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7/2017              

闵良臣:纵容山东毛左上演闹剧根子在中共高层

作者: 闵良臣 闵良臣


 

2017113dengxiaochao11.jpg (499×359)

邓相超教授(网络图片)

 


 

 

正如大陆有关部门预料或叫“掐算好了”:一个舆论热点能打压就坚决打压,不要怕,很快就有下一个热点吸引这些网民吸引舆论,因此前一个热点也很快就会淡出人们视线。

 

果不其然,被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称作2016年最大的一个社会热点“雷洋案”刚退烧,2017新年初接着就来了一个围剿不过是发表几句自己观点的邓相超教授,弄得已经不是“满城风雨”,而是全世界都看到了。

 

一个正常人,只要还存一丝良知,还有一丝理性,在二十一世纪的人类,看到那疯狂的视频,你会有什么感想呢?反正我是觉得太可怕太恐怖,那一群毛左与文革行事作派毫无二致。我不知道济南那一堆执法部门是干什么吃的,为何不按“寻衅滋事”处理这群毛左?难道这个国家就是要采取这种方式有意纵容?济南执法部门是否接到内部指示,就是要借毛左之口侮辱说真话、追求真相的民主自由派?不然,那些毛左何以如此猖狂嚣张?当地警察又为何明显袒护那些无法无天的毛左!

 

不必讳言,今天的中国大陆撕裂很严重。是什么造成这种撕裂,追根寻源,就是没有实行民主,而凡没有实行民主的社会,也就没有真相,没有真相,是因为这个政权害怕真相,又因害怕真相,也就只能一直是欺骗。这个政权不知道,今天中国大陆在政治上无论怎样落后、反动,但在使用工具像电脑、手机以及包括很多观念上都不得不与世界接轨。如果像早几十年,把民众蒙在鼓里,民众也就傻不啦叽地生存、生活。可今天不行了,世界是个什么样,或说人类高度文明社会是个什么样,民众全知道;我们这种制度好不好,西方“普世价值”好不好,再也没法骗下去了。

 

邓相超教授是这个国家的公民,毋庸置疑。既然是公民,一个人的言论自由也是自由,理当受到法律保护。可大家看看他受到法律保护了吗?再看看那些公开围攻邓教授的毛左,居然能跑到他家楼下去闹事,这完全是当年文革闹剧重演,然而,济南当地执法部门没有说这些人是“寻衅滋事”。

 

这就告诉人们,在中国大陆,一个人是否犯了所谓“寻衅滋事”罪,往往并不是以扰乱治安秩序为标准。一群左上天的人打着毛的旗号,再怎么扰乱社会秩序,再怎么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执法部门都会容忍,甚至派警察加以保护;而即使一个人站马路边发出正常的呼声,比如要求官员公布财产,也会认定你是“寻衅滋事”而被拘留。是这样一种是非不分、黑白颠倒的社会,怎么能不撕裂!

 

毛左们早就摸准了中共高层的“脉搏”,吃透了习近平的心思:在政治上这个国家就是在大踏步地倒退,就是要走毛左们希望走的道路,因此,只要打着毛的旗号,再喊两句拥护中国共产党作幌子,什么非法勾当都能做,甚至可以无法无天。毛左们就不敢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因为他们知道,要求官员公开财产,没有攻击那些勇于批评毛泽东的民主自由派保险。

 

那一群毛左,值得评吗,当然不值得。看看他们的行事作派就知道,这完全是一群脑子进水的暴徒或叫脑残,而暴徒或脑残有什么好评的。要评,就应该评那些纵容这种严重侵犯邓相超教授公民权行为背后的一股势力,包括山东省政府、政协、济南执法部门,尤其是邓相超所供职的山东建筑学院。

 

政府部门包括大学不知道应该保护言论自由?不知道像那群毛左那样做是违反法制的?显然说不通。全都是为了政治需要,全看上级“怎么说”。只要政治需要,别说一个邓相超,也别说他是什么教授、参事,就是一千一万个邓相超,就算他有再大的学问,为了政治,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在政治高于一切的国家,所谓言论自由,只能是一句欺世盗名的幌子。而一个言论自由不能受到保护的国家,按照自己的思想发表言论就是“危险的买卖”。

 

 

了解人类进步史的人都知道,若按对人类思想进步贡献大小的书籍来排名,据本人所知,即使挑出50本(甚至比这个数字还要小),也一定会有英国约翰·密尔在1859年出版的《论自由》。这本伟大的小册子,译成中文后尽管只有32开本一百来页,但其思想光辉足以照耀人类万世。

 

虽然只有一百来页,虽然只有数万字符,尚不如一篇博士论文的长度,但其思想的博大几乎无与伦比,因此,我这里只想从《论自由》中挑出一句,看看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再来对照一下那些脑子进水的毛左,尤其是纵容他们的山东省政府、省政协以及当地那些执法部门包括邓相超教授所供职的学校。我不相信,纵容毛左的那些部门以及山东建筑学院脑子也都进水了。

 

《论自由》第二章,讲的是“论思想言论自由”。开篇不久,就说了这么一句:“如果整个人类,除一人之外,都持有一种意见,而只有那一人持有相反的意见,人类也没有更好的理由不让那个人说话,正如那个人一旦大权在握,也没有理由不让人类说话一样。”(英文原文:If all mankind minus one were of one opinion, and only one person were of the contrary opinion, mankind would be no more justified in silencing that one person, than he, if he had the power, would be justified in silencing mankind.)

 

上面这句中文译文,引自孟凡礼先生2011年8月在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的译著《论自由》第18页。我们再来看商务印书馆1959年3月出版的这本《论自由》对这句话是如何译的:“假定全体人类减一执有一种意见,而仅仅一人执有相反的意见,这时,人类要使那一人沉默并不比那一人(假如他有权力的话)要使人类沉默较可算为正当。”(第19页)

 

相信一个正常的读者一定读得出来,两种译文的意思大体相同,只是孟凡礼先生的译文更顺口更通畅些。

 

那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请允许我用更加白话而又符合中国北方语系人们口语地再叙述一下,这句话就是说:一个人的意见,即使与全世界所有人的意见都不相同,全世界也不能因此不让这个人把他的意见讲出来,就像假如这个人他再有权力,也没有理由让全世界的人保持沉默而不说话。

 

有了这句经典,对照山东济南那一群毛左以文革胡闹的方式围攻邓相超教授是对是错,不是一目了然吗?而这么一目了然的是非,济南有关部门包括邓相超供职的学校为什么判断不出来?如此纵容毛左们胡作非为,考虑过后果吗?难道这个国家有那么一些人就是希望在中国大陆再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文革?!

 

文革爆发五十余年,结束也有四十年了。文革给这个国家带来的是利是弊,早有定论。然而我们都看到了,由于种种阻力,一直没能认真清算文革的错误尤其是罪恶,让很多愚民以为文革是必要的,因而也是正确的。这不正是有很多人担心中国大陆还有可能发生第二次文革的理由吗?

 

可以想像,如果真的再有第二次文革在中国大陆爆发,其惨烈程度绝不会低于第一次。虽有识者认为,文革使中华文明大倒退,但这个饱经磨难的民族毕竟还是挺了过来,尽管整个国家满目疮痍,中华民族遍体鳞伤,经过文革结束后头几年有限度的实事求是,又给这个国家的民众带来一点希望一点盼头,使得整个民族的元气多少有点恢复。

 

可谁也没有料到,因种种说得说不得的缘故,中国改革半途而废,到了近年,更是大踏步地倒退,让这个国家很多人再次陷入迷茫,导致思想观点、信仰追求出现严重撕裂状态。而像此次济南那群暴徒式的毛左,如果是在文革,邓相超的生存权还能有保证吗?听听他们叫嚣的口号:“谁反对毛主席,就是人民的敌人!”“邓相超必须向全国人民认罪!”“邓相超侮辱毛主席罪责难逃!”“邓相超不投降,就叫他彻底灭亡!”

 

毛左的这些“权利”是谁赋予的?如果他们没有这种权利,那么如此肆无忌惮地攻击一个公民难道不违法吗?如果回答是否定的,为什么没有执法部门出来制止?殊不知,邓相超教授当真被那一群毛左弄到“彻底灭亡”之时,也就是中华民族彻底灭亡之日!

 

难道有些人就是想让这个民族跟邓相超教授一起“彻底灭亡”乎!

 

2017年1月8日,11日修订

 

 

关键字: 闵良臣 中共 文革 毛泽东 毛左 邓相超
文章点击数: 138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