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7/2008              

质疑“党内民主带动国家民主论”

作者: 李大立 李大立

 

“中国民主转型的现状与前瞻”征文


《民主中国》在中国民主化呼声高涨的今天,举办“中国民主转型的现状与前瞻”征文,集合海内外全体中国人的智慧,共同探索中国民主化的道路,功在千秋。我觉得,这些论文收集起来即使不敢奢言对中国民主化有什么重大影响,起码会成为将来史学家研究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历史资料。承编辑同仁错爱,笔者已经在其上发表了五篇拙文探讨中国民主化道路,希望能够和广大作者读者共同讨论。笔者的出发点对事不对人,单纯就某些理论发表自己的看法,当然,在引用这些理论的时候,不得不提及出处,冒犯之处,敬请原谅!

近来,看到不少有关「党内民主带动国家民主」的理论,有些甚至认为中国民主化必须经过长期的「党内民主」阶段,才能达至「国家民主」的最终目的,笔者不敢苟同,在此发表讨论意见如下,敬请大家指教!

一、党内提出民主的要求,只是为了小集团利益

据说,近年来党内(特别是高层)就各项方针政策产生不同意见,因而提出了「党内民主」的要求。不过,依笔者看来,党内的这些民主要求大多并非为了国家民主,而是为了小集团利益,因此大可不必为他们唱赞歌。

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党内实际上已经形成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权势利益集团。我们可以从胡温自言「中央政令出不了中南海」、重大贪腐案件以及重大事故办案困难重重、中央审计发现违规而不见法律惩罚、地方腐败,群体事件和各种恶性事故要异地报道等等一系列社会现象中看出权势利益集团的强大和疯狂,看出地方势力割据的胆大妄为。我们甚至可以从开放改革说得多,做得少;听得多,见得少,以及一些中央大员各说各话的新闻信息中对上层的政治态势有一个粗略估识。贪婪无耻的权势利益集团,为了在权力和利益的分配上讨价还价,需要党内民主,他们不想党内再出现一个强人说了算或一个利益集团主宰的局面。他们推出自己的利益代表进入上层,希望利用党内民主尽可能地影响中央的各项决策,维护自己的小圈子利益,这才是党内民主提出的缘由和实质。他们的出发点绝不是为了国家民主,因为一旦实现国家民主,他们现在所拥有的权势和地位就会完全丧失,所以,我们千万不要对所谓党内民主寄予什么奢望。
  
二、党外提出「党内民主」,是因为党国不分

照道理,在任何国家,政党都不过是一些少数人的政治团体,是政治目标相同者的自愿组合。他们愿意成为一个现代民主组织也好,一个封建帮会组织也好,那是他们自己内部的事情,与其它人无关。在中国,即使是共产党执政已近一个甲子了,党员也不过号称六千万,占全国人口二十二分之一,就算这六千万人内部民主了,怎么能说十三亿人口都民主了呢?
 
在民主国家, 党和国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他们那里的政党,都是一些松散的组织,只要认同党的政治理念,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一旦不认同了,随时都可以离开。它们的合法存在和运作的前提条件是不违反国家法律,不对其他人造成伤害。同时,它们的存在和运作有赖于国家的民主制度:议会政治、多党竞争。一般情况下,如果一个政党不民主,根本得不到选民的拥护,根本就不可能生存,所以民主国家里的政党大多是民主政党,根本不存在什么「党内民主」的问题。

共产党就不同了,他们一般都产生于落后的农业国家,产生于闭塞的封建社会,由此造成了它们封建的、家长式的和专制独裁的组织结构,形同封建帮会组织。一旦加入了就等于签了「生死契约」,要把自己的一切连同生命都交出来,党员完全没有个人思想和意志,只是一个「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领袖」的「驯服工具」;此后如果意见不合,想离开都不成,会被当作叛徒处死,所以实质上是一个法西斯恐怖组织。而一旦让这样的组织上了台,他们用管理党员的那一套家长式和恐怖手段管理国家,整个国家和民族必然陷于被恐怖统治的状态,给国家民族带来极大的伤害。因此,凡是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无一不是独裁专制的极权国家。

六十年前靠武力夺取政权的中共,马上得天下,马上治天下,他们视黎民社稷为私产,予取予夺。正因为如此,正因为这样的「中国特色」,因而造成了党就是国、国就是党的错觉。至使有一些人认为实现「党内民主」就等于「国家民主」了,实不足为奇。但是如果放眼世界,就会觉得这样的理论实在荒谬无比。

三、党内民主与国家民主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党内民主不民主是共产党自己的事,我们需要的是国家民主。

退一万步而言,就算如这些人所愿,党内实行民主了:可以党内有派,可以畅所欲言,可以民主选举党魁了。如果仍然坚持一党专制,国家没有普选,所有的官员都由党任命,党法大于国法,党权高于一切、立法行政司法仍然操纵在「党组」手里、最高权力机关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仍然非真正民选,本身只是一个「橡皮图章」、 各级行政机关仍然是党委书记说了算、政法委对司法机关仍然有超乎宪法规定的权力、国家军队仍然掌握在某个政党手里,这样的「党内民主」有什么意义呢?充其量也不过六千万共产党员有民主了,可是,十三亿人民的民主在哪里?

如前所述,民主国家里的政党,大多是民主政党,否则他根本就无法生存,更遑论参加竞选;而他们的存在和发展,也有赖于国家的民主制度,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党内民主和国家民主是不可分割的,民主国家里的政党不存在「党内民主」的问题。

相反地,在共产国家,执政的共产党都是独裁专制的政党,因而他们统治的国家都是独裁专制的国家(有什么样的执政党,就有什么样的国家)。而只有在这样的国家中,这样的政党才可能生存。试想一下,如果像中共这样的法西斯党在美国,在台湾,在日本,在欧洲会有市场吗?能生存下去吗?美国共产党和新近成立的台湾共产党,他们都比中共「党内民主」多了,可是就因为政治纲领带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色彩,或者甚至仅仅因为党的名称带有「共产」两个字,就根本在当地形同虚设,没有任何政治意义。

因此,怎么能想象在一个独裁专制的极权国家,执政党反而会实现「党内民主」呢?这纯属一种政治幻想,世界历史上找不出任何先例。
 
四、「党内民主」绝非「国家民主」必经阶段,相反,国家民主反会催生党内民主。

相反地,只有首先实现国家民主,才反而催生政党民主。让我们看看周围的政治现实,很多例子证明了这一点。比如说,在台湾的国民党,也是一个有着独裁专制传统的政党,他执政的国家政府也长期属于一党专制。可是,世界形势不断变化,形势比人强。蒋经国、李登辉迫于岛内民主诉求空前高涨,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荡荡,不得不顺应时势,交出政权,参加普选。先实现了国家民主化,在普选中落败了,才知道痛改前非,对党内厉行改革。在马英九手上,将老迈的、习惯了专制独裁的国民党改造成一个新生的民主政党。台湾的民主进程表明,并不如大陆有些人提出的那样,必须先实现「党内民主」,才能实现国家民主。台湾人民更没有让国民党长期享有政治特权,而是要求国民党和其它政党一起平等地参加普选,在败选的压力下,国民党不得不实行党内民主化。

再看看我们的小邻国不丹,受西方教育的国王旺楚克决心放弃权力,实现国家民主化,而国内连政党都没有。为了开展普选,设立议会,实现多党竞争,才鼓励人民成立政党。在这样的国家民主化大气候下,怎么可能会出现像中共一样的反民主政党呢?所以说,反过来国家民主化会催生政党民主化。

国民党的经验值得共产党好好借鉴和学习:台湾人民不是不切实际地幻想,要求首先国民党民主化,同时长期给予国民党政治特权,无限期地等待他民主化了,然后才实现国家民主化。而是相反,集中力量推动国家民主化,国民党要参加竞选,就不得不实现党内民主化,从而一步到位地,最终实现了国家和政党都民主化的目标,尤其值得大陆人民借鉴和学习。

写于2008年11月10日

关键字: 李大立
文章点击数: 183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