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1/2017              

刘在中:中国两会癌变探源及其治疗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2017310lianghui.jpg (396×257)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网络图片)

 


        

中国每年三月,定期复发病症就是大人与政协两会。这种五年换届选举,犹如癌细胞扩散,臭气熏天,春色蒙羞,雾霾加剧。这不!2017年的两会又来了,高层喧嚣,百姓恶心。
        

两会年复一年,假戏太多无人看。只须用普世价值活检,便知两会癌细胞源于基因突变:1949年,毛泽东黄袍加身之日,癌细胞便已侵入神州躯体。从共和国雏形退回封建,本是历史悲剧,偏偏说成“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
        

狂妄归狂妄,毛泽东有些话倒也实在。譬如,自曝从不把宪法当回事,嘲笑“满清末年想搞宪法,垮得更快”;讽刺“国民党的宪法像模像样,还不是被我们赶到台湾去”;坦承自己“和尚打伞,无发无天”,自诩“马列主义加秦始皇”。社会主义招牌,封建主义实质,中共一党专政,何来什么人民共和国和人民民主专政?
        

毛死后,经济上改革开放,政治体制依旧,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苍蝇老虎越打越多。曾几何时,社会财富高度集中,官民矛盾愈演愈烈……为了自圆其说,现又改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了。强调中国特色,就是强调特权阶层既得利益,说明他们理亏心虚!但凡独裁,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而让两会假戏真做走过场,正是愚民的需要,搞点假民主总比独裁好听。
        

两会,泛指人大和政协,每年三月开锣。政协早开两天,便于全程列席人大。也就是说,政协代表先赔人大走完流程,回头再搞自己的闭幕式,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去议政,足以证明“共商国是”之谓,假得太离谱啊!政协,犹如瞎子眼镜和聋子耳朵,纯碎就是个摆设,故,荣膺“花瓶”美誉。凡被中共圈定的政协代表,便是一朵朵塑料花,艳而无香,时不时散发点致癌物。因此,大凡政协代表赴会,除了举手鼓掌两项基本功,根本上无所事事;奉命列席人大,也没有投票表决权,也就是说,政协代表没有资格参加盖橡皮图章的宗教仪式,比人大代表还低一级。因此,如果说人大是木偶的话,政协就像幽灵,这是何苦来着?原来,天朝害怕人大代表消极怠工,东倒西歪,鼾声如雷,若此类玉照再上互联网,将成为全球瞩目的两会特写,实在有失体面。为了“最高权力机关”的声威,就将政治牌桌上的听用(闲牌)召来敬陪末坐了。    
        

在中国大陆,除了中共以外,共有八个称为“民主党派”的政党:民革、民盟、民建和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本人擅自给民主党派添加引号,就是觉得他们真的享受不到民主。理论上享有政治自由、组织独立和地位平等,宣传上“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前提却要绝对服从中共领导。这么一来,上述权利便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更有甚者,派共特潜入民主党派内部,阉割民主,让其瞬间沦为儿子党,哪里还有丁点儿民主可言?就算给你封个闲职解解馋,又能怎样?须知,捆住手脚的官不好做。如今的八个民主党派,实为八个皮包公司,抗战时期的号召力荡然无存,内战时期的铮铮铁骨得了骨质疏松,人云亦云、亦步亦趋。只有甘当应声虫,才能分到主子一杯羹。储安平和章伯钧等等先贤,死不瞑目啊!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随着庙堂更迭,两会代表换了一茬又一茬,只有那奴才的嘴脸不变。1957年反右前,李滨声有幅漫画令人深思:主人公憨厚老实,四官端正,惟独没长嘴巴,却把“忠诚老实干部奖”揽入怀中。今天,老夫借来嘉奖某些两会代表,也许再恰当不过。当然,事情也有例外,欣闻毛泽东纪念堂今天(3.1)闭馆,迁离天安门已成定局。此案在政协讨论时,据说是被高票通过的,说明政协里面还是有明白人。迁与不迁,最终决定权还在中南海,但至少政协的这次议政,议到点子上。
        

坦白地说,两会也有成绩,给老人社会示范便功不可没:鼓掌促进微循环,举手锻炼肩关节,程式化有氧运动利于养老。大陆有两会,两会打瞌睡——不吃安眠药,失眠者福音。发言鹦鹉学舌,增大肺活量;按键绕指柔,预防阿尔茨海默症。两会活报剧,代表健身操,意淫假民主,催眠中国人……“厉害了!我的国”——老夫不才,剽窃今春流行语的修辞格式,甘当一盘老年痴呆症之脑残粉。
        

提到人大代表,更加气不打一处来。非富即贵,不是当官的就是大富豪,还有军中代表用枪杆子压阵。他们所能代表的利益,只能是中共的一党之私。万一某地真有民意代表浮出,当局又不想承认,定会有交通事故或非法经营或卖淫嫖娼等意外发生,直至被绑架“配合调查”,代表资格泡汤啦!君不见:香港好几起悬案至今扑朔迷离,大家心知肚明,不说,奥妙自在不言中。
        

去年以来,大陆官媒经常提到辽宁贿选案,看似义正词严,实为派系之争,普通选民切莫介意。正如反腐倡廉,看似轰轰烈烈,几年下来,已有百来位国级副国级省部级和退役现职将军丢了乌纱帽,判刑进秦城监狱。电视上痛哭流涕,认罪服法,无非想保命。谁都知道:列位失宠是政治上站错队:你不围着某核心旋转,怎能沐浴雨露阳光?下台是腐败分子,台上称无产阶级革命家——腰缠万贯也是“无产阶级”,苟延残喘也是“革命家”。英雄?魔鬼?全凭先生一张嘴。 
        

借口法治处理派系矛盾,比文革直接火并更加可怕,也更具欺骗性:挤出了天文数字的赃款,腾挪大转移,很快吞进另一张血盆大口,从来没见过一分钱用于民生。这不义之财犹如癌细胞,转移来、转移去,病灶不除,治也难!
        

透过现象看本质,人大代表实为“大人”代表,他们代表着官商“大人”,代表着既得利益集团,如操控证券交易盘剥散户的金融大鳄,打死雷洋不起诉的恶警,穷奢极欲辣手摧花的高官……殃视花瓶主持人,舞台唱歌红颜女,昔日何等风光。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不幸躺枪,成为倒台政敌的殉葬品。唉!自古红颜多薄命。
        

政协代表中,凡是向中共投降的媚骨,大约能一直代表下去;否则,朕可能随时叫你去冷宫就寝,仅据粗略统计,此番大约有14个大人物落荒而逃了。看看世界各国的在野党,哪一个是和执政党穿的同一条裤子!敢与总统较劲的美国媒体,敢叫总统下台的韩国选民,敢对前特首判刑的香港法官,再想想敢于对党天下说不的你们的老前辈们,我都替某些代表脸红啊!不能代表人民说话,就是皇上狗奴才,只差赏赐官帽红顶子了。假民主,真皇权,隐形癌,最难治。
        

其实,大陆选举跟老百姓并没有任何关系,墙上标语再扯眼球,“误工补贴”再多发几十元(各地标准不同,大约20~50元,此乃全球最低贿选)百姓还是不当一回事,也没法当回事。你真的去当回事,就肯定被抓起来,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过去是叫做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现在不用这种提法了,再这么用词,等于是在骂中共自己。原因是,昔日“无产阶级”,今日大老板,中石油中石化移动能源电力等部门,全由中共红二代红三代掌门瓜分。两极分化之癌,不患寡而患不均,除了动刀子,放疗化疗无效。
        

大陆选举中最臭名昭著就是等额选举:10个职位,选票上事先印着10个候选人,你想参选没门,你想选别人没机会,实在没辙,只能投下赞成票,除非自动弃权。 所谓等额选举,其实是不选而举,中南海事前内定,举不举,一回事,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连块遮羞布也没有:等额选举,中国特色,闻所未闻,世界奇观。难怪上海普陀区很多选民给特朗普投下“庄严神圣”的一票,这是中国选民对两会无声的抗议!也是对真正民主选举的殷切期盼。两会两会,花钱受罪,不开也罢了。
         

政治制度僵化,癌细胞森严壁垒,冥顽不化,抱残守缺,该怎么下药,华陀也叹气。

关键字: 刘在中 两会 中共
文章点击数: 55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