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2017              

张建德:没有任何主义、制度和政权不可以被质疑!

作者: 张建德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2017131piping.jpg (400×250)

不该禁止的言论自由(网络图片)


 

人类所有的思想、主义、理论、制度、组织、政权、文化、文明等等,都是由不同地域的不同人群不断创制生成和逐步更新演变的。不同地域和国家的民众,才是各种思想主义、理论制度、政权组织和文化文明的创造生成者和推进发展者。所以,如果某个地域、民族和国家的民众,如果被剥夺了创造新思想、生成新主义;创造新理论、生成新制度;创造新组织、生成新政权;创造新文化、生成新文明的自由和权利,而长期受到一个思想主义、理论制度、政权组织和文化文明的强行管制,那么,这个地域、民族和国家就极有可能会出现:辉煌一时、繁荣短暂、停滞不前、僵化腐烂、恐怖黑暗、动荡混乱。

 

中国的易道哲学早就为我们揭示了生命世界的运动特性和发展规律:孤阳不生、孤阴不长;至阳则枯、至阴则腐。一种生命力量,如果没有其它生命力量的互动、竞合、变易、平衡、助推、转化,自己就没有生化延续和进步发展的可能。

 

动植物界的博弈和共生关系尽管有些残忍和血腥,但也逃脱不了阴阳变易与平衡的共性和规律。人类历史上的各个没有制衡力量的神权和王权主义统治,一再诠释和验证了这个共性和规律。缺失制衡的神权主义和王权统治,尽管曾经有过各自的辉煌和繁荣,但总是昙花一现,时间很短,也总是极少一部分统治阶级的辉煌和繁荣。而广泛多数的百姓民众在更长的时间里,都一直被统治者所愚弄、欺骗、压制和奴役,都长期在黑暗和贫穷的状态下,慢慢煎熬、苦苦挣扎。最终就是让整个社会,要么处于停滞不前与全面黑暗中,要么处于治乱和兴亡的更替轮回中。

 

中国也不例外,也不可能出现例外。不说久远而漫长的封建和帝王统治史,也不谈“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冰冷史实。就拿中国新权建政的前30年,不就是因为长期死守一个理论主义和一个思想指导,而缺少思想和主义的平等互动与竞合交锋,就让中国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各种运动浩劫和贫苦艰难吗?

  

而改革开放,从实质上来讲,就是对原来所坚持的主义理论和指导思想,进行了一次潜移默化的变通。如果我们死死抱住那个主义理论和指导思想的教条不放,就不会有中国真正的改革开放。

  

比如中国所坚持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毛泽东思想指导及其社会主义制度等等。我们可以想想看: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对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怎么规定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实践,与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所要坚持的社会主义,其内核与本质是否一致和相同?

这一点,我想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事实上,我们现在所谓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特色的关键所在,就是西方的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就是对原来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社会主义,在本质上的完全否定和彻底抛弃。可以说,这个特色,是明显具有西方资本主义性质的特色,而不是中国的什么传统特色。这个特色,就是从内核和本质上,完全否定和彻底抛弃了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社会主义。

 

但正是这种完全否定和彻底抛弃,正是对中国民众百姓劳动创造的自由释放,才有中国经济和社会后来30多年的突飞猛进和发展奇迹。

  

邓小平先生当年提出“不要争论姓资姓社”及其有关“黑猫白猫”的说法,就是对束缚和限制中国发展的原有主义理论和单一指导思想,进行了一次策略性的否定、反对、破解和抛弃。后来,邓公又提出“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一说法,就是进一步彻底否定和完全抛弃了“主义理论和指导思想才是硬道理”的教条管制。如果没有这种对原来思想主义教条管制的否定、反对、破解和抛弃,就不可能有后来中国经济和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中国就可能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成为人类现代文明的臭硬石头与肮脏蛆虫。

 

所谓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就是对原有主义理论和指导思想的大胆质疑、本质否定和坚决舍弃。

  

从表面和形式上来看,邓小平先生是四个基本原则的提出者和坚守者, 但从内核与本质上来说,除了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一权力实践之外,邓小平先生是社会主义道路、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毛泽东思想的否定者、反对者、抛弃者和背叛者。可正是这种对原有主义理论和指导思想的实质性否定、反对、抛弃和背叛,才让中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和日新月异的发展,才奠定了邓公在中国历史上的丰功和伟绩。

  

我在多篇文章中一再强调:中国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是西方的自由要素、市场经济和科学技术,而不是坚持什么主义、某某思想、谁谁领导和怎么专政。因为,前30年我们对那个四项基本原则的坚持,远比改革开放以后的坚持,更完全、更真实、更彻底、更坚定,但却没有让中国真正发展起来。反而是后来对那些坚持进行了虚扬实弃的变通,让西方的自由要素、市场经济和科学技术,改头换面、暗度陈仓地潜入中国,中国才得以进步和发展。

 

谁也无法否认,中国经济与社会进步和发展历史轨迹是:政治坚持变通一点,强制和垄断放松一点,百姓民众自由谋生和创造生活的权利增加一点,市场交易就扩大和便利一点,生产和生活就提高和发展一点。

  

而世界所有政治僵化和政权破败的历史轨迹是:政治坚持顽固不变,强制垄断变本加厉,百姓民众自由谋生和创造生活的权利和空间逐步后退缩水,市场交易的层面和范围逐步缩减受困,生产和生活就会出现停滞和倒退,社会陷入全面黑暗,经济面临整体溃败。

  

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的所有成就,就是从实质上、在实践上,不断质疑、否定、抛弃和远离原有主义理论和指导思想的结果,也是不断释放市场空间、不断释放公民权利和创造自由的结果。

  

如果我们弄不清中国进步的核心动力是什么,搞不明中国发展的基本要素是什么,或是我们混淆甚至颠倒了中国进步和发展的核心动力和基本要素,把限制和阻碍中国进步和发展的那个什么主义、某某思想、谁谁领导和怎么专政,当作中国进步和发展的政治保证与核心动力,而把西方的自由要素、市场经济和科学技术,看作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诡计和西方反华势力的阴谋。那么,不要说什么继续进步和持续发展,中国经济的停滞倒退和社会的黑暗混乱,将为期不远,已近在眼前。

  

另一方面,随着改革开放而逐渐放开的公民自由和权利,也要求有一个新的自由规则和民主制度与之相适应,也就是要求在上层建筑层面,由内而外、由里及表地进一步彻底否定和完全抛弃原有主义理论和指导思想,而不是背道而驰、恰恰相反:把在本质上和实践中已经被虚无化和边缘化的、那个破败不堪的主义理论和指导思想,再当作宝贝似的捡收起来,洗洗涮涮、补补染染,野蛮强硬地套在现代生活、现代秩序和现代文明的身上。

  

但从当前的政治态度和施政方向来看,我总是感觉,当局仍然没有弄清中国进步和发展的核心动力是什么,也没有弄清今天整个世界的文明趋势和文明方向,而是要拿过去对敌斗争不断胜利而积累起来的自信和经验,拿旧社会、旧制度下指导革命和斗争的主义理论和指导思想,拿旧秩序、旧环境下的威权政治和家长作风,来应对当前的新环境、新问题,来阻滞新思想、新主义、新理论、新制度、新秩序和新文明的生成。这才是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和危险。

  

新的人权秩序、人道主义和人类文明,就是真真切切的以人为本,就是以保护人类的最大自由和权利为核心的一系列社会伦理、道德、法律和制度。这一系列伦理道德和法律制度的逻辑起点,是每一个独立而个体的社会公民,逻辑支点是自由平等和公平正义,逻辑路径人权法治和民主宪政,逻辑终点是和谐稳定和富强繁荣。在自由平等和公平正义的支撑和保证下,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对原有的任何思想主义、理论制度和政权组织,提出各种质疑批评和反对意见,并按照共同认定的程序和规则,来推翻和颠覆原有的制度和政权,组织建成自己的制度和政权,开创民族和国家的新事业、新文化和新文明。

  

这样,人类社会在自由平等和公平正义的规则下,终于摆脱了原有思想主义、理论制度、政权组织和文化文明的束缚和限制,可以不断更新和创建自己的新思想、新主义、新规则、新秩序、新政权、新制度、新文化、新文明,实现了由神权、王权、党权等威权等级秩序,到人权秩序和自由平等的伟大转变。

  

人道主义和人权秩序,是人类社会的趋势方向和最新文明。人类经过数百万年的原始进化与数千年的朦胧摸索和蒙昧试错,才最终找到和验证了促使人类更快进步的这个趋势方向,创建和发展了促进社会良性发展的最新文明。我们有理由相信:一个全新的、和平稳定与和谐文明的世界,将越来越近,为期不远。

  

回望中国,一个皇上、一群朝臣;一个帝王,一帮奴才,已造就了中华民族的一幕幕历史悲剧:血泪汇通大王路,一将成名万骨枯;辉煌荣耀帝王府,艰难贫困百姓哭。

 

因为我们一直对四项基本原则的一项原则进行了真实而顽固的坚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致使今日之中国:官家钱财堆成山,特供福利双保险;权贵资本吸血汗,民生民创日艰难。

 

可尽管如此,权贵集团仍不满足,仍然要把自由文明和人权平等,视作西方的敌对势力和洪水猛兽,仍然把西方文明世界对中国善意而温和的民主推进与和平演变,污为反华行动和颠覆中国,仍然拿片面而绝对的集体主义、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来压制和剥夺宪法赋予公民的各种人权自由和政治权利,仍然以维护稳定为名、拿煽动和颠覆国家政权之罪,来打击和摧毁公民不同的政治异见和权利诉求,来践踏社会的公平和正义。

  

请问:中华文明,路在何方? 在那些僵尸主义和僵化思想上?还是在那些空洞理论和老调陈词上?在那个集权复辟和威权秩序上?还是在那个政治坚守和垄断管制上? 

 

人类文明的进程和规律告诉我们:没有任何主义、制度和政权,不可以被质疑、反对和颠覆。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自由公民,应该拥有自己独立而完整的言论、出版、结社、组党、选举、建政和示威、游行等等自由和权利,拥有对任何思想主义、理论制度、组织政权和文化文明,进行质疑、批评、批判、监督甚至是推翻、颠覆的权利。当然,这一切权利的行使,都应该在公认的人权规则下进行。

 

在自由文明即将照亮整个世界的今天,难道我们还要让一个主义、一个核心;一个领袖、一个政党,继续成为中国伟大转型和文明进步的阻滞、藩篱、牢笼和枷锁吗?

 

关键字: 张建德 中共 质疑 批评
文章点击数: 414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