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9/2017              

柴路:中国大陆竟然不准讲“尊严”

作者: 柴路


 

201718zunyan.jpg (440×253)

活出尊严(网络图片)

 


在汉语词典里,对尊严是这样解释的:尊严是指人和具有人性特征的事物,拥有应有的权利,并且这些权利被其他人和具有人性特征的事物所尊重。简而言之,尊严就是权利和人格被尊重。所以,尊严是个神圣的词。
 

其实,尊重人的尊严,就是尊重人权。不讲人的尊严,就是践踏人权。连人的尊严都不准讲,还有什么人权可言呢?在中国,人权虽然是十分敏感的字眼,但是,中国官方却总是三天两头在国际社会声嘶力竭地吆喝:中国是世界上最讲人权的国家。谁要是说中国人权状况不好,漠视人的尊严,笃定要遭到中国政府强烈抗议,如同“癞头顶上撒把盐——猴急犬吠”。他们会用自以为最有说服力的事实证明,中国人权保障最佳——13亿多的人口不再饿肚子,有了温饱。
 

中国主政者的人权标准就是:“不饿死人”。毛泽东在1959年中共“庐山会议”上谈到劳动报酬时说过:“报酬以不死人为原则”,“要培养共产主义风格,不计报酬”(李锐:《庐山会议实录》P59,河南人民出版社1995年1月版)。毛泽东死后,实行拨乱反正和改革开放,毛泽东的邪恶理念的桎梏略有宽松,国民经济有所发展,民生状况有所好转,与曾经饿殍遍野、人相食的毛时代相比,确实进步了不少,饿死的事件不多见了。现在回想起来,以“不死人”作为生存的基本原则,还是不寒而栗,太冷酷,太恐怖。
 

人的尊严,绝不仅仅是有饭吃,不被饿死,还有很多很多基本需求需要满足,譬如体面的劳动,自由的表达,人身和财产的安全,等等。让人非夷所思的是,就在前些年,中国官方竟然不准说“尊严”,就连国务院总理讲了也要被否定,被批判。2010年初,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连续三次公开强调过“尊严”。第一次是在2月12日中央春节团拜会上,温家宝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2010年2月13日《人民日报》)第二次是2月27日,温家宝与网友在线交流,新华网在线直播,温家宝说:“让老百姓活得更有尊严”,主要指三个方面:第一,就是每个公民在宪法和法律规定的范围内,都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自由和权利,国家要保护每个人的自由和人权。遗憾的是,翌日《人民日报》报道这条消息中,删掉了温家宝的这段至关重要的讲话内容。显然因为,“尊严”、“自由”、“人权”等字眼太刺激某些官僚的神经。第三次是3月5日,温家宝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再一次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人民日报》2010年3月16日1版)这被舆论界称之为,“尊严论”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政报告中。
 

既然国务院总理已经反复强调“要让人民活得有尊严”,那么,尊严就应该可以理直气壮地宣扬。当时,我在某报社做评论员,撰写了一篇《还农民工以尊严》文章,文中引用官方媒体报道的事实,某地政府工程拖欠数十名农民工工资多达数百万元,时间长达4年之久,屡次索讨无果。他们无可奈何,冒着隆冬的寒风,群体跪在政府大门前,恳求官家开恩,偿还血汗钱。我自我感觉文章写得不错,依法述理,并且顺应了国务院总理的最新提法,呼吁政府维护农民工的尊严,体恤劳动者的艰辛,立即偿还欠薪。然而意想不到的是,报社领导却把我的这篇文章“枪毙”了。
 

我很是不理解、不服气,就去询问原由。领导答复:上头传达了最新精神,媒体不准讲尊严。我说,国务院总理可是公开承诺“要让人民活得有尊严”的呀,我们的地方部门报纸怎么就不可以讲呢?领导说:“总理的那个提法欠妥。”于是我无话可说了,只能任由一篇得意之作胎死腹中。我注意到,在嗣后的一段时间里,大报小报均不再有“尊严”二字出现。而且社会上多有传言,说温家宝为“尊严”作了检讨。温是不是真的作了检讨,我们平头百姓不得而知,不宜妄言。

 

但我知道,温家宝因为肯定“普世价值”,的确被在网络上公开点名攻讦。2007年2月26日,温家宝在新华社刊发文章《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中说:“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同年3月16日,温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闭幕后答中外记者问时又一次做了同样的表述。温家宝宣扬“普世价值观”惹恼了中共高层一些要员,其中有人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以文革大字报的语式,上纲上线地对其批判。中共素来删帖成性,却对无端攻击温家宝的扯淡文章长期保留,这就说明了问题,其背后显然有意识形态界的大佬作祟。对此情况,温家宝心知肚明。2012年3月14日,即将卸任的他,在最后一次以国务院总理的身份与中外记者见面回答提问时,直言不讳地说:“在我担任总理期间,确实谣诼不断,我虽然不为所动,但是心里也不免感到有些痛苦。这种痛苦不是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痛苦,而是我独立的人格不为人们所理解,我对社会感到有点忧虑。”
 

尊严蕴含于人权的内涵和外延,在不准讲尊严的国度里,自然也就无人权可言了。即便在皇权时社会,人也是讲究气节的,“男儿膝下有黄金”,“宁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悉是崇尚尊严的体现。时代行进到了现代文明时代,中国官方居然还不准讲人的尊严,实在不可思议。他们希望中国老百姓都麻木无知,都忘却尊严,都逆来顺受,都膝盖骨疏松软化随时随地遵命“扑通”跪地。
 

不准讲尊严,源于中共治下的社会现实的必须。眼下的中国大陆,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司法、纪检机关可以不通过法律程序乱抓滥关包括律师、记者在内的无辜公民,进而刑讯逼供,制造冤假错案,甚至枉杀贤良;言论自由得不到体现,官方媒体不准乱说乱讲,私人网络空间(包括博客、微博、微信)被严密监控,稍有离“谱”,轻者被删帖、封号,重者被传讯、刑法;经济利益得不到维护,薪酬被克扣、拖欠成为常态,住宅被强拆司空见惯……在如此生存环境下,人的尊严已经沦为乌有。如果准许讲尊严,唤醒人民大众,争人权,讨尊严,那样,中共的集权统治岂不天下大乱?所以,万万不能允许讲尊严。

 

关键字: 柴路 中共 尊严 严禁
文章点击数: 63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