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3/4/2017              

信阳警方“传话”安抚江天勇父母 律师将控告媒体“认罪”

信阳警方“传话”安抚江天勇父母 律师将控告媒体“认罪”

 
201734image(6).jpg (620×463)
 

 

中国官媒日前高调报道江天勇承认捏造“谢阳在狱中受酷刑”之后,33,江天勇家乡的河南省信阳市三名警察带着牛奶等礼品,到江天勇父母家安抚称,江天勇在羁押期间未受到酷刑,劝其勿信谣言。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表示,她在电话中询问江天勇被关押地点,但对方称自己仅是“传话”其他一概不知。江天勇的辩护律师表示,将对报道江天勇“认罪”的官方媒体提出控告。

 

中国《环球时报》等媒体报道指,江天勇承认为迎合“西方媒体口味”,捏造谢阳受酷刑的消息引起中国律师强烈反弹,要求当局准许律师会见江天勇,公开澄清媒体的报道。

 

江天勇在美国的妻子金变玲34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称,江天勇父母家所在的信阳市公安局三名警察到江家安抚。她说:“3日下午4点多的时候,我和江天勇的父母取得联系。江天勇的父母说家里来了公安局的人,告诉他们说电视报道了江天勇的事,叫他们不要听信外面的谣言。还说江天勇很好,没有受到酷刑,江天勇转化了,下一步江天勇的父母有机会和江天勇见面”。

 

金变玲说,她叫江天勇父亲将电话交给其中一位张姓公安向他查询江天勇的下落,被告知“不知道”:“他自称是信阳市公安局的,姓张,但具体名字不肯告诉我。他说是受到上级领导的安排,带了小礼物,今天来看望江天勇父亲,说他只是‘传话’。当我问他,江天勇具体被关在哪里,他说他不清楚。当我又问他,江天勇受没受到酷刑,你看到了吗,他说他不知道,他只是‘传话’”。

 

公安多次强调他们不知江天勇的近况,仅仅是给上级领导“传话”,并要求江天勇家属配合当局。金变玲说:“要我们家属传达‘正能量’,说我不要给他父母传达负能量。当我质问江天勇2011年,茉莉花事件时被失踪两个月遭受到酷刑,这一次毫无疑问也会遭受酷刑,他就说不知道。然后,我就通过他向他们领导提了几点要求,希望他能转达给他们领导”。

 

金变玲提出的4点要求包括,告知家属委托的律师,江天勇被羁押的具体地址;准许江天勇的父母和律师一起会见江天勇;官媒记者是如何见到江天勇以及采访江天勇的途径;江天勇是否受到酷刑等。

 

此次公安到访江家,金变玲认为,这令她想起公安到另一位被羁押中的人权律师李和平的父母家,欺骗李和平的父母录制劝说儿子认罪视频的一幕。她对此提出谴责:“从他们到江天勇父母家,让我想起李和平父母一样,他们要利用老人劝说江天勇认罪,我对他们的这个做法表示谴责”。

 

另外,江天勇的辩护律师陈进学告诉记者,3日上午,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胡振宇电话通知他,就前天通过门卫转交的律师会见江天勇申请书被拒绝。

 

他说:“还是不允许律师会见,理由是会见江天勇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我就说记者采访,都没有阻碍侦查或者有可能泄露国家秘密,律师会见怎么就有碍侦查或者泄露国家秘密了?说他完全不讲法律,然后他没听我说完,就说这个问题不和我讨论,就挂电话了”。

 

对于《环球时报》等多家媒体指,江天勇承认为了“迎合西方媒体的口味”捏造谢阳遭受酷刑消息,从而抹黑中国政府和司法机关等,陈进学律师说,将就此作出控告:“下一步准备以江天勇父亲的名义起诉环球时报和凤凰卫视。还有就是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公开环球时报采访江天勇的法律依据,因为记者采访在押嫌疑人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我们要求长沙市公安局公开安排记者采访的法律依据”。

 

陈进学说,相关起诉材料和要求长沙市公安局信息公开的相关申请,正在准备之中。

 

 

公安再登门促江天勇父母劝说儿子认罪

 

多家中国官媒近日对江天勇发起新一轮“舆论审判”,指他迎合西方,揑造谢阳受酷刑消息;公安又再到江天勇父母家中,以制造与江天勇见面机会为藉口,向他们暗示劝说儿子认罪。(吴亦桐 / 刘少风 报道)

 

维权律师江天勇失踪超过100天,从周三(1日)晚开始,先后有《环球时报》、《凤凰卫视》、《央视》、《法制日报》等多家官媒,指称江天勇为“迎合西方媒体的口味”,揑造谢阳受酷刑的消息。这次是去年12月中之后,官媒再次集体对江天勇的新一轮“舆论审判”。

 

江天勇的父母亦连续受到骚扰,据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透露,周五(3日)下午,有3名自称是信阳市公安局但未穿警服的公安或国保人员,在江天勇家乡派出所和村委会干部的陪同下,到江天勇的父母家中。

 

其中1位姓张的公安向江天勇父母表明来意,指最近电视上报道了江天勇的事,希望江天勇的父母明白他并没受到酷刑,各方面都很好;而江天勇在政府的感化和教育下,思想已有所转变。据上级领导的想法,他们愿意创造条件让江天勇的父母与儿子见面或通话,为江天勇的转化创造条件,使他回到“遵纪守法”的社会。

 

本台记者试图拨打那位张姓公安的电话,询问有关江天勇的情况。

 

公安说:(江天勇)在长沙嘛,江天勇接受采访以后,现在认识转变了,过去他总是编造一些谎言,经过教育以后,他现在思想已经转换了,希望他不要再听信谣言了。

 

金变玲在昨日(周五)通过电话与张姓公安直接对话,那位公安希望她不要无端猜测,向江天勇父母传递正能量,要江天勇父母相信党、相信政府,下一步就有可能见面;如果江天勇转化了,有可能很快会释放回来,一切取决于家人态度。

 

金变玲对此认为,公安再重演早前哄骗李和平父母录制劝说儿子认罪视频的桥段,暗示江天勇的父母劝说儿子认罪;而金变玲也向公安提出明确要求。

 

金变玲说:他们(公安)想让江天勇的父母劝江天勇认罪,我对他们的做法表示谴责。第一要告知江天勇的具体下落;第二江天勇的父母和江天勇会面,必须律师陪同;第三,要公布媒体是怎样见到江天勇的;第四要公布江天勇是不是受到酷刑?

 

江天勇母亲魏自云亦对本台记者说,她坚信儿子无罪,不会相信官方的任何说法。

 

魏自云说:这都是酷刑下(江天勇)说出来的,我肯定不相信他(公安)啊,你把我儿子送到门口来我才相信你。

 

国际特赦中国研究员潘嘉伟向本台表示,中共当局发动官媒、向家人施压劝说认罪等方式,在709整个事件中普遍存在,这是有违联合国公约和中国法律的行为。

 

潘嘉伟说:我们也是继续呼吁中国政府要停止这样的1个做法去打压,而且给家属压力。如果当局是有诚意的话,它应该至少让家属知道江天勇现在关在哪里?为甚么可以跟官方的媒体做所谓的采访,但是却不能见他的家属和律师。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周六(4日)发表“就湖南执法机关企图以媒体审判抹黑江天勇律师事件之谴责声明”,要求立即安排律师与江天勇会面,官媒停止转发不实文章和视频,并向公众交代对谢阳受酷刑的调查过程等。

关键字: 维权律师 大抓捕 709 江天勇 谢阳
文章点击数: 33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