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湾民报 】  时间: 11/13/2016              

郭宝胜:台湾社会为何对川普看走眼?

作者: 郭宝胜 郭宝胜

台湾与美国虽然都是民主自由国家,但社会文化迥然不同,无论是宗教、政治倾向、地区差异、传统伦理观等等方面,台湾与美国有大不同,这些不同造成了台湾社会对这次美国大选的误判。无论是台湾主流媒体、还是政治人物、作家名嘴、市井百姓,基本上都认为希拉里会赢得大选、川普必败无疑,这里固然有希望希拉里当选的成分,更多的则是由于对美国社会的了解不够深入造成的。

 

美国社会现在处在高度的分化状态,可以说有两个美国:在地域分布上,一个是东西两岸大城市为核心的美国,另一个是美国中部千万个小镇形成的美国;在宗教上,一个是自由派基督徒、无神论和异教已占主流的美国(赞同堕胎及同性恋等),另一个是中部仍然恪守基督教传统、认同基督教传统伦理观(如反堕胎、反同性恋等、排斥伊斯兰教等异教);在政治倾向上,一个是属于保守主义、反社会主义、孤立主义的美国,另一个则是属于自由派、倾向社会主义、全球化的美国,这次大选可以说是这两个美国之战,也即是希拉里所代表的身居东西两岸大城市的反基督教价值观的社会政治媒体精英与川普所代表的身居美国中部的持守基督教价值观的传统美国人之战,是精英美国与传统美国之战。前者错估了自己的优势,终于被后者所击败。

 

而对于台湾来说,了解到的美国都是被美国主流媒体(如纽约时报、CNN等)正面宣传的精英美国,在美国的台湾人,也大部分居住在东西两岸的大城市(如洛杉矶、旧金山、纽约、华盛顿等),所以更多地认同东西两岸大城市社会政治媒体精英所宣传的美国,而对作为中部美国的意识形态非常陌生。

 

台湾跟南韩类似,经历了两蒋时代的右翼独裁,所以台湾社会历来的反对派和知识分子,大多具有左翼的政治倾向,他们对美欧社会的左翼思潮比较认同,高税收、高福利、大政府的社会主义政策在台湾支持率就很高,政府来包揽全民医疗、教育甚至文化等等,在台湾社会被视为理所当然,所以台湾还有教育部、文化部甚至观光局,这在传统美国价值观来看是匪夷所思的。而奥巴马、希拉里所代表的民主党大政府、小社会、高福利的左倾思想,倒是符合台湾目前的主流政治思想倾向——左倾。这种倾向也是台湾社会本能地希望和预测希拉里当选的重要原因。

 

就宗教而言,台湾社会也无法想象基督教价值观对美国政治的关键影响。根据大选后《华尔街时报》文章《Evangelicals Back Donald Trump in Record Numbers, Despite Earlier Doubts》指出有80%的白人基督徒投票给川普。这不是个小数目。美国总人口有3亿2千万左右,皮尤研究中心2015512公布的最新调查数据显示,虽然人数不断下滑,但认为自己是基督徒的美国人数仍然在70%左右,也就是说,美国有将近2亿的基督徒,这当中除了自由派基督徒,大部分基督徒都坚守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排斥伊斯兰教在美国过度扩张的观点,都投票给川普。这是川普获胜的的重要原因,也是为什么除东西两岸的州外,中部几乎全部州都投向川普的原因。

 

2015626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法化,这是奥巴马民主党执政后多方努力的结果,也无疑动摇了美国开国以来基督教价值观为基础的传统婚姻家庭模式,引起美国基督徒们的恐慌与愤怒。大选时,川普适时承诺要任命保守派人士出任大法官,“任命像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天主教徒、著名保守派大法官)一样保守的法官。”保守派大法官会在堕胎、同性婚姻合法等等问题上捍卫基督教价值观,此一承诺赢得了美国基督徒们的心。而当民主党和奥巴马决定人可以根据自己认为自己的性别去上厕所的时候、当几乎所有家长都感到自己孩子上厕所时有可能被异性骚扰甚至性侵的时候,希拉里在美国基督徒中的选票就落空了,而川普在基督徒中就成为信仰的捍卫者。

 

而在台湾,据统计天主教徒、基督徒总共约有150万左右,占总人口6%左右,对台湾社会的整体影响不大。从台湾即将要通过同性婚姻平权法案,也可看出基督教传统价值观在台湾影响甚微。而从台湾社会到处是神仙鬼怪、孙中山蒋介石也被人们顶礼膜拜就可知道反对偶像崇拜的基督教对台湾社会的影响甚微。这也是台湾社会整体无法理解基督教对美国大选影响的原因所在,也是台湾社会无法理解川普能胜选的原因之一。

 

总之,从这次大选的台湾反应中可以看出台湾社会对美国政治文化了解得并不深入,对美国右翼保守主义、基督教价值观也不太熟悉或者说不认同。对于左倾思想至今仍占主流的当下台湾而言,的确有必要从美国大选的变局中,看到右翼保守主义和基督教价值观的价值,并从川普所代表的传统美国中有所启迪。

关键字: 郭宝胜 美国大选 川普 保守主义 台湾
文章点击数: 73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