似是合理的。然而这依然是鼠目寸光的没有信念的判断,这种判断会严重伤害反对者的心灵。

 

话题似乎可以扩展开去。在当下中国,哪些人是有未来的呢?是那些掌握着权力和拥有巨额财富的权贵集团及其附庸么?显然不是,只要看一下他们纷纷转移财产、妻儿老小移居国外的事实就很清楚:他们是一群对中国最没有信心,随时准备弃船逃生的投机客,从转型正义的角度来看,他们是一群最没有未来的人,他们中的很多人,因为他们的罪恶,会面临着未来中国的清算和审判,他们的未来,应该会在民主中国的铁窗中度过,侥幸逃脱者能够隐姓埋名当个海外寓公都算不错了。那么,那些有房有车有点地位的中产阶级具有未来么?但凡和这个群体有过接触的人都清楚:中产阶级也充满了不安全感和恐惧,他们要么是已经完成了海外转移财富和肉身,要么是正在积极准备走在这条路上。他们根本不对中国的未来抱有什么信心。而对于权利一直受到侵害的底层民众而言,他们对贪腐和社会不公的憎恨已经到了欲与之偕亡的程度,虽然很多民众基于恐惧而不敢言,但潜伏的怒火只待导火索的点燃。他们的未来显然不在当下,他们的未来也只能在于变革后的中国。

 

因此,抱持中国一定会民主转型的信念的人就是最有未来的中国人,中国的未来一定由有信念、有勇气和意志的反对者们合力开创,反对者才是最有未来的中国人,他们会煎熬于当下的各种困境,也必将收获于未来的辉煌!

 

2016831

 

 

关键字: 黎学文 极权 反对者 转型 中共
文章点击数: 1140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