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3/2016              

高智晟:“官府”又“赢了”——打死雷洋是“情节轻微”的小事

作者: 高智晟 高智晟

雷洋先生的死法给许多人内心带来恐惧是有实在道理的。一个正值生命巅峰季的青年,正常走出家门不到两小时就不正常的死了。而死亡的正常与否是我们与官府的尖锐分歧,官府又赢了——这种死是正常的!

 

前阶段看了受害方代理律师陈先生公开肯定雷洋案检方工作做得非常扎实的文字,胸中掠过丝悲凉。这非常扎实的工作究竟会作了正义结局的基础还是与之反动的基础?倘是后者,还是不非常扎实了的好,我更倾向于是为后者。这是我与一位朋友短信聊及之事时的一段文字。

 

雷洋被杀死后(没有比这更准确的说法了),出现了的又是一个令人沮丧的现象,即没有法律界人士公开刊发从专业角度对涉案警察明显涉嫌故意(间接)杀人的清晰揭露文字,不痒不痛、朦朦胧胧,甚至于昏不可抵的文字而汹涌澎湃。我先后有过三篇冀望醒人的文字(其中两篇署名:波却沧溟),71之《雷洋案涉案警察构成故意(间接)杀人罪》文,既是一个专业者对看清了的案件问题的负责任的声明,更是我作为同类于雷洋先生罹祸的仅能有声援和立场表达。

 

涉雷洋案警察构成的是故意(间接)杀人罪,这是显而易见的。任何的故意规避之举都是对公认文明的再-次全无遮掩的犯罪。这是我在这篇文字中的不含糊表达。

 

中共匪帮于全世界瞩目里又一次赤裸裸展示了蛮横与愚蠢,对人类人性共识及人类基本正义感情的野蛮反动又成了本案不含糊的结局。这结局非常正常,正与他们早已显明了邪恶本质匹配。任何予他们以正常人的期望都是何其的远离现实!这实在不是由任何人的意志决定着的。只要这个常能随意杀人,而总能将杀人的事结论为情节轻微官府还在,包括习近平本人同样无能为力。官府公开的文字里我们看到一种在这国里长期、普遍而正常着的使人恐怖的野蛮局面:便衣蹲守执行打击任务。以官府的说法,雷洋一出消费点,蹲守的五名便衣便追他。这是怎样一种野蛮、可怖的社会环境!那里是否是合法的经营场所为许多人忽视(不客气地说,绝大多数国人已没有了这种思想),如果是,一群便衣这种扑追行为就是对社会文明共识、文明社会基本规矩、正常人群行为心理常识的野蛮反动,是一种针对人权、公民权利的赤裸裸的犯罪暴行。他们再次向总不肯清醒的国人当头棒喝——毫不含糊地展示着他们日常是执行着怎样的警务及怎样执行警务的。

 

以往类似事件里,基于对政权整体利益的折冲诡计,黑帮一般会对实在已暴露在万众瞩目里的杀人恶徒予适度牺牲以保继续欺骗大局。这次的结论警醒我们,中国人尚连这样的幸运机率亦不再有了!这显是一种变化——更加露骨的凶残、邪恶的局面已是谁也无法改变的实在现实了,这从恶警李乐斌枪杀访民时已标志性的开始了。

 

至少是,中央当局对地方已纯化了的黑帮利益局面传统的干预能力结构性的丧失了,或黑化已演绎至整体化、全面公开化的历史阶段。

 

根据匪帮目前公开的情形,本案中的涉案人员显然不仅止于构成故意(间接)杀人一罪。他们于杀人前的非法绑架、滥用职权、刑讯逼供罪和玩忽职守罪等数罪若可以根据犯罪竟合理论被择一重罪吸收的话,那么,黑帮公布了的杀人结果发生后的那些种种的干扰侦查的行为,却是刑法意义上的独立的犯罪行为。因此,本案无疑当以数罪以追惩,没有几个律师对此不心知肚明,然而这只是应当而已!

 

在此,我想再次重复以下文字,一是表达我们作为人的严正立场,更意在记录这露骨的罪恶带给我们的剧痛及对我们专业常识更其露骨的莫大的侮辱!为2017年后的予罪恶的追惩备忘。

 

间接故意犯罪,是行为人应当预见到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虽则预见却)轻信能够避免,因而发生了的危害社会结果。

 

现在,雷洋死亡前显然出现过的一个场景是:雷洋在昏迷状态下的呕吐情形。

 

骤至的雷详昏迷中呕吐情形发生时,便成就了普遍的刑法意义上的可能会发生危害社会结果的认识条件。特定行为人(类本案中当时在场的警察)这时的强制性义务产生了,即必须以积极的行为避免这种可能的发生,如果行为人根本没有采取避免这种可能发生的积极行为,而是对可能的发生以完全的放任态度,则必然因着这种放任而对终于发生了的危害社会结果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凡事从事刑事辩护或接触过刑法常识者,都当知晓间接故意犯罪成就条件中的可能放任的犯罪构成模式(可能+放任)。中共匪帮的不予起诉决定本身又构成了新的犯罪,这种悍然的反人类罪暴行在未来中国将予不含糊的追惩!

 

我多次重复过,我们自己就是我们今天全部苦难的原因和结果。黑帮在许多方面堪是我们的榜样,他们保卫自己邪恶利益的立场及行为从来的坚定而不含糊。坚定而不含糊地保卫自己的利益却正是我们许多人不具有的——且是正当利益,有时就是生命本身。

 

在今天的中国,无论于他们还是我们,去论及国家命运、民族利益及公众文明前途是实在显滑稽的,与当下国人的真性情相去岂止十万八千里!但各人、各人群里的利益却会实在存在的。说句得罪大家的话,便是纯粹堕至禽畜以下,也还要有着禽畜的利益需要保卫。这是实在的,我这两年被软禁在村里,在这方面是得了大见识的。

 

回村里后,我预料之外多了项事业——轮替着与苍蝇和鼠子战斗。尽管夏天一进茅厕轰然爆起而抟摇直上,却终于与苍蝇的事业不甚了解。但于鼠子界却不然,且不论晚上于黑暗里的惊心动魄,不论我闹出何种干涉动静都不会理你——并不嚷嚷着说你干涉内政的。我确在白天里见证过鼠子中的伟大者之间保卫利益时的奋不顾身。我在观战之际常想,这是它们的可敬之处——不含糊地以本性保卫自己。

 

自己是自己利益最可靠的保障基础。每个人从坚定保护自己的正当权益做起,大家的安全才能有了实在的保证,这民族才能有了自己正常的文明前景的。

 

20161224于陕北村里匆匆成。

 

关键字: 高智晟 雷洋 中共
文章点击数: 94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