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8/2017              

黄钰凯:没有民主的土地,灵魂无法生长

作者: 黄钰凯 黄钰凯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201717lighun.jpg (534×320)

灵魂(网络图片)

 


 

每到跨年的时候,就有人讲起那个墨西哥的寓言:走得太快,灵魂落在了后面,我要等等它。是啊,我们都走得太快。然而,谁又打算停下来等一等呢?

 

一、2016年,是继续丢掉灵魂的一年

 

回眸2016年,就是因为“走得太快”,让无数人丢掉了灵魂。

 

这一年,很多官员为了快点实现“美国梦”,让自己的后代远离雾霾,远离校园欺凌,能有机会成为美国第一个华人总统,他们在“打虎拍蝇”的高压态势下“顶风上”,“在十八大后仍不收手”,直到进了监狱后才能停下等灵魂。

 

这一年,很多商人为了快点实现“中产阶级梦”,不断创新“毒食品”。国家食药监管总局在一次突击检查中,发现35家餐饮服务单位经营的食品中含有罂粟壳成分,连“周黑鸭”这样的名店都不例外。江苏泰兴市一个黑食品加工点,用工业氢氧化钠加工过期变质的鸡、鸭肉,销往周边各大菜市场,在短短5天时间,共有近1.5吨“僵尸肉”变成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辽宁营口警方一举端掉7个黑加工点,查获6000多公斤有毒食品,还有价值近亿元的工业明胶被制成皮冻等食物流向全国8省数百个市县。上海一个黑奶粉加工点收购低档、廉价或非婴儿奶粉灌装生产假冒著名品牌婴儿奶粉,销售到全国多个省市,吃这种奶粉的孩子会变成“大头娃娃”。央视记者分别从北京3家大超市购买了6种标识“无矾”的粉条样品,送至北京锦绣大地技术检测中心进行检测,结果6个样品都含有矾(硫酸铝钾),吃这种粉条,要得老年痴呆。这些商人不是丢掉了灵魂,而是出卖了灵魂。

 

这一年,很多底层人为了快点实现“小康梦”,也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运动中,涌现出无数个电信诈骗的“工匠”,还有大批女大学生加入“裸贷”队伍,被逼成“失足妇女”。农民工自编自导地重复电影《盲井》的剧情。5月30日,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公诉艾汪全等74名嫌犯先后在6个省区故意杀害17人,伪造矿难,骗取赔偿款。12月30日,北京第三法院对“现实版盲井案”宣判,认定5名农民工合谋后,在13层楼上施工过程中用铁管击打工友小陈头部后,将其抛下楼落在2层平台,完后敲诈老板要死亡赔偿金……

这一年,很多被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教师、教授、新闻工作者、思想政治工作者、作家、社会科学专家,为了快点实现“原始资本积累梦”,而阉割自己的灵魂。很多小学老师过生日、过教师节,把学生送的鲜花和自制礼品扔进垃圾桶,家长不送现金就不让孩子当班级干部,就不让戴“三道杠”,甚至找茬打孩子的嘴巴子,这是要对孩子们“塑造”什么样的灵魂?这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把社会上的“丛林法则”引进了校园,这是校园欺凌常态化和老师性侵学生及“校长开房”蔓延的根本原因。还有那些记者、学者和专家们把自己都不相信的主义灌输给别人,骂美国是工作,去美国是生活,只为皇帝唱赞歌,不为苍生说人话,替独裁者重复所谓“正能量”的谎言,这样的灵魂工程师是多么可怕。

 

丢掉灵魂的人,在一个缺乏信仰的社会里,便无所敬畏,便不会受到灵魂的折磨和鞭挞,就会忘记“俺娘说要做一个好人”,就会为了利益出卖灵魂,让自己成为他人的地狱。有人说,我们要守住底线,但底线早已经被“95%包二奶”的各级官员一次又一次突破,早就没了底线,谈何守住底线?灵魂都没有了,可守的底线在哪里?

 

二、2016年,是继续呼唤灵魂的一年

 

停下来等一等灵魂,有人能等来,但有人停下的时间再长,也等不来灵魂附身。因为有些人从来就没有灵魂。身体与灵魂本为一体,但由于政治运动的精神高压、充满谎言的思想桎梏、阉割人格尊严的工具化教育,以及“鸟为食亡,人为春运车票而死”的生存处境,中国人其实就没有正常的精神发育,身心分裂,哪来的灵魂?

 

中国人的灵魂你在哪里?2014年12月24日,南京艺术家黄药在腾讯微博征集“灵魂是什么”的答案。令他诧异的是,参与者汹涌而至,竟高达百万人次,他们来自中国大陆各个行业、阶层。黄药决定把网民的答案编成一本书,书名《灵魂词典》。黄药在编书的同时,又策划了《灵魂之躯》群展,他与“南京灵魂小组”的近十位艺术家用行为艺术、画展等方式诠释网民心中的“灵魂”,在南京、北京、深圳等多地巡展,反响热烈。有评论认为,“南京灵魂小组”所要触及的深层次问题是,灵魂主题一直被中国式的意识形态所遮蔽,很少人把这个问题当做一个严肃性的话题来进行明确而又持续的讨论。当下艺术家介入灵魂主题的关注与创作,实际上是直接在观念上对中国当代艺术价值溃败的系统进行新的引导。同样亦可以回答艺术还可以直指人心的力量。

 

2015年,黄药又联系国内最好的肢体导演李凝打造出《灵魂辞典》实验戏剧,将“灵魂是什么”这一概念进一步深化。全剧90分钟无一句台词,表演打破了舞台与观众之间的界限,一群“哑巴”在呼唤灵魂。该剧先在2015北京青年戏剧节一炮打响,在国家话剧院连演三场,获得好评之后参加了2016法国阿维尼翁国际戏剧节,还应邀出席2016乌镇戏剧节。2016年12月13日,《灵魂辞典》一书通过网络直播对外发布,发布会虽然只有短短一个小时,但却有2371个观众参与评论。

 

青年批评家陈晓峰认为:“黄药一直用艺术理念追问灵魂这个持续的行为,实际上是社会行为的事件,是个体对当下状态的理解,从而从观念上引发更多层面的互动,艺术家能做的就是这些方面的工作了。”黄药坦言:“艺术是一种药,帮大家缓解压力。《灵魂辞典》来自每一个内心,我做的只是把他们整理出来并帮他们通过平台释放。”黄药通过艺术的方式,直面快节奏的当下社会,关注和触及越来越多人身体,心理、精神的多重问题,从而“正视灵魂,治愈心灵,树立信仰”,为当代艺术的社会价值链延长贡献了新的实验典范。

 

《灵魂辞典》里网民的答案是什么?一百万个网民,一百万个答案:灵魂是黑暗中的骑士,是引导你走向光明的使者;灵魂是人的本来面目;灵魂就是心灵;灵魂是良心和道德的底线;灵魂是操纵身体的节奏;灵魂是救赎,于己于他人;灵魂是本;灵魂是身体扎根的地方;灵魂就是真自我;灵魂是人的生命;灵魂是一种坚定的信仰,无信仰不灵魂;灵魂就是我生命里的花;身若芳草,灵魂是露;灵魂是对美好的感知;灵魂是爱与修行;灵魂是生命的底片;灵魂是生命定格在流年里的黑白剪影;灵魂是肉体的指挥家;灵魂是活下去的理由;灵魂是内心深处最强烈的呐喊;灵魂是区分肉体等级的标签;灵魂是一束仰望的光;灵魂是高尚的品格、思想和感情……

 

黄药在《灵魂辞典》一书的序言里说,灵魂本来就无标准答案,各种回答折射了人们的“内心的呼唤”。若出自内心的独立思考,虽然答案不同,但一定能接近灵魂的本质——与物质相对的精神,包括心灵、感情、思想、良心、道德等等。

 

三、2016年,是继续塑造灵魂的一年

 

灵魂论”来自基督教,共产党主张无神论和唯物主义,严禁党员信教,但共产党的党魁却信灵魂。“人类灵魂工程师”一词原是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对作家的称谓,后来被苏共政治局委员加里宁引用到教育界,他说:“很多教师常常忘记他们应该是教育家,而教育家也就是人类灵魂工程师。”毛泽东坐江山后,把苏联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和教育模式一起直接照搬到中国教师身上。后来,邓小平又说,思想政治工作者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教师成为工程师,义为灵魂是可以“塑造”的。2016年9月9日,习近平在北师大与师生代表座谈时说:“教师重要,就在于教师的工作是塑造灵魂、塑造生命、塑造人的工作”。2016年12月7日,习近平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强调:“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承担着神圣使命。传道者自己首先要明道、信道。高校教师要坚持教育者先受教育,努力成为先进思想文化的传播者、党执政的坚定支持者,更好担起学生健康成长指导者和引路人的责任。”“要坚持不懈传播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抓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为学生一生成长奠定科学的思想基础。”“要用好课堂教学这个主渠道,思想政治理论课要坚持在改进中加强,提升思想政治教育亲和力和针对性,满足学生成长发展需求和期待,其他各门课都要守好一段渠、种好责任田,使各类课程与思想政治理论课同向同行,形成协同效应。”

 

习近平仍然在用“工业思维”抓教育,必将把中国的大学由养鸡场变成灵魂的屠宰场。工程师的工作对象主要面对自然界的无生命领域,而教师面对的是一个灵魂处在生长期、思想活跃、善于盘诘、具有个性的群体,这个群体的心灵、思想和道德完全属于人类精神和心理范畴的东西,“灵魂工程师”不是按照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规律,让学生通过广泛的社会实践来逐步形成自己的价值观与世界观,而是运用工程学的手段与技能去型塑学生的灵魂,这是多么粗暴和野蛮。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校长李镇西曾经大胆地说:“在我们的教育越来越走向民主与科学的今天,什么都是可以‘塑造’的,唯有人的灵魂——人的精神和个性是不能‘塑造’的!‘塑造’的前提是要有模式的,根据模式‘塑造’出的‘灵魂’是否还属于学生自己的灵魂?这个‘灵魂’是否还有真正的生命?”

按照苏联的教育模式,中国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塑造出一代又一代的“四化人才”:

 

1、模型化人才。这种人才就是英国哲学家罗素说的那种“机器做成的生铁般的制度的人”(《罗素论自由》)。将学生当作生产线上的毛坯与零件,完全无视青年学生的生命、活力、个性与尊严,而当作可以按照“热爱中国共产党,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图纸任意组装的工业产品。教师按照政治模具对学生进行造型,这样的教育是没有人性的工程思维,是对青少年灵魂的摧残,暴露的是极权主义无视人性的本质。

 

2、格式化人才。在校服统一、教材统一、课程统一之外,进而成为个性趋同、表情趋同、思想趋同的一批“社会主义新人”。我们的“灵魂工程师”履行的正是这种功能,就连学生写作文都要套用老师给的格式化模板:作文要写得辞藻越华丽,开头结尾要写得精彩,同时要熟悉各种结构的议论文体,而这其中,情节越悲、排比句越多、经典人物和历史故事罗列越多,便越容易获得高分。湖南人文科技学院教授赵年秀告诉《竞报》记者:“从2008年,我就开始跟踪高考满分作文。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许多高考高分作文甚至是满分作文,其实都是些带着‘优秀’头衔的问题作文。”如果你真要用灵魂去写高考作文,而且写的不是“正能量”,那肯定是“零分作文”,你的北大清华梦破灭了。

 

中国著名童话作家郑渊洁的儿子郑亚旗在小学六年级时写了一篇发自灵魂的作文,老师给了零分,而且把家长郑渊洁传唤到学校,告他儿子“乱写”。郑渊洁把儿子的作文与同学的作文进行对比,发现儿子写的作文是最好的。郑渊洁怕儿子被格式化,就决定退学,把家里的房间改成教室,暖气上绑着国旗,每周一进行升旗仪式。教材是郑渊洁自己编写的,除了数理化,还有法制篇、创新和怀疑篇、哲学篇、性知识篇、道德篇、安全自救篇、金融篇等。除了英语靠儿子看外国电影自学外,郑渊洁是全科老师。郑亚旗18岁生日时,郑渊洁给他准备了生日礼物——一台奥迪车,方向盘上搁了一盒避孕套。儿子在家读完中学后,没有考大学,直接创业,先后创办《皮皮鲁》杂志、皮皮鲁讲堂、郑亚旗摄影工作室、北京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3、工具化人才。“人类灵魂工程师”按照固定的模型、统一的格式培养出来的学生,才能成为得心应手的工具,就是习近平所说的“培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可靠接班人的标准就是不能“妄议中央”,不能违反“政治纪律”,维护“核心权威”,做到“无条件地忠诚于党”。“无条件地忠诚于党”的后果是什么?是“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人,是“灵魂深处闹革命”的十年浩劫,是河北省三任政法委书记出卖灵魂压聂树斌错杀案昭雪21年。

   

工具是没有灵魂的铁器,他只知道“绝对忠诚”,你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郑州市人民警察学校学生许磊、河南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生张伞到周口市七一路派出所实习,不到两个月时间就“故意杀人”。派出所警察李立田替朋友吕留生报私仇,要“教训一下”一个叫李胜利的商人。两名实习生与师傅们接受吕留生的宴请后就把李胜利抓进了派出所,关进黑屋后就开始毒打,实习生比师傅打的还熟练,李胜利大声喊叫,实习生把李胜利的袜子脱掉堵住嘴继续打,因“新手”打人没轻没重,把李胜利打昏在地。看到李胜利伤情严重,实习生在师傅的提议下,把李胜利从三楼抬到四楼,从厕所窗户扔了下去,李胜利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羊群化人才。英国作家阿尔杜斯赫胥黎的《自由教育论》指出,克莱普勒在《第三帝国的语言》一书中指出,纳粹统一思想、统一语言的根本目的是:“扼杀个体的本质,麻木其作为个人的尊严,致使他成为一大群没有思想、没有意志的动物中的一只,任人驱赶着涌向某一规定的方向。”这个羊群是乌合之众,他们在文革中“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灵魂深处闹革命”,在改革开放后又成为“五毛”,成为抵制外国货的“爱国贼”。中国社科学院教授资中筠感叹:一百年了,没有长进,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

 

作家李鹏程给“羊群”画了一副肖像:你找了块空地,喊一声“反腐败”,每个人都崇敬地看着你。你又大喊“抓贪官”,人们恨不得立马找砖头行动。你继续说“首先找出贪腐的根源”,大家眼神开始迷离。你再说“用民主来监督权力”,下面就有人骂“傻逼公知”。你说“这是先进国家的经验”,原本伺候贪官的砖头砸来,骂“狗日的肯定拿了美分”。

 

四、2016年,是灵魂无处安身的一年

 

在《灵魂辞典》一书里,有些网民没有直接回答什么是灵魂,而是追究灵魂泯灭的根由:没有民主的土地,灵魂无法生长;灵魂是在奴隶社会被阉割,在民主社会开始觉醒的;利益是灵魂的收割者;灵魂就是贞操,永远都守不住;灵魂是什么?中国现实拒绝灵魂;灵魂在中国什么都不是,只有忘掉灵魂,在中国才能活得肆无忌惮……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说:“这是痛苦者的回答。他们目睹灵魂沦丧的现实,深感异化、丛林社会的残酷,故而发出愤世嫉俗之语。”

 

灵魂是在奴隶社会被阉割,在民主社会开始觉醒的。”网民跑题跑得好。在世界颜色革命的影响下,在公知的民主启蒙下,灵魂在中国开始觉醒。很多公共事件在灵魂的围观下,得到了解决。如聂树斌冤案,无数个灵魂跟踪倒逼11年,其中有一个灵魂每天发一条微博,还有一个灵魂丢掉了总编的位置,还有一个灵魂被免去公安副局长的位置,还有一个灵魂被停律师资格一年,还有两个灵魂被分别以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7年和抓捕……

 

聂树斌冤案昭雪,绝不是法制的胜利,而是灵魂的胜利。这是习近平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局面。这个最大的灵魂工程师早已向中国的灵魂亮剑,在2016年,从立法与“执法”多个层面,加强对言论自由的压制。据不完全统计,这一年先后有20多人“因言”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其它罪名判刑和抓捕。

 

无数灵魂被失去灵魂的“人类灵魂工程师”给塑造没了,剩下不多的灵魂不是被丢在了路上就是被关进了监狱里,真是印证了《灵魂词典》里的答案:“没有民主的土地,灵魂无法生长”。难道真是“灵魂在中国什么都不是,只有忘掉灵魂,在中国才能活得肆无忌惮”?还好,《灵魂词典》里还有一条不太悲观的答案:“灵魂是永远不死的物质!”习近平能相信这是一个七岁小学生的答案吗?

 

关键字: 黄钰凯 民主 灵魂
文章点击数: 208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