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争鸣 】  时间: 11/3/2016              

裴毅然:小偷──反贪主力軍

作者: 裴毅然

 
 
小偷“反”贪,“国情”特色,本文所引“贪情”均来自大陆报刊。
 
二○○二年,一小偷多次行窃宝鸡市公安局长范太民办公室,盗得十一万余,范局长被查出索贿十五万,判刑十年。二○○八年,江苏雎宁县交通局长任树楼办公桌被撬──三张存单、四万余现金、五十块银元。任局长被查受贿二十三万,判刑十年。网民调侃:反腐是官员内斗斗出来的、情妇反水反出来的、小偷偷出来的。二○一三年十月,南京浦口区工商局长办公室被窃,保安老王因报警而“劝退”。小偷被抓,工商局长仍坚决否认被盗名酒名烟。
 
一、抢劫山西第一国企老总
 
二○一一年十二月,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白培中家中遭劫,白妻报损三百万.抢犯被抓,确定被劫财物一千零七十八万.办案民警接到“封口令”──绝对保密。但看着追缴的巨财、白家四百平米豪宅以及满地名人字画、名贵饰品,案警暗向记者发送“揭发”邮件,此案才得曝光。
 
两劫匪乃小区保安,见常有人向白家送礼,帮忙搬运时特沉,不像包装上标的茶叶月饼,认定白家“有货”。两犯趁白妻一人在家,入户迫其打开保险柜,洗劫财物后开走白妻奥迪车,车牌都不换,认定白家不敢报案,抢得理直气壮,不遮不掩。白妻之所以报损三百万,因白年薪百万,三百万较“合适”。白培中虽被免职,正式处理仅“留党察看一年”。
二、敲诈纪委书记
 
二○○七年八月,郑州新华南街一家属大院,某妇卖了二百块废品,递给收破烂的一盒茶叶:“这茶不错,送给你们喝吧!”收破烂的付了三角硬币,“收购”了这盒包装豪华的铁观音,转送给废品收购站老闆。老闆发现盒底有几个存摺,二百八十万!再一看姓名──王治业,郑州纪委书记!他们递话给王治业之子,频频提示:“你们家是否丢了东西?”很长一段时间,对方硬无反应,只得寄去存摺複印本,王家才“高度重视”。
 
“收破烂的”开价五十万,多轮还价砍至三十万.王家约晤咖啡厅“交易”,刚进包房,员警扑擒,罪名“敲诈勒索”。此案最初亦遭封杀,案犯家属后向媒体求助,上了新华社内参,周永康批示,王治业“双规”,收缴赃款三百八十七点二万元。
 
三、举报烟草局长
 
二○○七年四月,郴州巿烟草专卖局长刘孝书被检察院传讯,他爽快承认已被检方掌握的受贿十万余.案值不大,取保候审。不久,郴州反贪局收到一封揭发信──
 
尊敬的检察官同志:
 
我写这封揭发信是想将功补错.我是一名学法律的大学生,来郴州找工作好几个月了,生活费花完了,连续三天没吃饭了,饿得实在受不了,便趁天黑潜入一家大院,用自配的钥匙打开一家装修豪华的住宅房门,想偷点生活费.在这家屋子里,我首先打开书桌抽屉、茶几、壁柜内抽屉,仅翻出十几元零钱,却在客厅的一个大藤瓶里,发现了二十万元的现金。我想如果将它全部偷走,就会构成盗窃罪,我不想触犯刑律,便从中抽出八张,即八百元钱,这已足够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我正准备离开时,发现这家鞋柜里有各种名牌皮鞋,我随便拿出一双试穿,结果老穿不进去。我用手一摸,发现鞋内有厚垫,拿出一看,垫子外有塑胶袋,袋内竟有四张存摺,每张存款为十万、二十万、三十万、四十万元,户名“刘孝书”。因存摺偷出去也取不出钱,我放回了原处,只拿走了一双没有存摺的皮鞋。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烟草公司经理刘孝书的报道,推测我偷钱的那家人可能就是这个刘孝书,再后来,听好友讲,刘孝书因经济问题被检察机关逮捕。
 
我现在要问的是,刘孝书也就是个处级干部,他每年的收入有多少?为何有这么多存款?我想他一定是个贪官,希望你们彻查,信不信由你。
 
一个大学生小偷二○○七年五月二日
 
办案人员搜查刘家,查获人民币二百六十五万,美元两万四千,港币十二万九千。刘孝书十年正常收入合计四十八万一千,二百余万财产来路不明。刘局长领刑十四年半。
 
四川内江一国企老总将贪款三百一十万託付保姆,保姆搬运回乡,小叔子串通奸人盗走,牵出案中案,这才东窗事发.
 
四、偷盗事发的副市长
 
小偷李明潜入张副市长在县城的老公房,储藏间里发现七只装满钞票的箱子(二千三百三十二万人民币)。张副市长乃该县前任公安局长、县长,前些年升任副市长,将贿款“安全”地放在老窝.后发现小偷掌握机密,数次制造车祸想压死小偷,小偷只得举报。张副市长被判死缓。小偷因立功,判三缓三。
 
二○○九年二月九日央视北配楼起火,经济损失一亿六千三百八十三万元。主持计划投资七十八亿元工程的主任徐威被带走,一查就查出贪污受贿数百万元,判刑二十年。若无这把大火,还烧不出这条大鳄呢!
 
五、贪官雷语
 
二○○九年,深圳市长许宗衡被“双规”,收贿三千三百一十八万,生活腐化,被判死缓。许宗衡在台上时享誉“清廉市长”。大陆官场潜规则:说得做不得,做得说不得。必须言行不一,“不伪装就出局”。
 
新时代贪官早就熟悉新环境、适应新套路,一个个猴精,进了看守所仍妙语连珠。湖北监利县国土局长黄建平,受贿五百零七万,但对检察官发誓:
 
如果我有一分钱的问题,我坐十年牢;有一万元的问题,就枪毙我。
 
杭州滨江区书记尚国胜被捕后交代,他曾对买官者说:
 
不花钱当个小科长叫我看看?真有那本事,我喊他大爷。
 
浙江厅级干部王先龙指示情妇:
 
我是有红帽子的人,是正厅级,他们不会先查我,肯定先查你,你要顶住,要有钢铁般的意志,混凝土还不行!
 
六、专偷官员
 
二○一○年底,河南上蔡惯偷王胜利出狱,半年后重操旧业,专“爱”县级官员.二○一一年九月三十日,王胜利偷盗正阳县委书记赵兴华住宅,得财一百余万,外加两箱茅台酒。至十二月,王胜利团夥连续偷盗平舆县委书记王兆军、西平县委书记张金泉、唐河县委书记刘明傑,分别得财八十多万、九十多万、三十多万,还有其他多名县级官员.被盗官员多未报案。破案后,王胜利团夥交代五十余起盗案,但起诉书只提及二十七起。
 
正阳县委书记赵兴华曾多次指令刑警大队长修改审讯笔录,将盗额百余万改为六千零四十元。刑警大队长之所以为其遮丑,因为他有把柄在赵兴华手上,赵书记知道刑警大队长为求升职,贿赂公安局长十余万.刑警大队长点拨大盗王胜利:“金额小,判刑少。”王胜利心领神会。法官说:“如果不是赵兴华『双规』,这件盗窃案有可能就滑过去了。”
 
被王胜利偷去九十余万的西平县委书记张金泉,得知大盗被抓并供出盗额,二赴正阳县,将盗额修改为三万元。平舆县委书记王兆军也托人将盗额三十万改为三百元。王胜利团夥几乎撼动整个驻马店地区官场。得知赵兴华落马并供出百万盗额,王胜利哀歎:这回得判十来年了。
 
一位黑龙江农民凭着并不高明的骗术,将一批急於买官的干部玩於股掌,两年间诈骗到八百多万,他总结经验:骗贪官的,来钱最快也最安全。
 
七、民主乃刚性需求
 
民谚:检举靠“偷盗”,揭发靠“情妇”,揪贪靠“意外”,反贪靠“偶然”。
 
吉林省反贪局长姜德志总结贪官特点:一、贪官身后一定有一位贪婪女人,一般是老婆贪,情妇更贪。二、证实案情最主动的是情人,揭发最坚决的是哥们。三、贪官最后都提出“不要一分钱”、“削职为民”,以求保命,如人大副委员长成克傑、渖阳市长慕绥新……
 
检察院称窝案连连:“办理一案,拉出一串;查办一人,带出一窝.”前国家审计长李金华说:“没有问题的单位几乎找不到。”
 
《中国青年报》(二○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许多腐败分子都不是查出来的,而是被偶然事件“带”出来的。
 
国人咸知所有贪官落马,均来自狗咬狗的“堡垒从内部攻破”,或行贿者精心保管的“备忘录”,几乎没有出自制度性检查。所有尚未东窗事发的贪官,最担心的就是知情者“进去”,尤其判了死刑,为保命会一个劲猛揭发,从而“殃及池鱼”。
 
分权制衡的民主实为刚性需求,难道能够靠官员的“阶级觉悟”治贪么?
关键字: 贪腐
文章点击数: 85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