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31/2008              

千万别寄望于"党内民主"

作者: 李大立 李大立

 


 

                                             (香港)李大立

"中国民主转型的现状与前瞻"征文

《议报》2008年12月15日第385期发表张三一言先生「党内民主可能导致国家民主」一文(以下简称「张文」),是和笔者讨论拙文「质疑党内民主推动国家民主论」的(见08年11月27日「民主中国」,以下简称「质文」),反复拜读后,又经「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小姐介绍,在电话中和张先生畅谈,受益匪浅,有些感想,想在此向张先生请教,及与广大读者分享和讨论。

张文提要说:「本文主要讨论如下两个问题:1,一党专政的共产党提出要党内民主,有可能吗?2,如果可能,它可否导致国家民主?对这两个问题,我都给出可能的回答。」但是看毕全文,特别是结尾,张先生说:「最可怕的是另一种可能:所谓党内民主的政改,最终极可能是空穴来风。现权力层对异己的压制比过往有过之而无不及;封报之风空前激烈;对维权民运的民众打压之强和残酷是空前的。这些事实都和民主政改相抵触的。可见这个权力绝不可能自愿进行民主政改。若只眼望统治者,民主离我们还有十万八千里,而且会越来越远; 若把眼睛望向民众和国内外大气候,又不是那么悲观的。所以,一个重要考虑问题和行事准则是,不能寄望于现执政层愿意民主政改,而是寄望于民众力量的独立壮大,寄望于逼迫现权力层不得不违背意愿进行民主政改的民众压力。」又似乎和张先生「可能的回答」相矛盾。不幸的是,张先生最希望的可能并没有出现;反而是最可怕的可能成了众所周知的事实。

如果问「党内民主好不好?」相信没有人说「不好」;如果进一步问「党内民主能不能推动国家民主?」相信也没有人说「不能」。但问题是「党内民主」在现实中根本看不到可能的希望,只剩下理论上可能性,正如张先生自己说的「这个权力绝不可能自愿进行民主政改」,拿一个没有多少现实意义的问题来讨论,笔者担心只会浪费时间,甚或会影响中国的民主进程。可能张先生会说这个权力还有可能「不自愿」地进行民主改革,所以张文说「不能寄望于现执政层愿意民主政改,而是寄望于民众力量的独立壮大,寄望于逼迫现权力层不得不违背意愿进行民主政改的民众压力。」笔者认为,如果人民群众对共产党施压,那就不是要求他实现什么「党内民主」了,我们需要的是国家民主!

现想就拙文「质疑党内民主推动国家民主论」的主要观点,进一步阐明如下:

一,党内利益集团派别斗争不等于党内民主

张先生的观点是「从历史现实思想理论推论,党内不可能出现民主,……但是,如果从民主内在的逻辑来看则有可能。」「当两个或以上的魔鬼争夺权力或利益时,若他们不能互相吞并而采取协商妥协手段时,就可能出现民主(程序、制度)这就是民主内在发展逻辑。」

毛泽东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正好是共产党自己的写照);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这说明了即使是毛泽东,也意识到同在一个党内,不同的人总有不同的思想,有不同的思想就必然会有派别、有斗争。

共产党一成立就有党内斗争,成立之初,也有过党内民主。比如中共的一大到六大,都可畅所欲言,都有民主选举,可以通过选举罢免领导人,陈独秀、瞿秋白、王明、博古相继下台。可是,一到了毛泽东手里,就只剩下党内斗争而无党内民主了。毛泽东所津津乐道的「党内十一次路线斗争」,前面几次确是通过民主选举更换领导人,特别是所谓「挽救党和中国革命的遵义会议」,就是毛泽东利用躺在担架上「长征」时,和因伤躺担架的王稼祥、失意落魄的张闻天、加上一些井冈山旧部彭德怀等暗中串联,在遵义会议上发难,看风使舵的周恩来卖身投靠,迫使书生博古和共产国际代表军事顾问李德下台交权的。但从此之后所有的党内斗争,王明、张国焘、高饶、彭黄张周、刘邓陶、林彪、四人帮、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都是当权者(毛、邓等)利用职权,没有经过任何党内讨论选举表决,甚至是通过宫廷政变罢免领导人的,完全违背党内民主的原则,所以说有党内斗争不等于有党内民主。

历史在发展,毛泽东时代那种高压下的表面「高度一致」一去不返了。共产党传到第四代,随着打天下的一辈「痞子」、「泥腿子」寿终正寝,已经从毛泽东一手遮天演变到群龙无首,加上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共产党已经从一个政治团体演变成利益集团,党内派别重重:团派、太子派、上海帮、广东帮……,经常表现出不同的意见,各行其是。比如先前的陈良宇、现在的汪洋……党内斗争有增无减,有目共睹。解决党内矛盾的办法,也从毛泽东的一言九鼎到邓小平、陈云以及「八老」的私下协商,到现在胡温的各派讨价还价。张先生所说的「当两个或以上的魔鬼争夺权力或利益」,「不能互相吞并而采取协商妥协手段」已经出现,但是,张先生说的「就可能出现民主(程序、制度)这就是民主内在发展逻辑。」则并没有出现。比如说,邓小平罢免前后两任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后,江泽民的上台就是邓小平、陈云私下协商,八老首肯而决定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想安插团派嫡系李克强接班,遭遇到江泽民上海帮、太子党的激烈反对,于是各派密谋协商,折衷推出习近平、李克强「双接班」。毛泽东的一锤定音固然是独裁专制,邓陈、胡江的私下协商也绝对不是「党内民主」,因为都是少数几个人的意志凌驾于数千万党员之上。

二,怎样才算「党内民主」?

笔者在「质文」中说「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党内实际上已经形成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权势利益集团,近年来党内(特别是高层)就各项方针政策产生不同意见」这是事实。问题是所有这些党内斗争,都不是通过党内民主互相协商、妥协寻求解决的,更加没有通过全体党员、党代表大会的充分讨论、自由表达意见、民主表决选举解决,而是通过不正当的权力手段解决的。比如胡耀邦、赵紫阳、陈希同、陈良宇……有像「遵义会议」那样允许他们发表意见吗?有允许党代表自由发表意见吗?有通过真正的党内讨论和表决吗?对待党内领导人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有关党的方针路线了,所有这些关乎国家民族人民大众命运的重要决定,都是一个人或者少数人说了算。迄今为止,中共的所谓「党内民主」也仅仅是停留在少数名额的「差额选举」上,连越南共产党的两人竞选总书记都做不到(即使如此,也不能算做「党内民主」,越共本质上仍然是一个独裁专制党,不过比中共稍好一些而已--笔者注);按照党章,各省市的党委书记均应由党代会民主选举产生,可是我们党的钦差大臣满天飞,汪洋、薄熙来、俞正声等等地方大员,说放在哪里就放在那里,当地的省市党委会毫无发言权,形同虚设,谈何「党内民主」?

上世纪四十年代胡适先生着文比较西方欧美式民主政党和苏联中共德意纳粹法西斯党的区别,列出了民主政党的四个要点是:

1.党员可以随时参加和退出,没有固定的党藉和人数可考;
2.党员言论自由,投票采用无记名制;
3.党内采取少数服从多数,同时尊重少数意见;
4.与其它政党公平竞争,选举失败须和平移交政权。

对照中共,以上四条民主政党基本标准,有哪一条做得到?既然一条都做不到,他根本就不配称为「民主政党」,换言之就是他根本就没有「党内民主」。哪一天他能做到好象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一样,敞开大门,随时进出,党员畅所欲言,集体制定党的方针路线、自由选举党领导人,总统候选人,那一天才能算有了「党内民主」。

话说回来,如果中共真能做到以上四点,那就不单是党内民主,而是国家民主了。因为一个如此开放民主的政党,不可能有党禁言禁,亦即一定会容许其它政党存在,平等竞争,容许言论自由,这就已经是国家民主化了。退一步讲,如果中共不惠泽其它政党,既然中共的大门敞开,随便进出,我们大家都可以进去,既然党员言论自由,我们大家都可以发表意见,既然民主选举,大家都可以去投票,那不就是国家民主了吗?笔者在「质文」里说过:「一旦实现国家民主,他们现在所拥有的权势和地位就会完全丧失,所以,我们千万不要对所谓党内民主寄予什么奢望。」

三,为什么中共不可能民主化?

前面说过中共成立之初,确曾有过短暂的「党内民主」,因为那时候整个中国的政治环境处于民主初升状态,五四运动提倡民主和科学,西方民主自由思想在中国广泛传播,中共自然会受其影响,难以反其道而行之。但是,自从毛泽东上台以后中共就日益变成一个法西斯党,当然也有他的外因和内因。外因主要是斯大林苏共的坏榜样,加上国内长期处于战争状态,缺乏实现民主宪政的客观条件,国民党也逐渐从一个民主政党堕落成一个独裁专制的政党。内因是中共党员素质普遍低下,即使是领导层也不过是一些边缘知识分子,对民主自由人权宪政似懂非懂。特别是毛泽东出身于穷乡僻壤的农家,本身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大半生戎马生涯,根本没有机会接触中外现代文明,加上个人品质的严重缺陷,因此中共在他的领导下演变成一个空前独裁专制的法西斯党,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现今中国已经传到第四代,尽管党员构成有了很大的变化,文化教育水准也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毕竟和现代文明仍然相距甚远。比如他们的领导层胡温等等,都是国内名牌大学毕业生,比起毛刘周朱这些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边缘知识分子,知识水准要高一些,但毕竟是国内关起门来培养的「土知识分子」,和他们的前辈一样,对现代西方文明和民主宪政缺乏感性认识;相反,由于他们从懂事开始,就生活在毛泽东统治之下,喝了太多的狼奶,中毒太深,时时事事而他的前辈作楷模、作准则,所以指望他们来实现党内民主化、国家民主化是不现实的。

笔者在「质文」里面提到的邻国不丹,只有七十万人口和四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近几世纪以来一直处于封建王朝统治之下。他的新国王旺楚克在西方受教育,在西方国家生活了很长时间,亲身体验到民主宪政的优越,回国继承皇位后,就决心放弃权力,实现国家民主化。可是国内连政党都没有,为了开展普选,设立议会,实现多党竞争,才鼓励人民成立政党。如果要说民主化的客观条件,中国比不丹不知要好多少倍了,不过要说主观条件,领导人的素质,对民主宪政的认识,就比不上人家了。所以笔者认为,在胡温这一代或者习李下一代,中共都没有实现民主化的希望,等到受西方教育的新新一代上台,或许还有希望。

四,千万不要寄希望于党内民主

如前所述,既然中国现在和可见的将来,都没有「党内民主」的可能,我们为什么还要一厢情愿地望梅止渴呢?笔者在「质文」说过:党内民主不等于国家民主、党内民主不是实现国家民主的必经阶段、反而是国家民主可以催生党内民主,笔者仍然坚持这种看法。在该文里,笔者举出了同是中国人的台湾民主化为例。台湾之所以能够实现国家民主化,并非因为执政的国民党首先实现党内民主化了,而是因为世界形势不断变化,形势比人强。蒋经国坐在轮椅上对国民党大会说:「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也在变」。迫于岛内民主诉求空前高涨,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荡荡,不得不顺应时势,开放党禁言禁,举行普选,先实现了国家民主化,国民党在普选中落败了,才知道痛改前非,对党内厉行改革。在马英九手上,将老迈的、习惯了专制独裁的国民党改造成一个新生的民主政党。台湾的民主进程表明,并不如大陆有些人提出的那样,必须先实现「党内民主」,才能实现国家民主。台湾人民更没有让国民党长期享有政治特权,而是要求国民党和其它政党一起平等地参加普选,在败选的压力下,国民党不得不实行党内民主化。

所以大陆中国人也要集中力量推动国家民主化,千万不要寄望于中共党内民主,正如张三一言先生所说的:「不能寄望于现执政层愿意民主政改,而是寄望于民众力量的独立壮大,寄望于逼迫现权力层不得不违背意愿进行民主政改的民众压力。」从这一点上来说,笔者和张先生并无分歧。我希望中国人民明确目标,团结奋斗,学习台湾人民,早日实现全中国的民主化。

(写于08年12月26日)


 

关键字: 李大立
文章点击数: 179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