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25/2016              

王维洛:一生坚持讲真话——纪念黄万里教授去世15年和冥誕105周年

作者: 王维洛 王维洛

坚持科学民主,坚持讲真话的黄万里(网络图片)
 
十五年前黄万里教授告别人世,他的声望却是越来越高,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三峡工程的问题逐渐地露出水面,让人们认识黄万里教授卓绝的远见;一是由于中国知识分子大面积的厚颜无耻的堕落,让人们更加怀念黄万里教授勇于讲真话的科学精神。黄万里教授临走之际,挂念的依然是长江防洪之事。2016年武汉出现了历史的第六个高水位,管涌、溃堤加重了武汉的内涝灾害,证明“纵有三峡大坝在,洪水依然呈凶狂"。黄万里遗嘱中提出的用钢板桩来加固长江堤防是很好的措施,也可以部分解决中国钢材和水泥生产过剩的问题。实现黄万里教授的遗愿刻不容缓。
 
2001年8月27日下午3时5分,黄万里教授在清华大学校医院一间简朴的病房里去世,享年90岁。今年是黄万里教授去世15年纪念,也是冥誕105周年的纪念。
 
一、轻轻的离去,高高的丰碑
 
在全国人大投票表决三峡工程之前,知道黄万里教授的人大多是大学中的中老年教师和水利界的中老年工程师们,就像笔者的父亲一样,知道黄万里反对黄河三门峡工程、反对苏联专家、说了一些话,写了一些文章,成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万里万里,本该鹏程万里的梦想没有能够实现,反而失去了教书的权力。记得章诒和曾说过,对政治家来说,失去政治舞台是最大的悲剧,其惨烈可以致人自杀。士可杀不可辱。一个教授失去了教书的课堂,这也是最大悲剧。中国的许多政治家都来自清华园,但是承认是黄万里教授的学生的不多,赞同黄万里教授所代表的清华精神更少,他们会说,不曾听过先生的教诲。
 
关于三峡工程,黄万里教授曾六次上书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陈述三峡大坝永不可建的理由。结果是,泥牛入海无消息。得知美国公司将竞标三峡工程水轮机组,想获得美国政府的财政担保,黄万里教授给美国总统克林顿写信,陈述三峡工程的弊端,要求美国政府不要为此提供财政担保。不到十天,黄万里教授收到克林顿的回信,表示美国政府不会提供财政担保。用“爱国”的标准来衡量,黄万里不问苍生问鬼神,算得上是个道道地地的汉奸。但是为什么江泽民不给黄万里教授回信?为什么江泽民不给黄万里教授一个三十分钟陈述的机会呢?
 
随着三峡工程的开工建设,蓄水发电,工程似乎进展地十分顺利,但黄万里教授却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认识,黄万里教授的三峡大坝永不可建的理由也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接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三峡大坝工程所带来的问题逐渐地浮出水面,无需做再多的解释。在了解黄万里教授的观点的同时,人们也了解他的经历,了解他的为人,了解他的精神境界。黄万里教授坚持的科学民主,坚持的讲真话,这是人们心中真正的丰碑。
 
大家十分同情黄万里教授身患癌症而没有得到好的治疗,因为他的级别不够。在清华大学校医院一间简朴的病房里,他留下了最后的遗言:“治江原是国家大事,‘蓄’‘拦’‘疏’及‘挖’四策中,各段仍应以堤防‘拦’为主,汉口段力求堤固。堤临水面宜打钢板桩,背水面宜以石砌,以策万全。盼注意,注意。” 
 
一个人临死时的言行,是其本能和本质的反应,不可能有半点装假。毛泽东临死前对孟锦云(一个没有名分的小妾)说:“我很难受,叫医生来!”说明他不想死,一生追求的是不死。周恩来临死前口中念念有词:“我不是叛徒。” “我不是叛徒。”证明他一生都生活在恐惧之中。黄万里教授临死时依旧想着长江江堤的加固问题,赤子之心——日月可鉴。
 
二、黄万里是神吗?
 
黄万里教授的遗言打动了千千万万中国人的心。黄万里教授的名字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去而被人们遗忘,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声望不断上升。与之相比的是张光斗教授,生前为两院院士,当年有多少人为当院士、或是获得科研基金而吹捧他。如今还有多少人记得他?中国知识分子在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后大面积的厚颜无耻的堕落,使得用生命捍卫科学民主、讲真话的黄万里在民众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高。如今老百姓把教授称为“教兽”,可见知识分子的声誉还不如文化大革命时期的臭老九。那时的臭老九是“臭豆腐”,表面臭实质香。
 
中国有一些人不喜欢黄万里,之所以不喜欢黄万里是因为常常不能说真话,是因为不喜欢科学民主,是因为不能挺起脊梁骨做人,而习惯于做哈巴狗。他们提出一种观点,认为黄万里教授现在成了神,成为反对三峡工程的神。他们说,网友们为了反对毛泽东这座神留下的东西,却无意中又塑造了黄万里这座神。看来他们把黄万里和毛泽东放在同一层次的神座来看待。
 
毛泽东这座神是靠宣传造出来的,花了多少生命、多少时间、多少钱来塑造这座神只有中国人自己知道。如今毛泽东这座神是否已经走下了神坛,也只有中国人自己知道。起码毛泽东的遗体还躺在天安门广场上。
 
黄万里是神吗?
 
黄万里教授一生有许多著作和诗词,他在世的时候没有一个出版社敢为黄万里出版一本专著。笔者手中的一本《黄万里文集》,那是黄万里九十华诞之时、也就是他即将离世之际,由学生、朋友和家人集资私下印刷的一个集子,属非公开出版物。黄万里去世后,暨南大学出版社表示愿意出版黄万里全集。2014年暨南大学出版社出版了黄万里的文集,名为《治水原来》,但不是全集。当笔者收到这本书时发现,许多重要文章如给江泽民的信和《花丛小语》等等都没有收入。难道世上有这样的神,他的话还需要通过出版社的自行审查和通过官方的出版审查?又有谁有能力来判定,神的这句话可以出版,而神的那句话不可以出版?
 
正因为黄万里在民众心中的地位高,所以有人千方百计地贬低黄万里,抽象地肯定具体地否定,甚至扭曲事实。他们先说,黄万里在黄河三门峡工程上是对的,在长江三峡工程上是错的。而后又说,黄万里在黄河三门峡工程上也是错的。接着说,反对黄河三门峡工程的不止黄万里一个人。他们把这种手法称之为“用黄万里的精神来反对黄万里这个神”。
 
三、反对黄河三门峡工程的不止黄万里一个人?
 
过去说,反对黄河三门峡工程就黄万里一个人;后来说,反对黄河三门峡工程有一个半个人(黄万里算一个,温善章算半个);接着张光斗说,当年他和钱正英都反对黄河三门峡工程,这就起码三个半个人了;现在有人说,当时反对黄河三门峡工程有十多个人。
 
这些说法都有它们的道理。
 
张光斗说,当年他和钱正英都反对黄河三门峡工程。背景是2003年渭河洪水造成大灾难,张光斗出镜,质疑三门峡水库设计错误,主张废弃三门峡水电站,说他和钱正英当年不赞成修三门峡水库。报导出来之后,许多人提出质疑,认为这不是实话。笔者以为,从张光斗和钱正英所掌握的知识来看,他们应该是不赞成修三门峡水库的;但是从他们的政治立场来说,他们必然是积极支持建三门峡工程的。就像张光斗所说:“那个时候一边倒,苏联专家说能修,你有什么办法?”没有办法!因此,张光斗和钱正英当年不赞成修三门峡水库是他们当年没有公开表态的意见。就像他们两人在三峡工程上马前力挺三峡工程,在工程上马之后即表示疑惑和担心,指出治理三峡水库的水污染需要三千亿元人民币,而全国人大批准的三峡工程总投资额为570亿元人民币。
 
根据维基百科、百度百科、互动百科等等的记载,在1957年6月10日至24日召开的三门峡水利枢纽讨论会上,还有叶永毅、梅昌华、方宗岱等十多人表示了不同意三门峡工程360米高坝方案。其实反对三门峡工程360米高坝方案的还不止这十多人,还有陕西省委、省政府的许多人,特别是陕西的省委书记、省长们。
 
倒是溫善章说实话,他本人表示,他并非反对三门峡工程,而是在具体技术问题上有不同意见,主要是不赞同360米高坝方案。
 
但是当毛泽东执意要建这个能使黄河清来证明圣人出的三门峡工程时,这些人沉默了,只剩下一个讲真话的黄万里,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坚持自己的观点,反对这个祸国殃民的工程。在政治松宽的环境下,反对三门峡工程或是三峡工程都是出自内心的话;在政治恶劣的环境下,坚持说真话,而不是说假话,这是一个知识分子应有的担当。
 
四、2016年再次武汉洪水证明黄万里观点的正确
 
1998年长江流域发生洪水,三峡集团总经理陆佑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若有三峡工程在,何愁长江呈凶狂?似乎三峡工程防洪效益很大。
 
2016年6月底7月初,三峡大坝下游的武汉、岳阳等地出现洪水险情。武汉洪水位28.36米,居历史最高水位排序第5位,只比1999年的最高洪水位28.89米低0.53米。武汉长江干堤发生管涌、溃堤。三峡水库先是削减下泄流量,增加水库水位,欲减小武汉的洪水压力,紧接着是加大出库流量,减低水库水位,反而增加了武汉的洪水压力,水库调度十分混乱,对武汉的防洪没有什么正面作用。这次造成武汉高水位的洪水并非来自三峡大坝上游地区,而是来自洞庭湖的湘、资、沅、澧四水、汉江和举水河。1992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开会,讨论三峡工程决策,江泽民和李鹏邀请钱正英和李伯宁到会做专业报告。钱正英报告的内容就是洞庭湖淤积严重,湖泊蓄水能力减小,建设三峡工程,用三峡水库来替代洞庭湖失去的蓄水能力。
 
2016年武汉洪水证明了,三峡水库根本不可能替代洞庭湖失去的蓄水能力!
 
五、长江防洪还是要靠堤防
 
从6月30日至7月5日,长江中下游五省各类堤防共发生险情733处。另据民政部数据,长江中下游等地降雨已导致170人死亡失踪,直接经济损失381.6亿元。1998年陆佑楣说的话应该改为:纵有三峡大坝在,长江依然呈凶狂!
 
长江防洪主要靠什么?正如黄万里在遗言中所说:“治江原是国家大事,‘蓄’‘拦’‘疏’及‘挖’四策中,各段仍应以堤防‘拦’为主,汉口段力求堤固。堤临水面宜打钢板桩,背水面宜以石砌,以策万全。盼注意,注意。” 
 
黄万里教授对武汉段的江堤提出具体措施:“汉口段力求堤固。堤临水面宜打钢板桩,背水面宜以石砌,以策万全。”
 
长江大堤绝大部分是土堤,部分有砌石段。江堤的基础是松散的砾石、泥沙层,容易发生管涌,并导致溃堤。在大堤临水面打钢板桩,背水面以石砌、或者钢筋混凝土加固,可以根本地改善长江大堤的结构,提高抗洪安全性,还可以节省用地。这种钢板桩在国外江堤、海堤和码头建设中多有采用。比如德国科隆市莱茵河江堤采用钢板桩,钢板桩后面是钢筋混凝土墙,再后面就是地铁通道和地下停车场,不但增加了江堤的防洪能力,同时解决城市交通和停车问题。
 
也许过去是因为中国缺少钢材,所以多在土堤基础上加宽和培高为多;也许过去中国只注意水库大坝工程的所谓控制作用,而忽略堤防的改造工作。现在中国钢铁生产、水泥生产过剩,这就是实现黄万里教授遗愿的最好时机。从长远来看,采用钢板桩的投入和维护费,要低于土堤的投入和维护费。
 
黄万里离开我们已经十五年了,实现其遗愿刻不容缓。
关键字: 黄万里
文章点击数: 113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