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9/2017              

陈永苗:美国民国复交与三方会谈机制建立

作者: 陈永苗 陈永苗

 蔡英文过境美国,美国重量级议员,共和党前总统候选人克鲁兹说,台湾是美国最重要的盟友。蔡英文给川普总统宣誓就职的祝贺文告中,宣布美国是台湾最重要的盟友。美国民国互认最重要盟友,美国民国共同体再次成立了。

 

   49前,美国与民国那么多双边协议没有作废吧,可以构成美国民国共同体的基础,尤其是中美航海通商条例,可以说几近邦联。一系列最亲密的双边协议,可以说是美国民国共同体的国际法依据。

 

   台湾第一次成为世界历史的枢纽。不管如何,共和党在台湾上的努力都是对的。万变不离其宗。美国打台湾牌,牌的名字叫“中华民国”。

 

   我认为,美国一直把中华民国叫成台湾,是为了避开中共的忌讳,屈就于中共。这也是美国出卖盟友的表现之一。因为中共不喜欢让中华民国这词出现,国际社会在公开场合只说中国,隐藏了中国就是中华民国,如此屈就于献媚于中共。而在国际法上,国际组织的各种法律文件上,中国就是民国,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退出tpp。退出联合国。以民国为枢纽,美国民国重建新秩序。因为损坏了旧秩序的是共党,所以得用民国为枢纽。为药。民国在这个重建新秩序中怎么其作用呢。解决了最短板。对于美国对全世界的历史使命,世界历史精神使命而言,全球共和国而言,美国民国共同体是关键一步,天王山的一步。

 

李世山:东西方民国美国构建普世价值世界秩序,二战后就应该如此,可惜被杜鲁门政府破坏了,今天重新开始。我认为,在二战后作为开始的时间,有道理,那时候美国民国几近成为中美邦联。

 

共党对川普说,别拆联合国和TPP,让我装逼世界老二并且直逼老大,给国内看,就装个逼,不要当真,不然不好办。川普大手一挥,全拆了。二战后的尤其冷战后全球经济自由化新秩序舞台,共党成功假装为二当家,搞得大当家都受不了。

 

半真半假成为二当家,说明共产党秩序的比重也到了二当家的地步,因此全球新秩序的重建,就是用民国消毒,把第二大的病毒板块给杀毒了。是为全球民主宪政秩序的保守,就像川普与美国共和党是美国宪政秩序的守护者一样。

 

国民国复交让美国恢复在中美关系的主权决断。在川普当选,川普和美国共和党在中美问题上的表达,都在于让美国伟大,美国应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会将就中共的态度,他们极端反感和厌恶基辛格系“听北京的意见”。德国公法学者卡尔.施密特在《门罗宣言》中辨析出美国主权的决断力。美国建国后,一系列外交关系,地缘政治走向,包括是否参加两次世界大战,都是美国说了算,美国利益最大化。美国主权之决断,一以贯之。可以说,美国是国家主权决断力最强大的国家,“唯我独尊”的堪比罗马帝国。但这一伟大的趋势在与中共建交后,打了折扣。中共使美国不再伟大。至少在美国精神的信奉者看来如此。特别清楚的证据就是川普和美国共和党对台湾的举动,每次都对基辛格系和中共的羁绊要求冷酷地反唇相讥。美国应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美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是美国未来几年对华关系的主旋律,而且针对过去的打折,会过正以矫枉,比正常进程更加偏激。过去中共的窃窃自喜,终于要遭到惨重的报应。这种矫枉之过正的好处,会落在民国台湾身上。正是抛弃民国台湾,把美国关于中国的美好想象押宝在中共身上,才使美国丧失主权决断力。这也是美国应得的报应。第一步应该扶持民国台湾,美国民国复交,恢复双重代表权局面,为崩溃后的大陆留得后路,这样美国就不会因为当心大陆奔溃后局面难以收拾,而被迫参与中共维稳体系。

 

让“美国再度伟大”者看来,是中共,是中美建交使美国蒙羞蒙尘,不再伟大。也就是说这是美国政治神学上的“替罪羊”问题。事关美国的国家根基。中共与苏联比较起来,美国对苏联进行的是冷战,是美国国家之外的争战;而中共躲在一个中国(民国)的法律框架下,不动声色地内在于美国,成为美国内部的阻碍因素,如此应证了我在《美国需要美国民国命运共同体》中,所描述的美国内部的中国(民国)性。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共大陆被苏联的分支中共占领,美国认为自己“失去了中国”,其国家自我认同上遭受重大打击,“美国都差点不成美国”,引起整个系统崩溃。后来中美建交,美国以为“重新赢回了中国”,结果发现引狼入室,自己“国将不国”,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叠加共振,其愤怒能力将是十分巨大的。

 

   美国民国是孪生兄弟,是命运共同体,但其中间有着“长子权”之争。中共披着中国的外衣,有着让美国失去“长子权”的危险,想取而代之,掌握全球主导权,主张所谓的“中国模式”,提出所谓的“全球命运共同体”。这个“长子权”争竞的故事,让人想起《圣经》中以扫与雅各布的故事,以扫因为一碗红豆汤,漫不经心地把宣誓把“长子权”让给雅各布。而经济全球化中美国贪恋中国低人权优势的市场,就是一碗红豆汤。雅各布穿上以扫的皮毛衣,手腕上伪装上毛,骗取父亲艾萨克的祝福,从而长子权到手,于此相似的是,中共穿上中国的古老外衣,从而试图压到美国,攫取美国的“长子权”。

 

 美国前副总统钱尼的国安顾问叶望辉与川普团队成员关系密切,昨他提到川普上任后的台美关系,强调台湾不用担心未来川普政府的走向,并透露未来美国除了与中国进行谈判,台湾也会在其中。中美谈判会听台湾的意见。三方谈判会议模型形成。

 

 没有台湾参与其中,与中共谈个屁,吃暗亏的又是傻逼美国。把民国台湾引入中美谈判现场,成为三方谈判。川普认为中共是个谈判的泥潭,不能与中共谈判,要让中共琢磨不透。那么如果假装要谈,就要让民国台湾同时在谈判桌上。

 

   如此美国是与整个中国,包括大陆和台湾都在内的中国一起谈,从一方面看,是三方会谈,从另外一方面看,是美国与整个中国的会谈,是一个国家与另外一个国家会谈,如此才符合美国维持现状的要求,要不然一个上得了谈判桌,一个上不了,还叫什么狗屁维持现状。在谈判桌上,可以有中国的两个代表,哪一个更符合美国民国共同体利益,就由那个决定性代表。如果中共拒绝民国台湾参与,美国也就按照川普的看法,老子才不跟你谈。

 

川普上台中美关系的谈判,不管是往美国方向拉,还是往中共方向拉,都是毫无意义的,没有生长力和历史意义的。而在最短板处,美台关系处施力,以一当十,事半功倍,巧力破千斤。

 

    2017119明山会的晨明向美国总统川普呼吁说,明山会晨明曾于2000年前建议中华民国与美国复交,自从Trump宣布参选美国总统后更积极以个人的看法,向Trump提出主张:「如果要让美国再一次伟大,美国应该要与中华民国(Republic of China)复交,才是让美国重返荣耀的最伟大的决策,Trump总统如果付诸行动,必定可以成为是最有胆识、最有能力、且将名留千史的美国总统。

 

 

 

 

关键字: 陈永苗 民国 台湾 国体 美国
文章点击数: 82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