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3/6/2017              

709家属向全国人大寄呼吁书 检察院力证谢阳没受酷刑

检察院力证谢阳没受酷刑 律师促公开报告

 

大陆官媒早前联合发布“谢阳受酷刑是揑造”的消息,又透露湖南省检察院的调查,证实谢阳没有受酷刑对待。谢阳的代表律师陈建刚反驳调查的结论,并透露被禁止会见谢阳。另外,709案律师的家属向全国两会进言,要求防止酷刑虐待。(李莱 报道)

 

环球时报及凤凰卫视等媒体,早前公开谢阳否认遭受酷刑消息,当中指湖南省检察院成立8人调查组,独立调查后证实谢阳并没有遭遇酷刑。谢阳代表律师陈建刚周一(6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谢阳受酷刑的消息传出已久,但检察院到上月才成立调查组,质疑调查的目的,又要求当局公开调查报告内容。

 

陈建刚说:我们律师包括家属对于谢阳案的控告,从谢阳失踪以后一直传在,而检察院一直对这种诉求、控告保持漠视,所以他们成立调查小组,目标不是为了针对谢阳调查是不是存在酷刑,而是为酷刑这件事洗底,这才是他们的目标。

 

陈建刚透露,谢阳遭酷刑对待的消息对外公开后,看守所禁止代表律师会见谢阳,断绝接触外界的消息。

 

陈建刚说:谢阳唯一了解信息的渠是到我们两位辩护人,很可惜现在由于我们会见了他,了解他遭受酷刑的真相,并且对外公开,长沙看守所现在已经禁止我们去会见了,所以谢阳现在又沦落到完全陷入公职人员手中,我非常担心谢阳下一步遇到的遭遇。

 

官媒又点名批评陈建刚造谣生事,陈建刚对此感到威胁,又预料当局可能对他采取强制拘留等措施,及遭受酷刑。他指在当局威胁下,或会出现镜头前认错,甚至指证他人,但强调届时的行为绝非自愿。

 

陈建刚说:在酷刑之下,在拿妻子女儿生命威胁之下,我能坚持得住?我没有这个信心。所以我要在被抓之前,提前发放消息,如果我被抓以后,在酷刑之下,我会照他们的要求,背那些台词表现一翻,将来我说的都是台词,大家不要相信。

 

另外,709案律师的家属向两会寄呼吁书,要求就防止酷刑对待提出议案,指709案中的嫌疑人疑似遭受酷刑对待,但当局对于酷刑虐待预防和追责不力,检察院和法院有意回避监督制衡责任,因此希望有关部门改进情况。不过,其中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接受访问时相当顾忌。

 

李文足说:抱歉,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方便。

 

记者问:你的处境现在不方便吗?

 

李文足说:没有,没有,我现在不想说,不方便,谢谢了。

 

呼吁书中指官媒既然一再表明酷刑是律师和家属们捏造,那么为何不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质疑当局的做法难令家属信服。

 

 

709家属向全国人大寄呼吁书

 

中国709案被捕律师的家属李文足和王峭岭,日前向全国人大、政协寄送了呼吁书,呼吁代表和委员们敦促有关部门改进完善对于酷刑虐待的预防及处理机制。此外,一些疫苗受害家长36在北京西单身披绶带进行维权,被警察带走。

 

李文足和王峭岭在这份于两会召开前一天寄出的呼吁书中列举了709案中遭到酷刑的律师以及维权人士的个案。呼吁书表示,中国于1988年加入了《禁止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刑法》和其它法规中也有禁止刑讯逼供、禁止暴力取证和禁止体罚虐待被监管人员的条款和规定,但是相关监督机制并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酷刑和虐待被监管人的现象屡见不鲜。

 

呼吁书认为,中国对于被监管人员受到酷刑和虐待的预防和监管机制比较松懈、存在诸多问题,并且检察院和法院还可能有意回避监督制衡责任,即对于酷刑虐待的预防和追责不力。为此,需要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积极行使自己的职责,敦促有关部门改进工作,就被监管人员免受酷刑和虐待完善预防和监督机制,明确被监管人员受到酷刑和虐待后,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应该受理。

 

关注事件的北京维权人士野靖环向记者表示,虽然这封给两会代表的呼吁书未必有用,但十分支持709家属的做法。

 

“我看到了她们的呼吁,非常好,我还转发了,王峭岭和李文足这样做非常好,因为最近传出了很多酷刑的问题。从意义上讲我觉得非常重要,但是从现实讲,对中国目前实施酷刑的做法有所改善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对在押人员实行酷刑,目的就是要把你制服了。”

 

709家属呼吁关注酷刑问题,疫苗受害家长们也身体力行,要求进行相关立法。36,一些家长身披写有“疫苗立法,利国利民”的绶带,在北京的西单集体行走维权。

 

一名了解情况的疫苗受害家长告诉记者,参与者有约十多人,他们最终都被警察带走了,或会遭到遣返。

 

“他们都披着彩带,都是无路可走的、实在没办法的,只能呼吁疫苗立法,这样相对来说对于问题解决可能还有促进吧。说句不好听的,不管什么事情,总要有人牺牲的,都是为了孩子,只能靠这样的牺牲才能打动一些有良知的人,打动一些确确实实关注这些平民百姓,替平民百姓讲话的人大代表,不然这些人大代表都是高大上的,有职权的人,谁替这些受难的人说话?”

 

记者:“今天有多少人参加这个行动?”

 

对方:“今天大概有十几位。”

 

记者:“因为我看到照片显示有警察,最后是怎么样的情况?”

 

对方:“警察很多,最后给带到派出所了,按照现有的说法,应该是各个地方接回。”

关键字: 维权律师 大抓捕 709 辩护权 谢阳
文章点击数: 23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