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8/2016              

王维洛:中国的沙漠化是自毁生存的家园

作者: 王维洛 王维洛

太空拍攝到的地球表面的照片,照片上圍繞中國大陸的範圍基本都是被綠色和藍色所覆蓋,唯獨中國大陸的部份是土黃色的。(照片来源:兩張中國地表衛星照片再度瘋傳,中國民眾顯示為震驚,大纪元网站, 2015年02月17日,http://www.epochtimes.com.tw)
 
 
 
 
沙漠化问题是中国六大生态环境问题之一。有专家说:中国沙漠化问题的78%是自然沙漠化,是主流,人为因素是次要的。这种理论在中国的市场很大。但是1949年以来中国有105.42万平方公里的草原和农田被沙漠化,主要是人为因素所致,是错误政策的结果。沙漠化持续发展,中国将自毁生存的家园,中国公民的环境权、生存权及发展权已遭严重侵害。
 
一、沙漠化是中国生态环境六大问题之一
 
沙漠化、水资源的破坏、空气污染、土壤污染、垃圾及工业剩余物和生物种类的消失是中国的六大生态环境问题。
 
人类对沙漠化和沙漠化所带来问题的认识,时间并不长。1949年法国学者Aubreville第一个提出“沙漠化(Desertification)”这个概念,Desertification也可以翻译成荒漠化。因为它也包含了荒漠。荒漠面积中最大部分是沙漠。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科学界对沙漠化的研究并没有很大的兴趣,也没有一个认同的定义。
 
1977年联合国召开了非洲肯尼亚的内罗毕召开了《世界荒漠化会议》,主要针对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在非洲发生的大规模的沙漠化现象,会议对沙漠化做出了定义:土地滋生生物潜力的削弱和破坏,最后导致类似荒漠的情况,它是生态系统普遍恶化的一个方面,它削弱或破坏了生物的潜力。1992年在巴西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峰会》上,重新定义了沙漠化:是指包括气候变异和人类活动在内的种种因素造成的干旱、半干旱和亚湿润干旱地区的土地退化。这个定义中指明了沙漠化的两大成因,一是气候变异,一是人类活动。
 
中国把荒漠化分成四大类型,风成荒漠化、水成荒漠化、冻融荒漠化、土镶盐渍化。其中风成荒漠化(包括风蚀和风积)就是常说的沙漠化。1949年以来,中国起码有超过100万平方公里的草原和农田被沙漠化。一点不夸张地说,中国的沙漠化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把草原和耕地变成沙漠的行为。
 
二、中国沙漠化面积的变化和成因
 
有专家说,中国78%是自然沙漠化,这是主流。人为因素是次要的,这种理论在中国市场很大。但是1949年以来中国沙漠化面积变化的数据并不支持这样的观点。
 
与中国森林面积演变的数据相比,对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沙漠化面积66.7万平方公里,占960万平方公里国土总面积的百分之6.95,基本没有异议。
 
1985年的资料显示,中国沙漠化面积增加到了130平方公里,约占国土总面积的百分之13.6。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六年来,沙漠化面积从66.7万平方公里,增加到130万平方公里,增加了63.3万平方公里,平均每年增加17583平方公里;沙漠化面积从占国土总面积的百分之6.95增加到百分之13.6,几乎翻了一番。
 
当时分析中国土地沙漠化的主要原因有:森林过度采伐占32.4%;过度放牧占29.4%;土地过分使用占23.3%;水资源利用不当占6%;沙丘移动占5.5%;城市、工矿建设占0.8%。
 
可见,中国绝大部分的沙漠化(占94.5%)是人因素造成的。
 
中国科学院兰州沙漠研究所朱震达在1989年第1期《中国沙漠》发表的《中国沙漠化研究的进展》一文中指出:中国沙质、砾质荒漠和沙漠化土地的面积达149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15%。中国沙漠化面积从1949年的66.7万平方公里,增加到149平方公里,增加一倍多。最主要原因是人因素造成的,而不是所谓的自然沙漠化。
 
三、国家林业局公布的中国荒漠化面积的变化
 
从1994年起,中国开始系统的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的统计和监测工作,这个工作由国家林业局负责,国家林业局还负责中国森林面积的统计和监测工作。请读者注意的是,国家林业局统计的是荒漠化,即包括风成荒漠化、水成荒漠化、冻融荒漠化、土镶盐渍化,狭义上的沙漠化面积是其中一大部分,但不是全部。
 
根据1998年国家林业局防治荒漠化办公室等政府部门发表的材料指出,中国是世界上荒漠化严重的国家之一。根据1994年全国第一次沙漠、戈壁和沙化土地普查及荒漠化调研结果表明,中国荒漠化土地面积为262.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百分之27.4,近4亿人口受到荒漠化的影响。
 
1999年完成了第二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工作,到1999年底,荒漠化问题已经影响到中国约27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应该为267.8万平方公里),占中国版图的百分之27.9。
 
2004年完成了第三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工作。从这次调查开始,官方公布的中国荒漠化面积开始减少。2004年,全国荒漠化土地总面积为263.6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百分之27.46。2004年与1999年相比,土地沙漠化面积减少了。
 
2009年完成了第四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工作,全国荒漠化土地总面积为262.37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百分之27.33。
 
2014年完成了第五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工作,全国荒漠化土地总面积为261.16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百分之27.2。其中沙漠化土地面积172.12万平方公里。这比1994年的160.7万平方公里又增加了11.42万平方公里。
 
中国荒漠化面积变化,单位:万平方公里
 
从官方公布的数据来看,1999年是一个分水岭,1999年以前全国荒漠化面积增长;从1999年起,全国荒漠化面积不但停止增长,反而开始持续减少。荒漠化面积从1999年的267.8万平方公里减少到2004年的263.62万平方公里,继续减少到2009年262.37万平方公里,乃至2014年的261.16万平方公里。
 
四、事实上中国沙漠化面积仍在继续增加
 
从国家林业局公布的资料来看,从1999年至2014年十五年间,荒漠化面积一共减少6.64万平方公里,平均每年减少4427平方公里。在荒漠化土地中,水成荒漠化土地由于水土流失加重,很难恢复,面积不可能减少;土镶盐渍化面积也难治理,而且由于灌溉不当而极容易增长;冻融荒漠化面积有可能由于气候变化而变化,但变化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会很大;最后剩下的就是风成荒漠化面积,它是大头,如果沙漠化面积增加,荒漠化面积不可能减少。
 
但是许多数据、现象和研究并不能支持荒漠化面积减少的说法。
 
第一,1994年全国第一次沙漠、戈壁和沙化土地普查及荒漠化调研结果表明,262.2万平方公里荒漠化土地面积中风成荒漠化面积即沙漠化面积最大,达160.7万平方公里。这比朱震达所说的149万平方公里又多次11.9万平方公里。二十世纪70年代以来仅土地沙化面积扩大速度,每年就有2460平方公里。2014年完成的第五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工作,全国261.16万平方公里荒漠化土地总面积中,沙漠化土地面积172.12万平方公里,这比1994年的160.7万平方公里又增加了11.42万平方公里。沙漠化土地面积从1949年的的66.7万平方公里,增加到2014年的172.12万平方公里,净增加105.42万平方公里.增加的沙漠化土地面积占国土总面积的百分之十一。
 
第二,从事沙漠化研究的科学家认为,中国沙漠化问题是局部得到改善,而全局继续恶化。不可否认,中央政府对治理沙漠化问题、特别是对影响到首都北京的沙漠化问题还是相当重视的,投资也大,有些效果,但投入产出的效果并不理想,约67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仍受沙漠化威胁。《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沙治沙法》应该是世界上第一部专门防沙治沙法律。但是中央政府对沙漠化问题的严重性认识不足,特别欣赏天灾论,对许多问题视而不见,对许多专业部门和地方政府上报的虚假数字,信以为真。
 
第三,关于中国荒漠化面积和中国森林覆盖率,人们从卫星照片上看得很清楚,中国是光秃秃的黄土一片,很少有成片的绿色。对比北边的俄国,绿油油的一片。根据维基百科提供的资料,俄国的森林覆盖率为百分之四十五;而中国的2014年的森林覆盖率为百分之二十一点六三。中国的数据是:村骗镇、镇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层层掺水,水到渠成。但从卫星照片上大家可以看到一个真实的中国。
 
第四,2007年时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表示,近年来袭击东北亚的沙尘暴是上世纪50年代的5倍,随着土地沙漠化的继续扩大,东北亚的自然环境可能会进一步恶化。中国则是世界上沙漠化扩展最快的国家。这和国家林业局公布的数据互相矛盾,国家林业局认为从1999年起,中国土地荒漠化得到控制,荒漠化面积减小,而不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所说的在继续扩大。
 
第五,根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16年10月24日报道:“中国的沙漠在过去许多年间以每年超过1300平方英里(约合3367平方公里)的速度拓展着自己的领地,许多村庄都消失了,气候变化和人为活动加剧了沙漠化的趋势。中国称政府采取的迁出居民、种植树木、限制放牧等举措放缓了沙漠化的速度,但科学家们说临界区域的沙漠化趋势仍在蔓延。”
 
五、中国政治经济决策的最基本数据——土地利用数据是一笔糊涂账
 
一个国家的土地利用数据是这个国政治经济决策的最基本数据。德国国家统计局每四年都公布最新的土地利用数据,比如荒漠地面积4238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百分之一点二,森林面积109515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百分之三十点六,所有土地利用类型面积之和,与国土总面积相等。而中国的土地利用数据是一笔糊涂账。为什么说是一笔糊涂账呢?因为所有土地利用类型面积之和,超过了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总面积。中国房地产发展近于疯狂,城市建设用地不断扩大,占用了大量农田。但是18亿亩农田面积是红线,不让减少。国家林业局统计的林地面积和森林覆盖率不断扩大,那么面积减小的只能是荒漠化面积,否则减小的只能是不能减少的农田面积,撞了中央政府定的红线。
 
六、中国沙漠化问题78%是自然沙漠化,是主流,人为因素是次要的?
 
在关于中国沙漠化成因的研究上,笔者把中国科学院兰州沙漠研究所朱震达在1989年第1期《中国沙漠》发表的《中国沙漠化研究的进展》一文作为一个分水岭,在这前后,科学工作者的态度有很大的区别。在这之前,科学工作者能够一针见血地指出,森林过度采伐,过度放牧,滥垦农田、水资源过度开发和不合理使用、工矿建设和城市建设是导致中国沙漠化面积增长的主要原因,有人把它归纳为“五滥”,即滥伐、滥牧、滥垦、滥采和滥用水资源。特别是从1976年毛泽东过世、文化大革命结束到1989年的这段时间中,中国知识分子把多年以来在受压抑环境下对问题的深刻思索写出来,观点鲜明,击中问题要害,直接指出中国沙漠化面积的大幅度扩张,是人因素造成的,特别是错误政策的结果,没有顾忌。
 
从1949年以来一直到现在,在不同政策的指导下,在不同口号的煽动下,森林过度采伐,过度放牧,肆意开垦农田,水资源的过度开发和滥用,导致了沙漠化面积大规模地、持续不断地扩大,未有停止。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就向边远地区的大量移民,大跃进时代的森林砍伐,后来农业学大寨,大办粮食,以粮为纲,一直到改革开放初始,把短期的土地使用权承包给农民,使得砍采森林,肆意开垦农田进入一个新高潮。原因很简单,在没有土地所有权或者长期土地使用权的保证下,农民要在暂短的土地使用权期限内,获得土地利用益最大化,砍树和垦荒是最好的选择。在中央西部大开发政策的感召下,矿产资源的强盗般的开采和不顾生态环境条件的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成为目前中国沙漠化的另外两个主要成因。
 
笔者曾在文化革命中插队下乡到北大荒,刚到村里不久,贫下中农就带领知识青年到林场去砍伐树木,用于取暖。因为到北大荒时,冬天还未过去,而“热烈欢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贫下中农根本没有做任何准备。之后就是开垦湿地,向草原要地,种植粮食,自认为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对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中国尚未有反思。
概括起来,中国沙漠化一共经历了四个大的破坏时期:大跃进;文革和学大寨;短期的土地使用权的承包制;西部大开发。
 
从朱震达发表《中国沙漠化研究的进展》之后,敢直言中国沙漠化问题主要是人为因素造成的知识分子不见了,气候变化的因素渐渐成为了主因。当科研课题、科研经费的发放和科研结果相联系,科学也就失去了其独立性。政治家们用名列换取了知识分子的良心,知识分子也乐于沉浸在闷声发大财的情趣中。
 
中国沙漠化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把草原和耕地变成沙漠的行为,从1949年到2014年中国有105.42万平方公里的草原和农田被沙漠化。让沙漠化持续发展,中国人将自毁生存的家园。什么中国的GDP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强国,都将失去实际意义。
关键字: 环境
文章点击数: 140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