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权双周刊》 】  时间: 1/26/2017              

郭宝胜:2017年,中共的不安全年

作者: 郭宝胜 郭宝胜

新年伊始,习核心就做出了众多异常动作,一是习近平在近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强调,2017年是中共和中国历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一年,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二是习近平又添新头衔,担任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主任,全民皆兵的军国主义时代似乎马上就要来到。这两件事情,都说明2017年对中共政权来说是来者不善的非常之年,专制者的确体验到了摇摇欲坠的濒死状态。

首先,习核心为什么说“2017年是中共和中国历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一年”?这主要是因为今年要召开中共十九大、今年中国经济继续走下坡路、加上美国新总统川普决心要与中国打一场贸易战,这一切国内外的因素使习政权颇感到2017年不仅非常特殊,而且对政权的存亡来说意义重大。中共政权目前面临的众多挑战因素,无论海内外的哪一个,如果处理不当,也许就成为中共政权坍塌瓦解的导火索。

中共十九大将是高层激烈权斗白热化的顶峰,内斗有可能引起内乱,所以对中共政权来说也是一个难关。虽然习近平在去年底的中共六中全会上确立了“习核心”的名号和地位,完全凌驾于其他常委之上,并使中共自邓小平以来的集体领导改为个人独裁,但由于习近平自上台以来的大面积反贪、残酷清洗、剧烈帮派权斗,党内对其不满者大有人在。十九大将确定习近平是否连任和延长任期,是否会实行终身制或总统制。习近平将进一步扩大和延续自己的最高权力,但这一企图将与党规和他人权力产生冲突,所以十九大布满凶险、前途莫测。

中国经济自改革开放,近年来已经连续7年下滑,2017年经济形势也不容乐观。由于环境污染、人力成本和美国吸引外资等因素,中国资本外逃会越来越严重,最近中共加强外汇管制就说明这种情况。中国过去5年积累的债务已经相当于经济产值的60%,由于股市、汇市、债市的下跌,会加快债务泡沫的破裂。自改革开放后中共政权合法性很大程度上建立在经济发展和GDP的增长上,如果经济放缓或停滞,其政权就要岌岌可危了。

川普上台后,由于竞选前的承诺和经济顾问的指导,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不可避免。对中国商品征收高关税、诉诸国际诉讼、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等等,对以出口为经济主干的中国经济来说,会有毁灭性的打击。最近习近平不得不到处讲“要合作不要对抗”“要全球化不要孤立主义”等,都说明习政权极其惧怕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而贸易战的开打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届时国内经济会极其衰败,中共政权也将风声鹤唳了。

由于以上这些因素,加上中国各地民众、维权律师、退伍军人、失业工人、被强拆民众等抗议此起彼伏、风起云涌,台湾、香港、新疆、西藏等分离势力越来越壮大,南中国海与美国等国的争斗已经是剑拔弩张、硝烟弥漫,致使中共政权在2017年颇感不安全、甚至如同在火山口上一样。这一切,使得习核心不得不在新年之初就强调“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而所谓政权安全、制度安全,实际上就是打着社会主义制度名义的共产党一家之权力和地位,中共极其担心其政权被民众颠覆。

为应对2017年的政权危机,军国主义成为习政权的选择之一。军国主义不仅可以发展军工挽救国民经济,而且可以应对美国和国内民众对其政权的挑战。所谓军国主义,是指国家整体上崇尚武力和军事扩张,把国家完全置于军事体制和军事控制之下,使政治、经济、媒体舆论等国家生活的各个方面均服务于扩军备战和对外战争的思想和政治制度。

在国内统治上,军国主义使专制独裁达到极致、全面法西斯化——公民人权、私权被剥夺殆尽,毫无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和政治自由,对政府和中共稍有微词即遭到残酷镇压;社会上宣传极端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甚至种族主义;媒体舆论上五毛、义和团当道,天天叫嚣武统台湾、挑战美国、占领日本,对毛泽东稍有不恭,即遭围攻与殴打……

在军事制度上,习近平不仅是军委主席,而且在去年有了一个新头衔——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总指挥。这是军政与军令的统一,而这一现象,只有在战争年代才发生。习总指挥的军政军令统于一身,不仅标志着他要作毛泽东第二,要在具体的战争战役中运筹帷幄,而且标志着他有意要让国家随时进入战争状态。

军国主义的特征还有就是社会上宣扬军事第一、全民皆兵,将军事渗透到民众的日常生活当中。2015年5月26日中国发布的《中国的军事战略》白皮书强调了毛泽东与习近平有关“全民皆兵”的概念,并要建立完善的全民国防动员系统。近期习近平担任主任的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旨在为军民一体、军工至上、军事第一的未来的军国主义铺路。官方新华社报道称:“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是中央层面军民融合发展重大问题的决策和议事协调机构,统一领导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向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负责。”

全民皆兵、军工至上的军国主义经济,在中美贸易战已悄然来临、中共肯定受挫并雪上加霜的2017年经济形势下,也许能回光返照、辉煌一时。例如希特勒时期的德国军国主义经济,完全以国家计划经济为主、以军事发展为目标,大力发展军事工业及相关重工业,从而也带动了国家经济的整体发展。当然,军国主义经济是饮鸩止渴、最终是会毁灭国家民族的,如同希特勒的第三帝国最终土崩瓦解一样——走军国主义道路的国家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但按照中共的逻辑和发展趋势,习核心在应对政权安全、中美贸易战、扩大内需、扩军备战等形势驱使下,实施军国主义已经成为挽救中共政权的不二选择。

总之,习近平在2017年初强调国家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制度安全,并担任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主任,都可视作中共对其政权的存亡极其不自信、极其恐慌的反应。深感不安全的习核心及其党羽,如果一意孤行、与历史和人民作对到底,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如东京大审判、纽伦堡大审判等人类历史严厉的公义审判。

关键字: 2017 不安全年
文章点击数: 83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