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7/2017              

黄钰凯:专制帷幕下的“话剧”永远在路上

作者: 黄钰凯 黄钰凯


 

2017113renminribao.jpg (550×367)

话剧般的民主生活会(网络图片)

 


 

就在《人民日报》2016年12月20日刊登《别把民主生活会开成话剧》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2月26日至27日召开民主生活会,各位政治局委员“进行自我检查、党性分析,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研究加强党内政治生活和党内监督的措施。”习近平在讲话时强调:“中央政治局要在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方面为全党作表率,做勇于自我革命的战士。要坚持实事求是,勇于批评和自我批评,勇于听取不同意见,及时改正错误。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不仅对下级要敢用,对同级特别是对上级也要敢用。不能职务越高就越说不得、碰不得。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要多用、常用、用够用好,使之成为一种习惯、一种自觉、一种责任。”

 

《人民日报》的文章说,有的单位为了让民主生活会表现出“辣味十足”的样子,提前“彩排”,会前反复“打磨”批评意见,做给领导看、演给媒体看,看似真刀真枪,实则心照不宣,达不到红脸出汗的效果,更难奢望其会后能够整改落实。政治局的这次民主生活会是否也开成了“话剧”?虽然他们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国家机密,但母庸置疑,专制帷幕下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必定是表演秀,“话剧”永远在路上。

 

党的制度明文鼓励“彩排”,《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规定,“民主生活会召开前要广泛听取意见、深入谈心交心”,这就为“会前反复‘打磨’批评意见”创造了条件。新华社的会议消息说:“会前,有关方面作了准备,对贯彻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落实加强作风建设措施的情况进行了梳理,就中央政治局加强自身建设在一定范围征求了意见,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同有关负责同志谈心谈话,重点围绕维护党中央权威和党的团结、开展党内政治生活、自觉接受监督、廉洁自律等方面进行查摆,撰写了发言材料。”不知道政治局委员的发言材料是否经过习近平的审查,但经过“彩排”是肯定的。

 

在专制政治生态下,才有习近平所说的“职务越高就越说不得、碰不得”。官员只对上级负责,不对选民负责,与上级的关系是人身依附关系,他怎么能“敢于批评”?他的“批评”只能纠缠于表面现象和枝节问题,甚至批评领导“不注意休息累坏了身体”,“不注意团结女同志”。一旦你真的批评了领导,就是你没有维护“核心”的权威,就是你对党没有“绝对忠诚”。习近平说“对党忠诚,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政治局委员们不难理解要“具体”到哪一个人。

 

在专制政治生态下,无论是大臣还是皇帝,都没有“自我批评”的资格。皇帝之所以能‘打江山坐江山’,是因为‘奉天承运’,是因为“人民的选择”。这就不能犯错误。犯错误,就不是‘天之骄子’了,就不是“伟光正”了。也因此,皇帝决不能“自我批评”,更不能忏悔,最多只能后悔,比如“悔不该酒醉错斩了郑贤弟”。表面上看,这似乎是检讨自己。但那责任,却全在酒。说到底,还是不负责任,因为他根本就负不起。

 

即使是伟大领袖毛泽东也负不起。对于饿死了几千万人的责任由谁来承担,1962年1月11日中共秘密召开了全国县级以上领导参加的“七千人大会”,参加会议的人认为毛泽东要出来承担责任了,可能宣布给彭德怀平反。当县太爷们在大会筹备处领到材料袋时,发现里面有毛泽东推荐的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两首诗,作者是“民革”成员钱昌照。一首是《芦台农场》:“麦苗肥壮谷登场,谁信当年一片荒?排灌齐全轮作好,芦台今日是粮仓。”另一首是:“薯曝墙头菜挂檐,棉田片片麦无边。农村活跃歌声里,绿女红男夕照前。”此时的毛泽东仍然在赞美农业形势大好,祖国处处丰收,没有一点要自我批评的意思。

 

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代表中央做报告时,甩开经过毛泽东审查过的报告提纲,把自己在湖南搞调查时的见闻插了进去,借农民的口说出“三分灾害七分人祸”。这时毛泽东不得不做“自我批评”:“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我不是要别人推卸责任,其他一些同志也有责任,但第一个负责的应当是我。”但是,毛没有说他到底犯了什么错误,只强调自己没有抓经济工作的经验,他说:“别人比我懂,少奇同志比我懂,恩来同志比我懂,小平同志比我懂。陈云同志,特别是他,懂得较多。”他同时批评有些省委书记“不让别人讲话”,“听不得相反的意见,批评不得”,在会上大谈加强民主集中制。

 

毛泽东都担不起的,各级官员也担不起。何况“受命”的是皇帝,“亲政”的也是皇帝,怎么能向各级官员问责?不能问责,就只能“问罪”,县委书记们要向中央部门领导、省委书记和市委书记问罪,一名县委书记在大会发言:“毛主席绝对正确,有些事办错了,也是歪嘴和尚念错经,是下面的错。”各级官员没有责任哪来的罪,罪责不明,就只能“诛心”,就是问动机:“大家的出发点是好的,只是赶英超美的心太急”。大会整整开了28天,大家在分组会议上都痛哭流涕地做了“自我批评”,最后把责任推给了“分散主义”(在中央下达的粮食收购指标上层层加码)。大会结束后,“分散主义”喊冤叫屈,也负不起饿死几千万人的责任,中共又把责任推到了“三年自然灾害”身上。在雾霾都成为“气象灾害”的今天,“三年自然灾害”只能冤枉到底。

 

从延安整风到现在,以批评与自我批评为主要内容的民主生活会制度已经完善为话剧《动物界民主生活会》。螃蟹:大家都说我是横行霸道,确实,我也感到这样不好,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一看就是有痞子习气,以后一定要转变作风。龙虾:我没有进取精神,连走路都是后退,这样怎么能达到目标,实现理想呢?以后一定要与时俱进,开拓进取。兔子:我总是害红眼病,看不得这个,看不得那个,其实人要知足,知足常乐,我一定要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兔生观、价值观。狗:我也说说我的缺点吧,我其实一直是夹着尾巴做狗的,保持低调,但有时也会发发狂犬病,狂喊狂叫,惹得大家不安,以后我要按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克服狗性坚持党性。

 

2013年9月23日至25日,习近平在河北省亲自导演了《动物界民主生活会》,河北省委常委班子成员在批评与自我批评中,极力回避集体腐败问题,背诵了“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的潜台词,为全国各级党组织提供了一个“彩排”样本。随着河北省委组织部长梁滨的落马,已有包括省委书记周本顺在内的4个常委到监狱里开民主生活会去了。现在看看他们当时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台词,真是恶心极了。

 

等级制是极权制的实现形式,面对决定自己政治前途的两级皇帝,面对摄像镜头,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多么虚伪。这样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可能内化为一种特殊的权力经济的交易方式,也可能堕变为权力内战的一种新的形式。实际上,习近平也不需要政治局委员真的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他只需要一个政治表态——拥护和效忠“习核心”,并以此敲打“每一个党员对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都要心存敬畏、严格遵守”。

 

 

关键字: 黄钰凯 中共 民主
文章点击数: 132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