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网 】  时间: 12/11/2016              

陈永苗:香港普选已死 民国当归

作者: 陈永苗 陈永苗

 

陈永苗 知名宪政学者

 

我对大陆转型问题提出的口号「改革已死,民国当归」,放到香港问题上,可以有个香港版:普选已死,民国当归。

 

台湾独立的空间是多少的问题,香港独立的空间是有无的问题。必须知道泛民也是从港独的背景蜕变的,最早的也是港独人士。之前港独可以变为泛民,如今没有蜕变的空间。八九年之后,八九学生之前可以变节发财。到后面变节也没财,不变节也没财。如今港独保持「贞洁」,没空间,不保持「贞洁」,也没空间。

 

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困境,不是光看别人的困境。说别人一万个不是,也不见得自己有一个是。看到和批判泛民不行,不等于港独就行了。别人穷不等于你就富,虽然你贞洁,可能更穷。泛民不行,就相信港独就行,那不叫思考,这个叫身体反应,巴甫洛夫的科学实验所实验的对象。

 

彭定康被骗了,也做起了骗子。当时英国应该把香港给民国,结果给了共党,送错了花轿嫁错郎。现在彭定康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就说当年只能给共党。香港被家暴了,彭定康说没事,不用离婚,家暴会消失的。彭定康的所谓香港民主化就只能将错就错,在外面维护家庭的稳定和尊严。彭定康对港独说话,就像一个爸爸,教诲小孩,但根本不知道他自己说的严重不靠谱。

 

香港与大陆距离太近了,市民容易发生冲突,夹在中间的民主追求怎么也搞不好,而台湾与大陆间有距离,且有民国背景。我的主张是大陆民间放弃守护香港,全力支持台湾。香港沦陷了,香港小市民只想在中共统治下获得普选过的好好的,我们不应该干扰他们的幸福追求。

 

香港泛民与港独之争议,相当于大陆的改良与革命。不同的是,香港搞甚么好像都有舞台空间,大陆搞甚么好像都没。就政治体制改革普选目标实现而言,其实都没有实现的可能。

 

港陆抗争之民间,得从改革与革命之范式,越轨到「奔溃与重建」的范式。历史轨迹并不是沿着中共所设定的改革与革命走的,而是设定之例外:奔溃与重建。因此需要库恩所说的「范式革命」。

 

奔溃与重建的范式,已经在中共帝国扩张征服殖民之最末端或者功败垂成之地,树立起大旗,这就是台湾的太阳花运动以及之后的蔡英文当选之革命,和美国的川普革命和反共友台派之翻身解放上台。香港很不幸落入魔爪,就别想扛「奔溃与重建」范式大旗了,坐等天人五衰一头扎进深渊。「奔溃与重建」范式能否树立,就在于是否进行中共「改革已死」的判定。不相信中共改革已死的,台湾国民党依旧国共合作,美国希拉里德国默克尔依旧绿茶婊圣母婊。改革和「改革已死」不仅是两岸三地的,也是全世界的。

 

只有在「奔溃与重建」范式中,才能看到中国民主化原有格局的局限性,法西斯化的危险,和延续共党体制的偶然性。可怜购得假共和,应该是中国民主化原有格局的必然结局,权贵利益集团换了马甲,又延续了原来改革的武装传销的剥夺掠夺格局,国内殖民没有被颠覆,反而深化。1933年的法西斯主义上台,被投射以渴望,当作深刻革命,但魏玛民国之社会经济-政治框架还在延续。政治革命未必革命了,至少官僚权贵集团照旧,城头变幻大王旗,社会革命除了沿用旧秩序的调整手段,加以缓和,最后还必须如拿破仑那样发动对外战争,以转移国内矛盾。

 

「奔溃与重建」范式中,奔溃当然是第一步,可是必须指出「崩溃」的结果并不是民主制度的建立,可能是进一步「崩溃」无序。并不是「崩溃」了,民主制度就来了。所以中国民主化的原有格局,必须抛弃,把民间的重心移到重建。以重建来破坏的力量,要远远大于破坏,更别提除了意淫破坏之外,中国民主化原有格局根本就没有破坏颠覆造成崩溃的破坏性力量,中共体制只会死于自杀,而不是他杀。

 

大陆左右与台湾蓝绿交织在一起啦。重新划分敌我,不以左右蓝绿,而是以共党的台上台下来区分。

 

泛民与港独,改革与革命,都在中共所设定的或者轨道之中或者延伸的前面,都脱离不了中共的有形无形之手,直接或者间接为中共统治服务。

 

不过香港的泛民派比大陆改革派要强的地方在于,泛民为港独维权,为其激进话语背后的正当权利辩护,挡在北京的坦克之前,客观上互相配合,可能是因为在一个城邦内,交织在一起唇失齿寒。大陆改革派痛恨激进派更甚于痛恨共党,一见就如仇寇,狠狠踩在地上,你死我活的样子,更别提如香港泛民派那种公共品德。可能是因为在帝国之内吧,不是一家人,痛恨叛徒和异类,甚于敌人,这是中共及其民间继承人的优秀传统。

 

人权运动即使披上区域性和本土性,但如果不解决与民族主义的冲突与对立,注定是少数派的。

 

关键字: 陈永苗 民国 香港 普选
文章点击数: 69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