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纵览中国》 】  时间: 10/22/2016              

刘在中: 歇口气吧!尾大不掉的长征神话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今年,是位于江西瑞金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被围剿破产后,中共的红樱枪部队亡命天涯80周年,美其名曰“长征”。打从上小学开始,这场逃命中的虚假故事,就被官媒反复唠叨了60多年,令人不胜其烦。他们嘴巴磨起血泡,我们耳朵打起茧子,迄今还在喋喋不休中。

  出于内政外交需要,今年吹捧特别起劲。这不,从1013日起,“殃视”(大陆网友对中央电视台的蔑称)综合频道连续四天每晚八点钟的黄金时段,以连播两集的密度,强行推出八集长征纪录片。”殃视”其它频道和各省、市、区的卫视台,接中宣部命令也要无条件地跟进续播,否则后果自负。兼之还有电影、电视剧、音乐会、戏剧等各种形式的轮番轰炸,大陆揭开了一锅有关长征神话的大杂烩。

  不过,最具份量的”主菜”还是这部投资无数、耗时近一年的长征八集纪录片。据统计,冠名制作者近400人,可谓不惜工本不遗余力。发片词自吹自擂:本片汲取红军长征史学术研究的最新成果,总结电视文献片创作的最新成就,用当下的视角和国际高度,对红军长征的整个历程,进行创新性的艺术表达……王婆不嫌肉麻和脸红,竭力煽情卖她的瓜。

  耐着性子”吃”过,确已腐烂变质,顿觉反胃想吐。所谓的长征纪录片,多为滥竽充数或翻炒剩饭,新资料屈指可数;高调宣扬的”创新”之举,无非增补了320多幅动画而已——动画长度超过一个小时。嘻嘻!发明用动画”再现”历史,闻所未闻,难怪满屏官方需要的”正能量”。准确地说,这不是正儿八经的纪录片,而是亵渎历史强暴纪录的政治教材,仅供党校学习。

  洗脑过度,必然漏洞百出:但凡不是傻瓜,就能轻易识破鬼话。例如,那些据说是被官方”抢救性采访”的50多位老人,当年是不是真红军?无法查证!就算是,绝大多数都已近百岁,表情痴呆、照背台词,究竟还有多少真实性呢?

  他们说红军过草地时唱国际歌,打死我也不信。人都快饿死了,还有精神唱歌?再说,草地纵横上百公里,没有高音喇叭,如何”鼓舞士气”?难道红军战士那时节就戴耳机配MP3

  他们又说,过雪山时冻死的战士,不是手握最后一块银元要缴最后一次党费,就是脱衣叠好等死、以免自己的尸体僵硬后脱不下来——要将衣服和温暖留给战友。请问编剧,就算真有如此找死的精神病战士,你们怎能深入其内心世界?是死前先在微信留言,或用QQ写好遗嘱再去见马克思?尤其搞笑的是,蒋介石给刘文辉的电报居然有简体字,说什么红军土里刨个萝卜就埋一铜板给老乡,还到处撒银元赤化百姓。正常人都知道,蒋介石断不会给他口中的共匪评功摆好,何况,你们既然标榜红军秋毫无犯,那战士手中的银元从何而来?

  迄今为止,官方还在自诩长征是为了“北上抗日”。谁都知道,日本人19319.18占领东三省,1937年制造7.7卢沟桥事变,自此挑起全面侵华战争,12.13攻陷南京……一句话,敌人是从东北方打过来,你们却往西南山区跑,南辕北辙,越跑越远,如何”北上抗日”?难不成要学麦哲伦绕地球一圈去背后偷袭?说假话没有丁点儿技术含量,成心要侮辱全国人民的智商吗?

  最离谱莫过于“飞夺泸定桥”的传奇故事了。这次的纪录片,对此有更多夸张渲染:对岸守敌的轻重机枪疯狂扫射,我方同时吹响几十把冲锋号,22个勇士荷枪实弹,顺着铁索爬过去;敌人抵挡不住在桥头放火,战士们冲进火海一举拿下泸定城……说得活灵活现,真比超人还会飞,比钢铁侠还经整。

  然而,稍加分析则漏洞百出:关于泸定桥之战,50年代是说无一伤亡,60年代掉下去一个(见”东方红”影片)这次被“牺牲”几人。至于英雄群体姓甚名谁,除了前些年在河边塑像,找到刘梓华的老照片权当死模特外,其余人氏语焉不详。大约是为了搪塞舆论,官媒那时候狡辩说:21个在铁索桥上刀枪不入的钢铁战士,在随后的长征路上早已“全部牺牲”,故成无名英雄。而在今年的“纪录片”中,变成了当场就有几个人掉下大渡河。那么,是否把他们”打捞上岸”,再”牺牲”了一次?更滑稽的是,本月7日刚在石家庄去世的王茂全,又成“飞夺泸定桥”的带头大哥了。看来,勇士们并未“全部牺牲”,此王少将活得滋润享受军级待遇高龄106岁。新版”神话”说,共有“17勇士飞夺泸定桥”。啊呀!22个英雄被缩水到17,不知是哪5个倒霉蛋,突然被党妈妈拽下神坛,英雄贬“黑户”,悲剧哟! 编剧先生:请将剧本统一校准后发表好吗,别再互搧耳光了,13亿老百姓可不是脑残粉。

  其实,刘文辉早已承认,川军和红军达成默契主动让道,泸定桥根本没打过仗。否则,砍断13条铁索一了百了,凭啥还让红军来爬?正因剿共不力,蒋介石给了记过处分;1949年变天后,刘文辉混个森工部长就不足为奇了。反之,刘文辉的同胞兄弟刘文彩,历史上没有让道情谊,死了还被打成“恶霸地主”,又编造出什么收租院、水牢等屁话。非本文范畴,不赘。

  还有一条权威信息足证“飞夺泸定桥”无中生有——邓小平在1982年会见美国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时亲口说:“只是为了宣传,我们需要表现我们军队的战斗精神。其实泸定桥没有打过什么仗”。连你们的总设计师都说没有的事,怎么就被”设计”成了好莱坞大片?

  最后,让我们认真探讨一下长征的缘由。1921年,在共产国际代表”外来和尚”马林监督下,有些中国人悄悄建了一个政党。别人给卢布,有奶便是娘,情愿当”共产国际中国支部”的儿子党。后来,又用别人给的枪炮造反;1927年受挫,上山打游击。再借莫斯科召开第六次中共党代会,当面聆听斯大林教诲,成了吃里扒外的汉奸。1929年,苏联悍然挑起中东路事件,斯大林比日本人的9.18更早侵略东北。正当中华民族同仇敌忾奋起反抗之时,这个党竟然喊出“武装保卫苏维埃”的汉奸口号, 煽动罢工、游行、暴乱,里应外合,卖国求荣行径远超溥仪和汪精卫。1931年,又是在高鼻子指挥下,胆敢在江西瑞金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毛泽东时任伪主席。这个中西杂交的”国家” ,刻意把建国日期选在苏联十月革命14周年的117纪念日,卖国卖到了极致。他们还将武装割据的地盘直称“苏区”,似乎已入籍“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神州大地,乃是统一的五千年文明古国,容不得瑞金怪胎。于是,就有了先被政府军围剿、再仓皇逃命二万五千里的种种神话。

     19341936年,经过两年“躲猫猫”式的长征,号称一、二、四方面军的几股杂牌队伍,终于在延安啸聚。红军走向胜利的所谓“指路明灯”,不是毛泽东,而是偶然拣到的那张旧报纸(载有刘志丹在陕北的消息)临时转向,借地发财。中央红军甫到生地,先与日本人勾搭,所以日机从来不炸延安;再策动张学良兵谏,假装调停冲突,口称“拥蒋抗日”,骗取合法地位,却悄悄壮大队伍……到1949年侥幸建政。可以这么说,陕北救了中央。但刘志丹哪是毛泽东的对手,不到一年,陕北原领导层三个头,包括刘志丹在内,相继死得不明不白。他们正是井冈山王佐、袁文才冤死之后,陕北水浒传”林冲火拼王仑”的血腥续集。

  一个团体,如果不承认曾经的失败,它的胜利多半带有水份;一个团体,如果不能正确回顾历史,它的前程多半也是镜花水月。仅以此文,祭奠白丢性命的亡灵——外来邪教牺牲品。去你的吧!长征路上的神话,我们可不是幼稚园的小朋友。

关键字: 长征 神话
文章点击数: 88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