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4/2017              

陈永苗:大陆“左右”与台湾“蓝绿”的交织

作者: 陈永苗 陈永苗

中美国或美国民国共同体,二者存一,关键都在台湾问题。台湾是世界历史的枢纽吧。台湾问题上才是大文章。中国人民大学李毅研究员认为,台湾问题是中美世世代代友好的障碍。因此必须短期内统一台湾。

 

至少民主与专制,人权与集权,如今被迫在统一与民族国家这个平台上了。离开这个,几乎没法谈了。

 

内战局面,就会按照海峡两岸来划分敌我。只有两个选项,要么属于民国,要么属于共国,讲什么自由或者独立的第三方,最后只会逐渐被嵌入这种格局。就像被漩涡卷入。如果不被漩涡卷入,就会是河上之局外人。

 

 

 

按照海峡划分敌我

 

 

 

我的认知是友台的,是好人。支持中国民主化的,例如希拉里,圣母婊,绿茶婊,坏人,小骂大帮忙的。

 

一个简单的区分:维稳派反川普,求变派挺Trump。喊着自由民主的,也可能是维稳派,正如在中国大陆谈改革和抵抗权之外的自由的,是维稳派一样。如今中国的自由主义,如果不是革命自由主义,是维稳派。过去美国在帮中国维稳。以自由民主的名义,以接触说促成改革开放的名义。川普以不确定性打碎中国特权等级制度的维持。就像本来用来“经济自由促进政治自由”的WTO,被加入的共党反向利用,因此由杀毒程序变为病毒。与极权独裁能达成长时间和解的自由诉求和民主运动,都应该视为极权主义的有机组成,例如大陆改革之民主化,例如国共合作,相当于权贵的二奶,被当作自由女神。因为共党制造出来的政治世界,是个人类政治经验的例外和最极端处境。

 

支持中国民主化,贩卖虚假希望的,是共党那边的人。敌我之分的格局,重新分化,支持民国的,是我方,因为我们是民国派。支持中国民主化方向,不一定是我方,因为中国民主化也可能是被共党利用征收来延续共党体制统治。

 

 

 

 

 

国民党成为大陆花瓶党

 

 

 

八年抗战改为十四年抗战。原来是进一步领导抗战。当信息封锁的时候,怎么算都对中共有利。信息没法封锁的时候,这种替换就是没事找事,捅自己屁股。

 

抗战是国民党最大的神主牌。居然没啃声。国民党被抢爹又被抢牌匾。共党对政治领导权的占据,真是天生的强大。可能要把国民党压榨成第十个民主党派之后,再考虑收留它。

 

国民党还以为自己还能拥有代表权,所以有谈判的资本。

 

以国共合作来弥补政治体制改革缺失的空间。大陆政治体制改革的渴望,被腾挪到台海两岸统一的议题空间里。大陆政治体制改革渴望最后的栖息空间。最后一块希望的田野。统独之争与民主专制之争,混合在一起。

 

国家统一与民主化任务,二者交织在一起。大陆统一台湾,意味着大陆民主化的负增长,意味着整个民族民主化的后退。台湾统一大陆,光复大陆,则意味着以民国国体名义实现了大陆民主化,大陆民主化就是民国光复。

 

共党夺取国民党的爹,夺取国民党的神主牌,则意味着共党与民国的纠缠,在1949年没有一刀两段,而是永久性的。把建政僭越为建国,让中华人民共和国对民国鹊巢鸠占,都依赖于朝鲜战争之借刀杀俘同时配合以国内的镇反运动等在内的一系列对民国社会的内战。如今历史牌局翻转,民国因素和民国遗留因素,以民族国家整体的名义或者国体的名义,屹立于政治进程的下一“车站”。

 

改革开放的大陆民主化,对于大陆内部来说,就是中共体制对中国社会(包括民国遗留因素)内战的缓和和终结渴望。对于台海关系来说,大陆民主化也意味着台海内战之结束的彻底性。

 

把反对党阉割为花瓶党,这是它的本能。目前大陆民众对国民党回归的期待是邀请一个可以接受的,有政治历史符号资产的,有过执政经验的反对党,但共党会把它阉割为花瓶党。就像49建政之后的民主党,是想成为反对党的。

 

 

 

左右与蓝绿的交织

 

大陆左右与台湾蓝绿交织在一起啦。重新划分敌我,不以左右蓝绿,而是以共党的台上台下来区分。

 

改革与改革已死之断代史工程,通过地下火河熔岩延伸过了台湾海峡,迫使台湾也要站在“奔溃与重建”范式轨迹的跳跃上。通过国内殖民的对外翻转,例如大量华人移民和中美经贸关系,迫使美国精神也要在“奔溃与重建”范式轨迹上。

 

大陆蓝营缺乏反对派精神,总是依附于国共两党,但是如果把它从大陆“腾挪”出去,归于民国的话,在国民党成为没有机会再执政的在野党之后,会发现起的是反对派的实际作用。这里的前提是乾坤大挪移,就是从民国复兴而不是大陆民主化的视角来看。大陆蓝营的政治主张,向两个主子提出,一个是共党,现在的皇帝,另外一个是民国,太上皇,在他们眼里民国由国民党垄断,因此就是朝国民党提要求。

 

如果大陆蓝营要现代化宪政精神转型的话,第一个要成为对准中共的政治反对派,坚持在行动和政治立场路径上的汉贼不两立,第二个要做国民党的内部反对派,以反对党精神更新国民党。这二者,都是大陆蓝营不可承受的重负,前者是利益上的不可承受,后者是智商和情感上的不可承受。

 

蓝绿之争,已经被纳入维稳与维权框架内了。从大陆渗透过去的角度看。虽然台独是个意识形态,身份归属,是政治化的,但台独面对共党时行动和采取措施,也是采取去政治化的步骤,接近于维权的步骤。蓝方统派虽然内心持汉贼不两立的民族主义立场,是政治化的,但其行动和公共表达姿态,身份归属都与维稳一个阵营。

 

 

 

 

关键字: 陈永苗 台湾 蓝绿
文章点击数: 80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