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3/2017              

巩磊:应努力寻求左右的联合

作者: 巩磊

那年去北京,在798艺术区等多处地方访友,有多个艺术家和其他人相继问济南民主广场的情况,才知道济南英雄山原来在外地还有些名气,后来接待过几波南方朋友专门来济i南四里山山考察一通。
 
其实在济南没有叫民主广场的,很多人甚至嗤之以鼻,说都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我周围的朋友也多次对我说去那个地方干什么,都是些人渣僵尸,文革余孽,只有危险而没有好处。
 
中国人没有选举权被选举权,无法参政议政,甚至莫谈国事,但是中国人一直有聚集一起指桑骂槐,甚至以目腹议的习惯。2000多年前有子产不毁乡校的开明,现在反而场所越来越少,济南四里山在全国也是硕果仅存,所以也就有了名气。
 
上海工人文革总司令部操盘手潘国平,他的地位和作用是在王洪文之上的。他在患绝症临死前胡平采访他。他很感慨的说:中国的左派右派民主派都上了邓小平的当。左派右派的根本诉求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追求自由、平等、人人当家做主的民主权力,反对腐败。而邓小平首先把文革中的造反派、保皇派、三种人统统打压下去,而民主派右派就一阵欢呼;造成对立。接着就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民主派右派就没有了同盟军。特别是在八九风波时,学生们非常可悲的明确提出坚决反对参加过文革的造反派参与进去,好像玷污了他们,甚至幻想以此获得当权者的支持。其实文革造反派很多是民主的追求者,他们的组织能力动员能力远在学生们之上。学生们失去非常重要的同盟军。这都是上了邓小平的当。潘国平痛心疾首的是现在似乎更无法愈合。高祥明一直希望找到契合点,我一直非常赞同他的想法和为此所做的努力。都是被喷了一身污名的被奴役的被剥削阶层,再互相撕逼,真是亲者痛仇者快。左和右有时候并不是泾渭分明,向左转多了就是右,向右转多了就是左,我们每个人平时是不是也经常左摇右摆。是的,毛左仍然强调人治,维护体制而不是改变体制,这更需要向他们传播真相,揭示极左奴役之路的实质,人类走向宪政民主的必然。在真相面前人们就会找到更大的公约数。
 
这次邓相超围攻事件,实际上应该成为济南左、右的契合点,所谓不打不相识。我非常钦佩鲁扬不追究打人者责任的声明,说明鲁扬的公民意识的民主理念非常深刻坚定,践行了非暴力不合作和刘小波先生的“我们没有敌人”的公民社会的包容和共存共赢,弥补社会各种派别集团势力的相互撕裂。他的这种垂范更应该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效法。
 
人们纸上谈兵时总是向往英国的海德公园,向往有个能畅所欲言的平台,英雄山已经存在了,那么是否找个机会尝试一下。比如演讲辩论的潜质、比如将来选举拉票,比如组建团队,比如面对粗暴的反击、比如遇到起哄和围攻,寻找受众。张月大姐反毛态度明确,直言不讳,近6年来坚持每天去四里山,没少受毛左的攻击,但是张大姐没有退缩,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者,毛左对她也是接纳认可,不再找她的麻烦。所以我们也应该去那里尝试一下思考一下。再说v那里星期六上午是济南市民自发的鸟事,可以看到各种鸟,那里的雾霾在济南也应该是最少的。
      
 左右的撕裂和对垒,得利的只能是权贵既得利益集团,如果左右实现了联合,那么离人们向往的自由民主幸福的社会只有一步之遥。
关键字: 巩磊 左右的联合
文章点击数: 76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