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1/1/2017              

王书瑶致北大党委关于右派分子问题的索赔书

作者: 王书瑶

中共北京大学党委会大鉴:
 
我叫王书瑶,是物理系1955级学生,在1957年的五一九运动中,因为书写张贴“高度集权是危险的”的大字报,而划为极右派分子,并且送清河农场劳动教养四年,后又发配新疆劳动,1979年始得改正,改正时没有给我安排工作,没有给我任何赔偿和道歉,生活困苦不堪。
反右派运动到现在整整60年了,如果1957年生下一个婴儿,现在就到了退休的年纪。
现在我已经80岁了,体力日益下降,生活自理的能力再也不如从前。
这些年来我过的是怎样的生活你们不能理解,我也不必细说,但是,我认为你们应该对我道歉和赔偿损失是天理所在。
我的要求如下:
1、正式向我道歉,当年划我为右派分子是完全错误的。1980年邓小平先生在“党和国家政治体制改革”一文中,对高度集权现象进行了猛烈地批判,我比他先认识这个问题整整23年,他是事后诸葛亮,我则是先知先觉,未雨绸缪,你们不仅应该给我道歉,还应该给我表彰。
不信的话,可以找来文献看一看,看看我是不是在吹牛?
道歉是很低的要求。
2、给我经济上的赔偿,这些年我在物质上遭受到极大的损失,精神上受到严厉的打击,我在21岁时被送去劳动教养,你们能够想象对我本人和我的家庭的影响吗?
我计算了一下,你们应该对我的赔偿金额是2666400元整。(这个数字请参见附录“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3、允许我在2017年五月十九日前后在北大百年讲堂做一次关于1957年北大五一九运动的讲演,让北大现在的师生们知道在60年前的五月十九日和之后的日子里,北京大学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可是成千上万张大字报,轰动全国,乃至全世界。
那是第二次五四运动。
4、我要求在2017年5月19日之前,能同贵党委书记郝平先生做一次谈话,交流一下思想。
没想到这时新任命了一个书记。
简单地说,尽管郝平书记履新,百事待问,但是六十年一甲子,也是机缘巧合,还是希望郝平书记能在百忙之中,拨冗指教,与我交谈一次。在一百多天的时间内,百事待问,“五一九运动”也是待问的事情之一吧。
5、找人编撰“五一九运动史”。北京大学对在1957年发生的影响全国的大字报运动的“五一九运动”始终讳莫如深,直到2008年出版的《北京大学纪事》一书中,才对519运动放开部分禁忌,有所叙述。但是这显然很不够,我们应该有一部《 五一九运动史》,详细记述在近两个月的时间内,北京大学发生的轰轰烈烈的大字报运动。
我们已经年老体衰,只能作顾问。
此致

敬礼

           1955级物理系劳动教养极右派学生
               现国家税务总局退休研究员
                     80岁   王书瑶
                     2017年元月元日
关键字: 王书瑶 右派 北大 索赔书
文章点击数: 216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