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6/2009              

特殊群体的权利得到保护了吗?

作者: 李元龙 李元龙

中国政府提交给联合国大会的《人权报告》第三部分中的第三条,即保护特殊群体利益部分,涉及妇女、儿童、残疾人,以及少数民族利益四个问题。虽说叫问题,但当然说的是"进步"啊,"成果"啊之类的不是问题的问题。难道联合国也是个闻过则怒的机构?进步和成果当然可以汇报给联合国,但是,我们认为,将退步和败绩汇报汇报,从而让联合国出谋划策,帮助解决问题,这才是联合国需要这份报告的宗旨,才是报告的价值所在。

恰好,2008年发生的大事,大都和妇女、儿童、残疾人,以及少数民族有关。下面,一一概述。

一、妇女权利,最受侵害

2008年6月22日发生的女学生李树芬被奸杀事件,贵州当局的解释漏洞百出,少女受害者李树芬的冤情至今没有一个既能服人,也能服己的说法。

表面说是"提倡",实质上完全是强迫的计划生育"国策",每年,都有数十万妇女被强迫作绝育手术、堕胎手术。每一个手术后面,每一个计划生育数字后面,都有一个辛酸,乃至血腥的故事。为了完成荒唐的计生指标,少女被结扎,未育被结扎的事件,不时见诸媒体。在贵州某地区,有单位的妇女,每年都要进行例行妇检,漏脱一人,单位就要被"一票否决",受到经济或行政制裁什么的。至于妇女因为宗教信仰,或修炼什么功法等受到关押、酷刑的事件,亦不绝于耳。2008年12月1日,有人在贵州省大方县某乡拍到一张该乡计划生育政务公开的照片,其内容为如下:

收费项目:社抚费。

收费标准:政策外一孩2000元,政策外二孩4000元,政策外三孩8000元,依此类推。

收费依据:《贵州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

如此的计生"国策",是否在那个外交部发言人所说"中国人权目前处于历史最好时期",社会自有公论。

在农村,农村妇女的土地承包权益受损问题依然存在,妇女人身权利受到侵犯的事件时有发生,妇女、儿童受拐卖现象依然十分严重。

二、儿童权利,说的比做的好听

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四川汶川的大地震,19000个少年儿童死在豆腐渣教学楼下面,人祸远远大于天灾,可是,政府至今不见给受难者一个说法,当地法院对这类起诉连案子也不立,更没有哪一个官员因此受到追究处罚。

这是网上一个帖子:《寒冬腊月地震灾区3岁半孩子在自救》:

元旦期间,在512地震重灾区宝兴县的一个小山村,我们偶然发现一个背背篓的小孩,因为这个小孩太小了,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叫住了小孩,问他多大了,他怯生生地回答:3岁半。

当我发现他背篓里背着两匹砖,问他背砖做什么?

他回答:房子垮了,要修。

我问:是地震垮的吗?他点点头。

我的眼眶有些湿润了,我们拿出糖果,放在他那双冻得通红的小手里。

接过糖果,他那双纯真的大眼睛里流露出感激。

望着他背砖蹒跚远去的背影,我们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用相机记录下这个过程,发在这里......

2008年9月初爆发的三鹿奶粉等三聚氰胺事件,受害婴幼儿多达数十万,受害者的维权起诉,也被法院拒之门外。

报告中"小学适龄儿童入学率从建国初期的20%升至99.49%",这是一个虚假数据。在全国,普六也好,普九也罢,没有一个数据是真实的。为了验收过关,编造假数据,对验收钦差行贿,在教育界,几乎是公开的,明目张胆的。比如当年率先"普九"的大方,后来为了宣传那个支教志愿者,殃视等报道说,他来到那所学校后,挨家挨户请回了好几十个失学儿童。这样的报道无意中揭露了所谓普九的作假数据。一个该县受贿,落入牢中的副县长也对有关那个所谓志愿者的报道愤愤不平:为了抬高那个狗屁志愿者,狗东西们顾头不顾尾,把大方教育的老底都抖露出来了。贵州一个地区级城市及其郊区,长年活动者数百女性拾荒者,其中十岁上下的适龄儿童,就有好几十个,甚至年仅七、八岁的女童,也有二三十个。还有,中共所谓权威媒体去年秋季开学前,都报道说全国实现免费义务教育,可是,在贵州,绝大多数中小学,照样变了花样,变了名目收费,甚至收的有多无少,家长敢怒不敢言。网上有人披露,许多省份,都是这样干的。

教育投入的远远不够和愚民式教育在戕害孩子,三聚氰胺在毒害孩子,天灾人祸在毁灭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说的动听,做的辛酸。鲁迅"救救孩子"的呐喊,在数十年后的今天显得更加紧迫,刻不容缓。

三、残疾人权利,口号多于行动

报告说,2008年,中国批准了《残疾人权利公约》。但这只是一个做给他人看看的姿态而已。对残疾人的工作,多停留在表面,标语口号多于实际行动。就在我们贵州,每天每个都有为数众多的残疾人在沿街乞讨,不见有谁关心他们。

对于有正义感、有良知的残疾人,司法当局迫害起来毫不手软。据网络媒体报道:山东盲人陈光诚因揭露山东临沂计划生育侵权暴力黑幕,遭地方当局迫害,2006年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以及聚众扰乱交通罪抓捕,并判处4年3个月徒刑。其妻袁伟静前年准备前往菲律宾替丈夫领奖时被从机场截回后,一直被软禁在老家山东临沂双侯镇,近期才获准往监狱探视丈夫。近日,在山东监狱中服刑陈光诚连续数月腹泻不止得不到适当的医疗照料,亲友对于病情非常担忧。与此同时,服刑过半后的假释申请提出至今近四个月未有回应。陈光诚从去年七月份开始持续拉肚子,每天少则二三次,多则五六次,监狱方面在家人催促下曾进行简单化验,称大便带血,属于慢性肠炎,但拒绝进一步体检,理由是给陈光诚体检需要省级主管部门批准。

在拆迁,在打压法轮功等过程中,残疾人也屡屡受到迫害。以下为见诸媒体的部分迫害残疾人案例:残疾人亚运会举重银牌得主王志国被非法判刑8年,黑龙江双城市残疾人张生范被警察活活打死,残疾人郑巍在大连教养院被迫害致死,借口"奥运稳定"折磨双目失明老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高位截瘫残疾人金成山被判刑五年,河南项城市残疾人杨得志无辜被非法判刑四年。

四、少数民族权利,大棒加胡萝卜

关于所谓少数民族自治的问题,贵州省一自治县的少数民族县长的话剥下了自治画皮:除了名称上有自治二字外,我这个县长看不到有什么自治权利。

在西藏,2008年3月14日,拉萨僧人因为宗教信仰受到打压等原因和平抗议,却受到武警和警察血腥镇压。奥运前,当局为了别有用心目的,假装与达赖代表会谈,却毫无诚意,使得会谈无果而终。近日,为了防止类似对自己不利的事件再次发生,近日中共竟然以消防需要为由,在一些"重点消防单位",实质上是重点监控对象的僧庙里,派驻了消防兵。

关于高考等照顾少数民族考生分数的做法等等,我们的看法是:重在形式,而不是实质性措施。即不肯授之以渔,而仅仅是授之以鱼。

在第85条中,报告称:"特殊群体权利保障仍面临压力。部分民族地区基础差、底子薄,社会经济发展相对滞后。"我们有充分理由认为,这是一个开脱责任的说辞。因为,这与中共宣传自己"伟光正"时,把中国大陆说得有多先进、文明、兴盛等的说法完全相反。再说,你总不能60年前找这样的理由为自己开脱,60年后仍然用相同的理由为自己开脱。这样的不高明的开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即说这话的政府讳疾忌医,不想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特殊群体的权利。

关键字: 李元龙
文章点击数: 163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