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20/2017              

洞若观火:一个没有自由的国度何以引领世界?

作者: 洞若观火


2017219zhongggongquan.jpg (408×308)

网络图片

 


 

2017年1月中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瑞士召开的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发表了“引人瞩目的演说”,把中国塑造成世界全球化的领导者,指出,唯有国际合作才能解决问题。习近平还敦促各国要反对孤立主义,表示中国愿意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

 

就在习近平发表这个演说之前,美国新总统川普一再保证说,他将坚持“美国第一”的施政总方针。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司长张军发表了进一步阐释习近平讲话核心意旨的谈话。张军说,中国无意寻求国际领导者的地位,但是,“如果有人说中国正扮演着世界领导者的角色,我要说,并不是中国要冲到前面,而是前方的领跑者退后,给中国留了位置。”他还补充道,“如果被要求发挥领导作用,那么中国将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观察人士指出,上述评论的潜台词是:第一,中国当世界领导者是时代的需要(“历史的选择”);第二,中国已经准备好承担世界领导者的责任。

 

就在张军评论出台后的1月23日,川普更签署了行政令,宣布美国退出TPP协议。于是,大陆媒体就出现了中国将要充当世界领导者的众多时髦文章。1月26日,博克中国曹军军的专栏转发了参考消息的文章“中美角色转换,谁才是全球的领导者?”可算代表作。文章罗列了美、俄两国几家大报的评论,似乎一致肯定,中美角色已经互换,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领导者的角色。俄罗斯《独立报》1月25日引述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专家安德烈·奥斯特络夫斯基的话说,“TPP的命运实际上体现了美国的全面衰弱和中国的全面崛起。”这是颇富代表性的。

 

虽然海外已有不少文章驳斥和反对中国充当世界领导者的说法,但国内媒体和网络几乎看不到这类文章。所以笔者觉得很有必要站出来表述对这一问题的观点。

我要讨论的是:中国有资格充当世界领导者吗?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要说明,据我所看到的资讯和评论,中国充当世界领导者有两种说法:一是:特朗普上台后,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而中国则强调要坚定不移推进经济全球化,引导好经济全球化走向。中国正抓住美国开始将注意力转向国内的机会“填补空白”,中美角色出现“互换”。

 

二是: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司长张军在习近平于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发表演讲后所作出的阐释:“中国无意领导世界,但如果其他国家想后退,中国有可能不得不承担起这一角色。”

 

按前一说法,中国充当世界领导者似乎仅指在经济发展领域的领导;按后一说法,则显然指的是中国对世界的全面性的领导角色,即包括政治、文化、社会等全方位的领导,而不仅仅限于经济发展领域。但许多评论却对此持模凌两可态度,含糊不清。

 

笔者倾向于第二种说法。因为“引领经济全球化方向”和“充当世界领导者”仍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两者既相互联系,又有本质区别。而对一个如此庞大复杂的世界,没有全面的领导权威和能力,想单独把经济发展方向引领好,是根本不可能的,完全不合逻辑的。根据中国共产党至今没有改变的政治理念和理想,要它放弃对世界的政治、社会、文化等领域的领导,单独抓经济领导,也是根本不可能的,完全不符合它的本性。共产党人从来就是把政治统治置于经济发展之上,发展经济只是它达到政治统治的一种手段。

 

所以,我的判断是,中国充当世界领导者,绝不仅限于对世界经济发展方向的引领,而是指对世界整体发展方向的引导。张军的阐释应该是如此。

 

而我的观点是,中国不可能担当世界领导者的角色。果如此,则是很可怕的。但此问题很大,本文先从三方面谈谈看法。

 

第一,首先从政治上说,中国目前的政治制度是靠共产党人通过武力和暴力夺取政权,再建立自己长期的绝对的一党专政制度。它不仅把国家变为一个党的私产,随意处置,而且已经发展到把国家变成共产党内的少数权贵寡头的私产,甚至有变成一两个家族的私产,而随意处置的危险。这就是当代中国的红色极权主义。

 

而当今世界近200个国家中,绝大多数是实行一人一票直选国家公仆,公仆受选民监督和罢免的民主制度。像中国这样的红色极权主义制度在全世界也不过三、四个而已了。它们是当今世界中绝对的异类,与人类社会发展的大潮完全不合流。

一个如此极为孤立的政治异类怎么能领导如此庞大复杂的世界主流人群呢?可以断言,除非这个异类以其强大的武力和暴力,用血腥的方式去征服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主流人群是绝不会甘愿接受它的统治的。即使它的征服一时得逞,世界人民也不会像中国人那样长期忍受那种被剥夺自由和权利的奴役生活的。

 

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血腥屠杀的历史。从它成立之日起,一直就很残忍地既屠杀党内可能的异类,更大规模地屠杀非我族类的人民群众。已为人所共知的史实是,仅毛泽东执掌最高权力的27年,就有近一亿中国人被他直接间接下令处死或折磨而死。

 

1978年开始,邓小平执掌最高权力,虽然不再像毛那样以血腥屠杀手段对待中国人,但它以自订的法律为武器,以杀人手段来震胁和统治中国人,仍然是常态,仍然是全世界的独特异类。迄今为止,中国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始终超过世界所有其他国家执行死刑人数的总和就是铁证。

 

因此,说中国共产党是全世界专制独裁统治者中最嗜杀成性、完全靠血腥手段来维持其统治的一类是绝不为过的。

 

仅仅凭这一点,我不得不问,由这样的国家统治者来领导或引领世界,合乎逻辑和情理吗?世界人民会接受吗?

 

人们还应看到,虽然现在的红色极权主义政权,迫于人类正义和世界民主自由潮流的压力,不敢再像毛泽东那样残忍地消灭他们所谓的反动势力,但仍以自订的所谓“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颠复国家政权罪”等法律来对付它的反对派。轻则判刑五年十年,重则处以二十年以至无期徒刑。如欲除之而后安,则以某种方式使之灭绝于狱中。这也是常态。

 

而这种处置和灭绝反对派的行为也是当今世界所有国家统治者中最独特的现象。现在,除了三四个残存的红色极权主义国家外,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有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呢?按照现代人类文明准则,政权就是服务人民、受人民支配的工具,改换政权是人民的固有权利,怎么能以法律来剥夺人民的这种权利呢?这是用伪装的法治来掩盖极权主义恶行的最狡猾的统治手段。世界怎能容忍这样的统治手段呢?

 

从政治理念和制度上来论证中国不可能充当世界领导者角色,还有很多理由,但举出上述理由已经十足了。

 

一句话: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已经证明并在继续证明:民主必胜,专制必灭。何况中国现在的极权主义制度,比人类历史上已经经历的专制统治还要专制百倍,狡猾百倍。如果容忍这样的制度来引领人类社会的发展,岂不是开历史的大倒车,把人类引向更不自由和苦难的深渊!除了一些愚昧的混蛋,还有谁会鼓吹和接受这样的统治呢?

 

第二,从思想上说,现在的中国绝不可能引领世界,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也绝不会接受它的引领。理由也很简单明了:人的思想天生是自由的,人一旦具有思维能力,就应该享有天赋的思想自由,而不应受外力的禁锢和限制。正是这种思想自由,才不断促进人本身的智慧和整个人类文明的不断发展和提升。

 

人类社会有长达几千年上万年的时间处于野蛮落后状态,基本原因就是人类被专制制度和专制统治者所施加的严酷的思想禁锢:只准人们想这个,不准人们想那个,只准人们信这个,不准人们信那个。即只准人们想统治者之所想,信统治者之所信。其他一概禁绝!

 

人类社会只是在进入资本主义自由发展自由竞争的时代,人才享有充分的思想自由,人类才真正进入前所未有的文明繁荣的新时代。当今世界的高度文明、繁荣和幸福正是资本主义自由发展、人类自由思想的恩赐。美、欧、日等发达国家的文明就是这种自由发展自由思想的产物。作为当今世界超级强国的美国,它的强大的最根本动力正是来源于它的人民享有的自由思想自由创造的精神。

 

而自称代表人类社会先进生产力、先进思想的中国共产党却完全反其道而行之。从它执掌国家政权以来,始终禁锢和限制人的思想自由。它直接掌控一切宣传和教育工具,强调人们只能接受一个党的领导,一个主义和一种思想甚至所谓核心领袖思想的指导,否则就是离经叛道,而要受到批评、批判和惩处。

 

毛泽东时代,中国人因言获罪甚至被处死是常态。进入互联网时代以后,迫于国际压力和国民的觉醒和反抗,惩罚力度稍有收敛,但对国民言论的监控毫未放松。高薪雇佣和培训上千万网特管控网络言论就是证明。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规定,微信上的私聊言论可以作为庭审的证词就是一例。杭州一网民在微信上批评杭州20国集团峰会的过度奢华浪费,竟然被开除公职,拘押几十天。湖北某网民因在微信上欢呼东北某警察被民众打死的消息而被拘押,等等。足见,当前的中国人在红色极权主义统治下,思想和言论多么不自由,多么危险!

 

还有,中国宪法明明写着公民享有言论、结社、游行等自由,官员和媒体对外宣传也强调中国人享有充分的自由,而实际情况是,只要人们的言论和观点不符政权的口味,有损政权的声誉和巩固,就会遭到无情打压和惩罚,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人们哪有什么自由可言!所以,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于1月31日发布的世界范围自由民主状况的报告,将中国继续列入“不自由”国家的行列是完全正确的,符合实际的。

 

如此,人们完全有理由质疑,一个如此不自由的国家有什么资格来领导世界或引领世界呢?我相信,除了某些习惯被奴役的人以外,是没有人会答应的!

 

第三,从经济上看,中国现在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加上巨大无比的人口和市场,似乎可以充当世界经济发展的领头羊。这也正是中国现政权和国内外某些政、商、学界人物鼓吹中国充当世界领导者的唯一依据。但稍加思考和分析,人们又不难否定这一结论。

 

1.人类社会的客观经济发展规律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历史已经证明,只有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才是保证人类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繁荣和幸福的唯一途径。此前中国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致使它一度陷入民穷财尽、经济彻底崩溃的边缘。正是由于它后来被迫采用了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才挽救了它的崩溃,随后又(部分)融入世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并利用其庞大的人力资源和广大的世界市场和资金,才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也反证了资本主义自由经济体制是人类社会发展和繁荣的保障。

 

但是,中国红色极权主义者出于他们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政治理念和理想,绝不会放弃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完全采用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他们现在仍然顽固地坚持以公有制为主导的半资半社的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至今拒绝承认中国的经济体系是资本主义的,也绝不实行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完全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例如,他们始终拒绝将庞大的国有企业改制为私有企业,拒绝将集体化的土地归还给六亿以上的农民。

 

即使中国现在有着位列世界第一的亿万富翁人群,但他们仍然在政治上牢牢地被绑在红色政权的战车上,没有独立的人格和自由。2012年河南一位中年亿万富翁兼作家曹天声称要以一亿保证金竞选郑州市市长,立即被销声匿迹,至今不知所归。

 

资本主义经济的本质是自由的,其中包括政治和经济上的信息自由流通,而红色极权主义的本质和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是不允许自由的,政府必须管控经济。中国的股票市场曾大起大落,政府公然派公安官员进驻,侦查抓人,严控信息自由流通,强制股市按自己的意志运行。这是典型的权力经济模式,与自由市场经济水火不相容。

 

由此可见,从根本和长远看,目前的中国绝不可能在经济上正确引领世界的发展。如果让现在的中国来引领世界经济的发展,就意味着允许世界退回到半资本主义半社会主义道路,意味着开历史倒车,将世界引入灾难!上世纪50年代末中国饿死近4000万人就是血的教训。所以,我相信,即使有一部分人愿意跟着中国走,而大多数人是不会接受的。

 

2.中国的经济总量虽然居世界第二,但它的人均国民生产值和人均国民收入仍然排在世界大多数国家之后或它的尾部,同美、日、欧等发达国家比,更落后几倍以至十倍。中国现在的贫困人口,按联合国标准,仍达2亿以上。中国人连免费医疗都未享受,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住不起房,死不起人这四座大山仍压在下层人群的身上。因看不起病坐等死亡、饿死、冻死人的现象时有所闻。自身尚处如此严重的困局,怎么有资格和能力去引领世界经济,帮助世界解困呢?世界有良心和良知的人怎么会甘愿接受这样的领导和帮助呢?

 

人们可以说,这是中国政府的仁义、慷慨,宁可苦己,不可苦人之美德。差矣!中国的统治者已富得如流水,他们不过是为巩固极权统治而慷中国百姓之慨,拿百姓的血汗钱来向世界人民邀功请赏,骗得他们的支持而已。

 

因为中国统治者的权力,不是像民主国家那样由人民选举授予,而是武力夺取的。必须以取得世界人民的欢心来换取政权的合法性。同时通过这种方式逐步掌控世界领导权。亚投行的设立,“一带一路”的推广,对某些国家的无偿援助,即使不赚钱,大赔本,也要干,都是出于这样的动机和目的。何况这不需要花统治者自己的钱,全由中国百姓买单,许多官员还可从中大捞油水,甚至不费吹灰之力就可成为亿万富翁。这又何乐而不为!

 

总之,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引领越加强,对各国的援助越多,中国百姓的负担就越重,改善生活和命运的希望就越小。因为百姓对最高权力的决策没有发言权、监督权,只能听任权力的摆布。这一点,恐怕是所有鼓吹和欢迎中国引领世界经济的政府和人士都不知情的。这是中国人的悲哀,也是上述国家和人士的不光彩的行为!

 

3.红色极权主义的中国之所以不可能领导世界经济发展的另一根本原因是涉及政治权力的存失问题。

 

中国红色极权主义的存在和发展的根本前提是掌握所有权力。权力是红色极权主义者的命根子,没有权力或权力缩小,就意味着它的灭亡。而权力主要体现在两个领域:一是政治上的暴力镇压机器;二是经济上的管控机器。虽然政治权力可以决定和支配经济权力,但政治权力一旦失去经济管控权,它要实行专制和极权统治就不可能了,最终只能让位于民主统治。中国红色政权现在之所以显得强大,正是因为它直接掌握了全国所有的自然资源,剥夺了农民的土地所有权,直接控制庞大的国有企业,握有税收资源和发展私有企业的审批权,制定一切经济发展规则等等权力。

 

而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恰恰是不允许权力直接领导和管控的自由经济,更不允许权力直接参与经济活动,成为市场竞争中的一员。社会主义经济则相反,一切由权力计划、管控和调整,只能沿着权力的意旨和方向来运行和发展。

 

中国目前是半社会主义、半资本主义但仍以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为主导的混合型经济体制,同世界主流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极不合拍。如果让中国来领导世界经济发展,要么让中国完全资本主义化,要么让世界完全中国模式化。而这两者是都不可能实现的,尤其是让中国完全资本主义化根本不可能。因为要中国完全资本主义化,就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将失去绝对领导权,失去存在的意义。除非它改变政治理念和理想,放弃对中国的一党专政制度。而这一点,至少在目前不存在这种可能性。

 

所以从深层原因来看,期望中国现政府来引领世界经济实在是太天真太无知的想法。而中国现政权之所以愿意充当世界领导者或世界经济发展方向的引领者,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意在通过引领世界经济逐步掌控世界领导权,以实现其梦寐以求的全世界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化或中国模式化。

 

可怜的某些外国政府和人士却对此全不知其所以然或故意装聋作哑。应当指出,此举一旦得成,世界将重新陷入被共产极权主义者的奴役之中,多么可怕的凶兆!

 

关键字: 洞若观火 极权主义 中共 世界
文章点击数: 73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