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与 】  时间: 3/13/2017              

王峭岭:3月7日的快乐小聚

作者: 王峭岭

一想到要跟野大姐他们这伙人见面,心里立刻就有美滋滋的感觉。

 

三八节前一天,他们要聚在其中一位伙伴德金兄弟家。

 

德金家的一间房子失了火,屋顶烧没了,用品烧没了。德金要重修房子,大家要来添砖加瓦。

 

听到这个互相帮助的计划,我心里就温暖。我清楚的记得2015年冬天,那时候709案还是像黑云压城一般,我的心里也堵得像北京上下班高峰的马路,无可奈何。

 

那一天,野大姐约我和这伙人见面,散散心。我和这一群老姐姐老哥哥们一见面,就被他们所有人的精神面貌感染了,而且我才知道,李和平不光是和野大姐熟,和这些老人儿都很熟。他们争先恐后的质朴的语言表达了对李和平律师的尊敬,让我焦虑的心平静下来,勇气倍增。

 

2016夏天,我被迫从亦庄搬家到宋庄。没想到,我为李和平的案子在天津耽误了,回不来,把我嫂子急得要命。我赶快给野大姐打电话,野大姐说:“你安心在天津,什么也别管了。”后来我才知道,野大姐连忙找了4人,其中李德金已经在回山东丈母娘家的路上,听到野大姐说帮我搬家,立即开车返回北京,到家都晚上10点了。第二天早上5点,他们就出门帮我搬家来了。

 

我嫂子说,一看见野大姐他们进门,就跟见了救星一样。

 

这次,他们要为自己当中的兄弟添砖暖灶,对他们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在我看来却是由衷的敬佩。能够在患难中相顾已经是不易,在十几年的患难中仍然彼此相顾,却是神迹了!

 

我必须去搬一块砖!

 

北京十八里店,到处都是断壁残垣,所有的路都变得坑坑洼洼。可是,进了德金家的院子,眼前一亮,完好的闭合形院子,大块的玻璃封的顶棚;粗木椽子绿色实木门框屋檐,雕梁画栋的.......我惊了:这在北京四环边的独门宅院啊!在六环边都要卖到千万以上了,竟然要拆了!

 

姐姐们说:“农村人有点钱就盖房子,家里没别的财物,只有房子。房子就是最重要的东西了。”

 

德金妈妈说:“德金他爸半身不遂十几年了,我们不搬家,我们就在这里住到死了。以后他们愿意怎样就怎样。”

 

看到此情此景,好像看到了全中国的拆迁。强拆,实际上是毁灭了传统,就是要把农民一家族一辈子的奋斗剥削了。所谓拆迁规划,很像是没有品味的土匪制定的。我希望他们把天安门拆了,可以建一万层的高楼啊!

 

这一伙人从见面就热热闹闹的,直到大盘子大碗端上桌,话题又变成赞美声。白菜炖豆腐,大盘酱肘子,肉皮冻,美食颇乡土,却是很美味。菜团子上桌后,我直嚷着要打包走。午后的院子里,在因为两会湛蓝的不像样子的天空下,明亮温暖的阳光照在这一群不再年青的人身上,乐观向上、豁达积极的气氛充满在这院子里。我总想起一个朋友的一番话,她说:她跟野大姐他们这一群人接触,本想帮他们这些一直坚持维权的人做心里疏导工作,没想到,野大姐这个团队,反过来成了她的帮助和心理的支持!

 

确实,他们当中大多是草根出身,想的就是最简单的:我的权利受损,我就要维护。他们不说高言大志,他们也不是只顾自己。

 

本来互相扶助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看现在的世道却是:我们可以扶助外国,四处金钱支援。我们却不能彼此扶助,要不为什么限制709家属见面?其实,我们如果坚持彼此扶持,就会发现,世道并不是那么难。

 

 

 

709家属王峭岭

 

311

 

2017313webwxgetmsgimg(9).jpg (1280×700)

 

 

关键字: 维权律师 大抓捕 709 王峭岭
文章点击数: 22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