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网 】  时间: 10/2/2016              

陈永苗:四谈台湾租借福建

作者: 陈永苗 陈永苗

陈永苗 知名宪政学者

 

 

中华民国内置于台湾,民国与台独在排斥和冲突中实现融合。在排斥与冲突的过程中,互相帮助对方净化,而双双趋于宪政化的下一步。民国给台独提供政治舞台空间,民进党由曾经潜在的革命党转变为议会反对党,意识形态的激进性与行动之合法性分离,并轨运营。台独去革命化,并以人民主权和人权等要求彻底实现普世价值的要素注入民国,让民国更加宪政,修改五权宪法等威权遗产。

 

台湾租借福建,也是将民国内置于台湾必要的一个步骤和下一步。我作为70年代中期出生的福建闽东沿海人,从懂事起遭遇改革开放,就生活在福建与台湾的巨大反差中,生活在对台湾的远方乌托邦想像中。对于福建人而言,与北方人不同,真的是希望福建与台湾一样,台湾反攻大陆,先把福建救了去,哪有什么解放台湾的想法,黑白清晰着呢,即使嘴巴上说解放台湾,也是受洗脑后的嘴巴惯性,一点也不是真格。也很难想像广东人会想香港被大陆解放。

 

上互联网之前,在蒋经国放回闽东的气球中放着饼干和反共反攻大陆传单,在叔爷当海盗司令抵抗共党49解放的传说中,在被抓壮丁去了台湾,而80年代荣归故里的老人故事中,在民歌《外婆的澎湖湾》歌声中,想像台湾在茫茫海上远目能眺望到的地方。上了互联网之后,由生命生活的记忆上升到政治民主问题,与台湾民主遭遇。

 

福建作为台湾民主反攻和民国宪政回归的桥头堡、跳板,不仅仅是福建的需要和渴望,也是台湾的需要和渴望。长期受到迫害的台湾人,需要证据和接近家里人的福建的认同,来巩固自己的自我认同,民主荣耀和自豪。否则台湾民主总是有着挫败感和淡淡的忧愁挥之不去。从而不敢对台湾作为民国宪政的首都,将来大趋势是整个大陆内置于台湾支撑的民国宪政怀有自信。没有制度自信,宪政秩序的吸纳力,被遗忘了,文明首都战胜蛮夷之地的信心没了,夷夏之分反而由专制掌握了。

 

几年前在采访中,杨宪宏说民进党执政后,有可能提出台湾租借福建和台湾与香港联邦议题。我评论说,即使不可行,现实有很大障碍,作为进攻性的议题,皮球踢给中共,是主动出牌,让中共被迫应牌,作为政治战舆论战的一部分,也是很好的。

 

洪智坤评论说,战略上的主张,本来就是要突破既有框架;若是在既有的框架下自我设限,就不具有战略突破的意义。

 

民间学者孤独求助说,一潭死水的政治困境中,希望有一个完美解决方案的想法才是幼稚的,这时需要的是非常规方式来打破平静制造波澜。

 

把福建租借台湾,是把中国变为民国的,依附于民国的一小步。中国作为中华民国的简称,爱中国其实有着潜在爱民国的可能,因为民国和中国可以替代,当中共合法性缺失的真相逐渐暴露,或者政权崩溃,中国之文化政治认同就再次归于民国。

 

在普通福建人心理,肯定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虽然会被中共垄断利用,但中国人和中共体制之间的张力和冲突还有的,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但反共的大有人在,是为反共不反华。一旦福建归入台湾,其中国内涵就置换为民国,也就是民国内置于台湾。这是对「中国」的内涵进行暗度陈仓之明修栈道,也是「反共不反华」之强心剂。

 

在全大陆经济和市场已经一体化的今天,人口分散各省,各省独立的诉求,会在民间有巨大阻碍,仅仅是可怜的少数派,更别提大一统思想还深据人心。一家人都呆在好几省,像黑白茶君一家人,散居十几个省。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有着它理据,但要转化行动,获得支持,比登天还难。即使各省在中共崩溃后会暂时独立,不久也会归于联邦制大一统。比不得晚清民初,因为当时的民族经济体尚未形成,人口分割于各省散局并不严重。

 

民间学者艾胜立说,政治漩涡中的人们也担心独立自治后对亲情的撕裂,也是普通人怕乱的因素。既然独立自治没有市场,那就回归于中华联邦。

 

所以得有个又满足独立诉求,又满足统一体秩序要求的方案。既然独立是从中共体制独立出去,那就是独立于中共归于民国联邦。而台湾租借福建,就是当下的替代性方案的第一步,和发酵的第一团酵母。

 

不要怕租借后台湾人欺负福建人,台湾人大多是福建人迁徙过去的。希腊与罗马,希腊何曾反对过归属罗马。相反罗马非常尊重​​希腊人和希腊文化。罗马据传说是希腊战败的特洛伊人移民过去的。

关键字: 陈永苗 民国 台湾 国体 福建
文章点击数: 81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