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2/2017              

楚江雄:人权就是最大的政治——驳中国外长王毅“不能把人权政治化”

作者: 楚江雄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2017311renquan.jpg (600×399)

人权(网络图片)


 

2月27日,《 人民日报 》在第21版国际版刊发外交部长王毅的文章,题为“共同促进和保护人权 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文章指出“各方都要客观公正看待他国人权事业发展,不能把人权政治化,不能借人权干涉内政,更不能搞政权更迭。”

 

中共对人权的态度就像一个难嫁的女人一样,怕别人提到男人,一提男人就发火。联想到去年在渥太华与加拿大外交部长迪翁联合举行的记者会上,有加拿大记者向加外长提出中国“人权”状况,遭到王毅外长怒斥,说,“你的提问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所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你了解中国吗?---我要告诉你最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的不是你,而是中国人自己;你没有发言权,而中国有发言权,所以请你不要再做这种不负责任的提问。中国欢迎一切善意的这种建议,但是我们拒绝任何无端的指责。”

 

当时,加拿大记者并没有问王毅,而王外长神经过敏,抢着回答,实在有辱大国风范。

 

一,中共为何这样怕提“人权”问题?

 

人权”问题,是独裁专制国家的一根软肋,凡专制国家都不愿提这个问题。中共在毛统治时代,人权问题噤若寒蝉。民众都不敢说这两个字,而采取回避态度。谁要说人权就意味着此人有严重的资产阶级思想,一定对共产党不满,你就等着接受批判吧。不仅如此,他们对具有人权思想者进行疯狂地镇压。改革开放后,中国人在政治上宽松了许多,但“人权”问题被“温饱权”和“生存权”所代替。中共当局以民众的温饱问题尚未解决为由而拒提人权问题。说中国人民的温饱权、生存权就是人权。

 

中共为何要竭力回避人权问题呢?因为专制者要把民众变成驯服的工具,把人变成螺丝钉,变成一块砖。把人民和党比作太阳和向日葵的关系,太阳走到哪里,它的头就歪在哪里,你若要提“人权”,他就无法进行统治了。为了便于统治和奴役人民,不愿将人权问题具体化,用抽象的政治概念来掩盖人权的实质,让老百姓认为好象人的权利就是吃饱穿温就行了,不知道除这之外人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人的民主权利,如果人只要吃饱饭就行了,如猪有何区别?

 

二,“人权”和“政治”的关系

 

王毅外长说“不能把人权政治化”,那我们先来说一下人权和政治的关系。“政治”是什么?一般来说,这个词以前多用来指政府、政党等治理国家的行为。也是参入国事,指导国家,确定国家活动的方式、任务和内容。孙中山先生说“政就是众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的事就是政治”。

 

随着社会的进步,政治已经不是少数人的事,而是民众共同参入的事业。既是民众共同的事,就不是以前君主时代,由几个人决定众人的事情。人权是什么?人权就是民主权。“民主”这个词源于希腊文,是“权力”和“统治”的意思。从希腊文原意看“民主”,就是指“人民的权力”,或者说,“民主”是指“由人民直接地通过选出的代表来治理、统治”。所以说,“政治”和“人权”是血肉相连的东西。所以今天的民主国家总统要由全民公选,选出的总统权力也要受到限制。因此,政治和人权是不能分割的。王毅部长说“不能将人权政治化,意味着人权不是大家的事,而只是赵家人的事,独裁之蠢由此可见。

 

三,王外长将“人权”和“政治”分裂说明什么?

 

王毅外长说,“不能把人权政治化”,那意思是“人权”是人权;“政治”是政治,是两码子事。这说明他的头脑还停留在马基雅佛利的《君主论》中。认为“政治”是领导者的事,“人权不能政治化”就是人权不能干于政治。西方国家指责中国的人权,实际上就是想把人权问题政治化,从而达到借人权干涉中国内政。他在文章中说:“各方都要客观公正看待他国人权事业发展,不能把人权政治化,不能借人权干涉内政,更不能搞政权更迭。事实证明,将自身价值观和人权发展模式强加于人,肆意干涉他国内政甚至发动战争,只会造成混乱,导致打开潘多拉盒式的持久动荡。这样的例子很多。” 虽然他没有举具体的例子,但无疑是暗指指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随着美国新任总统在对伊朗和朝鲜问题上的态度日益严厉,这或许也是一种提醒。”

 

长期以来,中共对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人权问题置疑一直抱有抵触情绪,认为西方用人权问题指责中国就是想干涉内政,想颠覆中国政权,就是“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从毛时代就开始叫起一直到今天。西方国家难道说真的是如中共领导人说的:“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吗?非也。中国人权问题本来就存在着严重问题,这是有目共睹的事,还须别人来说吗?

 

问题已经很清楚了,王外长所谓“不能把人权政治化”其真实意图就是指责西方国家不要用“人权问题”干涉中国内政。这个外交部长和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是一样货色,都是揣摩主子的眼色来行事的。他在历次讲话中,都以左的面目出现,故作强硬,这更显出他的外强中干,色厉内荏。

 

四,争人权就是争民主,争民主就是最大的政治。

 

当前中国启蒙工作谈得最多的就是民主宪政,而要想达到民主宪政首先民众要从自身做起,要从自身做起就是要明确公民的最基本的权利,也就是说要获得人的基本权利。这个权利就是政治权利,就是公民的选举权、监督权、言论、出版、结社、游行请愿等自由权。而今天在中共一党专治下,人民有这个权利吗?从近几年来,中共对持不同政见的民主人士的限制、打压、拘禁愈演愈烈就足以证明。熊飞骏先生出版了两本书,书中内容只是谈民主问题和历史事实当局就以非法出版罪对他行之关押,艾晓明教授到甘肃夹边沟采访当年右派劳改农场就遭到盯梢和干涉。还有《炎黄春秋》被鸠占雀巢,《共识网》查封,维权人士被监禁,说明中国目前的人权问题不容乐观。

 

王外长文章指出“各方都要客观公正看待他国人权事业发展,不能把人权政治化,不能借人权干涉内政,更不能搞政权更迭。”暴露出他们的真实意图,他们怕别人借人权问题干涉中国内政,其实质就是怕“政权更迭” 。今日中共用“温饱权”“生存发展权”来漠糊人权问题,让中国人陶醉于动物的需求,以此来维稳他们的红色江山,当然这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随着民主潮流的发展,这种欺骗蒙哄已经不起作用,更多的中国民众会起来为争取人权而斗争。

 

2017年3月3日

 

 

关键字: 楚江雄 人权 中共
文章点击数: 605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