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3/2/2017              

中共官媒诋毁江天勇 陈建刚感受威胁留言托孤


2017324199ac51-1a44-4835-9bdc-b8645eb94772.jpeg (622×444)
 

陈建刚揭谢阳受虐 感受威胁留言托孤

 

大陆官媒联合发动反击,力指709案被捕律师谢阳,在羁留期间受虐待的消息,是谢阳的代表律师陈建刚与另一名被捕律师江天勇串谋捏造。目的是抹黑中国政府。被官媒点名的陈建刚律师,接受本台专访时力证笔录内容完全属实,他感到安全受到威胁,在社交媒体留言托孤。(黄乐涛 报道)

 

谢阳受虐事件中的关键人物、谢阳的代表律师陈建刚,周四(2日)接受本台访问时,强调谢阳被刑讯逼供的消息是千真万确,并没有半点造假。

陈建刚说:谢阳(在接受官媒)采访时并没有说,没有遭受酷刑。

记者问:谢阳是亲口跟你说被打的?

陈建则说:他是亲口跟我说的,我对这两份笔录,每一个字都负责。

 

他指,谢阳分别在两个地方被虐待,包括监视居住,住在宾馆期间,以及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关押期间。

 

记者问:谢阳监视居住的时候,就被虐待了,他是怎样被虐待的?

陈建刚说:被殴打,用烟熏他的眼睛,熏他的呼吸,坐吊吊椅,不给水喝,包括长时间的审讯,不给睡觉,这是让人最痛苦的。

记者问:那在看守所里面,是怎样虐待的?

陈建刚说:不让他花钱,不让他吃饱饭,不容许他买东西。

记者问:有没有被暴力殴打呢?

陈建刚说:有呀。

 

陈建刚在社交媒体发文,指辜负了妻儿,又指自己万一出了事,就托付朋友照顾妻儿,他向本台解释,江天勇是被迫接受访问,意识到自己也身处险境。

 

陈建刚说:他(江天勇)不是在接受采访,他是做表演,我担心他受到酷刑,并且我推测他百分之百受到酷刑。

记者问:你现在担不担心你自己的安全?

陈建刚说:说不担心是假的,我现在的确是被官方指出来了,我现在非常危险。

记者问:今天有没有警察找你了?

陈建刚说:我现在不方便说。

 

709案件中,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现正被关押看守所的王全璋,网传他亦被虐待,其代表律师余文生表示,当局现在仍没有批准他会见王全璋,故不知道其现在的情况。对于官媒报道指江天勇承认捏造谢阳被虐待,其实是当局怕谢阳受虐待的事件闹大,引起国际关注,才迫使江天勇受访。

 

余文生说:江天勇的律师见不到江天勇,记者却能见到,不是说这个案件涉及到国家安全及国家机密吗? 那为什么记者能见到? 但律师见不到,我认为当局就是掩盖事实,因为我(陈建刚)有事实证明(谢阳被虐待),当局就不承认,这令我相当气愤。

 

余文生表示,若果将来他有机会会见王全璋,得悉其受到虐待,他强调并不怕当局打压,一定会将事件公开。

 

 

官媒统一口径指江天勇承认捏造谢阳受虐消息

 

官媒的宣传攻势是由周三(1日)晚上开始,“环球时报”率先发布据称是江天勇的采访报道,指江天勇承认为迎合“西方媒体口味”,捏造谢阳受虐的消息,多位维权律师指这是当局的惯常招式,旨在消除谢阳笔录曝光后所引发的舆论。(李莱/吴亦桐 报道)

 

“环球时报”周三晚上发布长文,指江天勇接受该报访问时承认,为了“迎合西方媒体的口味”捏造谢阳遭受酷刑消息,从而抹黑中国政府和司法机关。其后“南都自媒体”再发表与环时类似口径的文章。至深夜时,中国各大门户网站纷纷转载相关内容。

 

文章指江天勇炮制谢阳酷刑的消息后,经由外国媒体发布,再由律师陈建刚在会见谢阳时,给他观看这些报道。谢阳会见笔录中所说出的酷刑描述,与这些由江天勇编造的内容配合。文章还称采访到谢阳本人、湖南检察院人员,以及谢阳在看守所的两名狱友,力证谢阳在看守所并未受到酷刑。

 

文章延续当局以往的说法,将江天勇塑造为一个早被吊销执照“非法律师的形象”,指他在709案发生后,扮演了串联家属举牌抗议、组织境外采访的角色。编造谢阳遭受酷刑的消息,指使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写成文章,通过有境外媒体、外国驻华使领馆人士的微信群对外发布。

 

凤凰卫视也在周四(2日)早间新闻节目中,播出“采访江天勇和谢阳的视频”,江天勇承认上述官媒的指控确实,而谢阳在视频中承认目前待遇良好,但并未指出早前遭到酷刑为不实消息。新华社还发出英文消息,指称西方媒体对谢阳案酷刑报导为“假新闻”。不过,凤凰卫视其后已删除了视频。

 

江天勇的代理律师覃臣寿向本台透露,他们已向最高检、公安部、湖南高检、长沙公安局及广东律协等单位发出声明:指出官媒抹黑和舆论审判;当局长时间单独隔离关押江天勇和谢阳,律师有合理怀疑两人受到虐待;律师亦否定报道内容;并对官方一再与媒体结合表示愤慨,要求立即会见江天勇。

 

覃臣寿:相关部门安排跟这个案子无关的人员,这些记者优先于律师和家属会见当事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典型的滥用公权行为,是媒体抹黑、发起舆论审判的行为,我们视之为游街示众,很显然污辱了谢阳和江天勇律师的人格;环球时报、凤凰网等对江天勇的采访,应该认为这些媒体是给虐待、酷刑谢阳合法化做辩护,动机是非常邪恶的……。

 

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向本台表示,看到官媒发布的视频和照片中,江天勇眼神呆滞,面容憔悴,她严重质疑江天勇受到虐待和胁迫,她谴责媒体沦为公权力打手,将委托律师对官媒提告。

 

金变玲:可以想像和质疑,江天勇在监视居住期间受到了严重的酷刑,如果想证明江天勇没有受到酷刑,他们应该允许律师会见江天勇,下一步我还会让律师控告这些抹黑构陷江天勇的媒体。

 

对此次大规模全方位的“官媒审判”,旅美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认为,酷刑消息有损党国名誉,此举是试图消除709案在国际上的坏影响。

 

陈光诚:大的背景就是共产党的酷刑现在引起了全面的关注,它想澄清或想扭转败局。

 

最讽刺的是,当官媒大肆报导记者可以采访江天勇的同时,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周四再次拒绝陈进学律师要求会见江天勇的申请。

 

 

《环时》诋毁江天勇捏造谢阳遭酷刑 金变玲拟控告当局抹黑

 

就在“709”案屡屡爆出维权律师遭受酷刑虐待,引发舆论关注之际,中国当局突然安排已失踪百天的江天勇和谢阳律师接受官媒采访,并公开认罪。江天勇的律师公开谴责当局实施电视“游街”。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则表示,会对构陷、抹黑的官方媒体进行控告。

 

31,是维权律师江天勇失踪一百天。

 

在家属和辩护律师被当局百般阻挠会见的情况下,党媒《环球时报》和中资机构“凤凰卫视”却连日报道了江天勇悔罪,承认捏造谢阳受酷刑的消息,抹黑中国政府和司法机关,通过炒作“达到了给公安施压、抹黑中国政府的目的”。而谢阳也在采访中否认遭到酷刑,称晕倒是因为自己“有病”,情绪恐慌所致。报道还指,谢阳在指定监视居住期间待遇很好,其妻陈桂秋还在今年15日向当局写信致谢。

 

该案代理律师陈进学和覃臣寿就此发出声明,指官媒严重歪曲事实。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案件警方不允许辩护律师会见,却批准记者采访,要求当局解释该媒体是依照什么法律法规会见江谢二人。

 

覃臣寿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江天勇用自污扛下了所有的罪名,抗议未审先判电视认罪:

 

“江天勇基本上把所有的事情都扛下来了,他在电视上是自己污名化自己的视频。现在相关媒体把他跟所谓的西方势力凭空臆想扯上关系。谢阳和江天勇长时间没有得到律师、家属的会见,这本身就是非人道的待遇。他们不应该绕过辩护律师而直接对接媒体,这是当局乱用职权的行为,让他们先接受电视或媒体的审判和认罪。”

 

律师的声明内容还指,当局针对谢阳受酷刑一事所成立的“调查组”,不允许独立第三方介入,是当局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对当局剥夺律师辩护权感到愤慨,要求长沙市公安局立即安排律师会见江天勇。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看到丈夫在电视上十分憔悴,感到伤心,怀疑他受到了严重酷刑,相信其认罪所言非实。她将控告抹黑构陷的《环球时报》和凤凰卫视:

 

“我感到非常气愤和伤心,看到江天勇目光呆滞、脸色憔悴、嘴唇起血泡,我更加相信江天勇被酷刑。江天勇所说的话我相信都是假的。官方能够证明江天勇不是在受酷刑下说的这些话的话,请允许让我的律师去会见,另外我会委托我的律师向这些抹黑、构陷江天勇的媒体继续控告。”

 

这段采访与“709”案周世锋、王宇等人在官方媒体上播出的几个认罪视频风格类似,被普遍认为是当局沿用恐怖肃杀的手段打压维权律师。

 

网络上还有评论质疑,当局的报道漏洞百出。律师周泽称,谢阳被酷刑的消息是通过陈建刚律师的会见笔录对外公布的。谢阳被抓后与江天勇没法见面,在陈建刚律师会见谢阳之前,江天勇也被抓了,其怎么策划让谢阳对陈建刚说自己遭刑讯逼供呢?

 

公布谢阳受酷刑的该案代理律师陈建刚表示,他担心自己会跟赵威的律师任全牛一样,成为当局下一个要报复的对象:

 

“现在官方炮制的说谢阳受酷刑都是江天勇编造的。辩护律师知道了这个编造内容之后造出了谢阳受酷刑的事,然后再做出来的假的笔录,如果天下还有人相信他们,我只能说是一群猪脑袋了。这是他们造假说谎一贯的表现,专制国家里官方媒体所有的权力都出自于一家媒体,看不到真相只能看到宣传。他们现在不让我再代理这个案件了,感觉下一步我有可能随时被捕。”

 

陈建刚律师表示,他已留下字据,希望朋友能在他被捕拘押期间,代为照顾年幼的孩子。

关键字: 维权律师 大抓捕 709 江天勇 谢阳
文章点击数: 37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