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2017              

陈永苗:台湾是川普与共和党的共同点

作者: 陈永苗 陈永苗

  六四事件后西方各国一致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且外交上不排除和中国决裂,与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复交,联合国并考虑将中共除名,恢复中华民国代表中国的席位。由于没有足够重视台湾在世界历史的枢纽作用,不到一年又退入绥靖政策中。

 

   台湾问题是川普和共和党共同交织的生长点。前一段子川蔡通话,共和党大佬纷纷支持。川普主内,共和党国会主外。

 

    美国政界很流行的一个看法是:既然中共都可以和南北韩同时建交,那么美国为什么不能与中华民国建交,与两个中国同时交往。

 

   美国官方及学术界近年发生的一场对华政策大辩论,也对其对华政策产生了深远影响。这场大辩论是自1989年以来规模最大、也最深刻的一次。参与者有美国对华问题专家、国际政治和外交学者及前政府官员等,主题是:美国的与中国接触政策(policy of engagement)是否失败?现行的中美关系可否持续?下任总统应否改变对华政策?辩论中,即使是维持现状派亦不满意近年美国的对华外交,只不过他们认为,问题在于未能有效贯彻对华政策;而美国精英的基本共识是,近年的对华外交基本失败,需要调整。

 

据说,川普禁止了美国颜色革命的路数。认为原来的路数,推进了中东的民主化,却为极端恐怖势力例如isis创造了地带和机会。美国一直帮中国维稳,应该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不然中共政权崩溃后留下一个巨大的烂摊子怎么收拾,怎么收拾得起?以中国巨大的人口数量,如果极端势力极有市场,而且与美国敌对怎么办。

 

我在阿拉伯之春运动之中,一直批评仅仅是以民主化城头变幻大王旗,而造成阿拉伯之春的底层民生问题没有触动。与阿拉伯之春不同,东德之柏林墙倒下就没有这个问题,因为有个西德模式的优越性,一直作为灯塔照耀东德,还有西德也帮助解决了东德的底层民生问题,融入西德福利国家体系。

 

而且川普是德国裔的,推广德国模式是王婆卖瓜。所以川普否定颜色革命,又要中国大陆民主,就一定要推广德国模式,以台湾兼并大陆,以中华民国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打所谓的台湾牌,来光复大陆。大陆民主化的困境问题是路径封锁,我们得突破封锁,找一个没法封锁的路径。

 

   川普否定颜色革命路径,让我想起2003年美国攻打伊拉克所造成的国内知识界分波。自由右派支持攻打,我发表《自由主义无圣战》加以反对,余杰加以反驳,几个来回。自由主义无圣战,就是要求手段的正当性和抵达目标的可能,不能造成目标的失落。这是保守主义的要求。川普之前的颜色革命,手段虽然趋于非暴力化,但却是各种民主化目标的失落,而且很容易走向反面。

 

   川普否定禁止颜色革命之路,是一种反动,对小布什之暴力和奥巴马希拉里之非暴力的反动,不管是暴力路径还是非暴力路径,均是促进民主化之无效和挫败。就像大陆民主化之改良和革命都无效一样。大陆民主化改良和革命诸路径无效,因此要求民国当归。川普否定颜色革命之后,民国当归成为唯一最不坏的选择。

 

   特朗普交接团队资深顾问佛纳表示,特朗普总统现在明白“一中政策”,以及美国和台湾“独一无二”的关系,了解长远上必须维持一个稳定和具防卫能力台湾的价值。佛纳同时透露,他将在今年二月底访台。

 

   如今共和党说的,很多与我说的吻合。例如白邦瑞披露,川普说一个中国是外交政策。美国民国互认最重要的盟友。如今又说独一无二。至少川普之前,共和党没有这种论调。

 

 

 

 

关键字: 陈永苗 民国 台湾 国体 美国
文章点击数: 73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