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5/2017              

綦彦臣:基于香港理由的宪政观念深化

作者: 綦彦臣 綦彦臣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2017314hongkong.jpg (500×333)

香港(网络图片)

 


 

引言:回观国家理由

 

香港是特殊政治治域,它至少比中共国家宪法当中的民族自治区域宪法地位要高,其如后者那里有中共派员的区域最高党首,但前者只有行政特首而无党首。尽管中央驻港联络办公室主任相当于一个暗中的区域党首,不过,他下面没有分级次至街道的诸级下属党首。在这层意义上看,香港有准国家地位,尽管这个准国家地位更类似于英联邦的自治领域,而不是一定要演进到独立国家地位。至于中共国家的「港独」之指责,尚得从更大背景、更长时间来论,其如全球性地缘政治里的门户区位之未来变化。由于这点超出本文主题,不再展开论述。

 

在学术逻辑上,我使用「香港理由」这一政治积极概念,与一个产生于十六世纪至今已经消极化的概念「国家理由」有关。在十六世纪之后的政治学理论发展中,黑格尔主义对国家理由在理论上予以了精细化,最终使之确定了原则性内含:公共秩序优先于维护普通道德法律规则【注一】。中共国家的维稳政策,包括试图在香港推开的反宪政措施如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都是国家理由的实践。尽管它未明言采用了这一理论上,甚至对这一理论并不了解。在西方世界,国家理由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原因之一,这里面的逻辑是:新黑格尔主义对法西斯主义有较大的理论贡献,而新黑格尔主义本身特别推崇国家理由,这以鲍桑葵(Bernard Bosanquet,一八九九/一九〇九/一九一九/一九三〇)《关于国家的哲学理论》为代表。鲍桑葵把国家权力绝对化,「即社会的影响力和国家的权力只有程度上的不同,对二者的解释最终也是相同的」【注二】,于是,「国家的目的就是社会的和个人的目的——由意志的基本逻辑所决定的最美好的生活」【注三】之构建有了蓝图。

 

一、国家认同:以去流氓化为前提

 

尽管有人认为鲍桑葵只是「主张『国家至上论』,但并不推崇极权主义」【注四】,然而,在国家治理实践中,国家至上的哲学逻辑归底必然是极权主义。二十世纪的人类政治史与文明史对这点给予了证明:无论右翼极权主义如意大利法西斯与德国纳粹,还是左翼极权主义如苏联与中共国家,无不是从国家至上开始来展现它们的道德社会理想的。这种道德目的当然是黑格尔主义原教旨的东西,即「国家的政治制度和机构措施都是道德观念的体现,国家是不会有错误的」【注五】。放到现在的网络环境里,要有人说「国家是不会有错误的的」,一定会被跟帖讥为「脑残」,但在左右翼极权主义炽盛的年代里,「国家是不会有错误的」却是一个信条。

 

即便勉强让政治受害者看出国家错误,他们也会感恩涕零地接受国家的「平反」。在全部极权主义失败后,威权主义即便未能站稳脚跟,它还是愿以法律方式补偿受害者,但前提是受害者个案不是政治性的。这从一个方面吊大了政治受害者们的胃口,他们当中不少人期望着某天的「平反」,乃至某天集体成为「第N个民主党派」。换言之,在一个由国家理由锻造的流氓国家里,受害者也难免流氓化。这种流氓化与八十岁的和谐夫妇假离婚只为取得迁补偿的更高额度【注六】,没有本质的区别。还有,流氓国家不只是国际性质的,国家对内的流氓本质其实更凶恶。

国家理由与国家认同密切相关,在流氓国家对内表现流氓性质较为严重的时期,异议人士会完全放弃国家认同(比如定性它为「后娘祖国」【注七】);即便那些试图改变威权主义不良性一面的体制内人士,往往也会在很大程度上降低国家认同。当然,此种情形并非他们自己声明,而是官方意识形态批判的定性,其如单仁平攻讦茅于轼「否定国家认同」【注八】。然而,国家认同问题绝不是意识形态强权可以达成的,相反,意识形态越强权,真实社会效率也就越低下。因此,关于国家理由的当代研究倾向于强化国家的普世性道德责任,「祖国必须平等地热爱所有公民,否则,不值得公民们拥戴」【注九】。放低一些要求,不必要求祖国「平等热爱」,只要保证常识性良心而不太耍流氓就可以了。比如说,它不能在不同的境况下,把无法特指的对象(群众)定性不同,尤其不能以流氓手段认定不同环境的群众智力水平,有时说他们「眼睛雪亮」,有时说他们「不明真相」,以致发现这个悖论可以成为定理【注十】;它也不能特指群众中的哪一部分「眼睛雪亮」,另一部分则反是。

 

二、主观模型:Ansaxization计量与目标清晰

 

如果国家理由能够得到修正,可以达到「善的政治」境界,那么,即使一定壳子为现代国家而实质不过多个既得利益大体系的部落组合,它仍有去流氓化的可能。同时,国家认同既依靠于政治受害者本身去流氓化(尽管这又是一项巨大的苦难成本),也依靠于一个可观测(当然初步实践也相对容易)的转型指标体系。这样的体系与国家认同类型的西方的、亚洲的【注十一】有关,但最根本的是法系影响。就香港民众对宗邦国家的认同极低而论,首先是法系不同造成的。香港是有取舍的英美法系,在大背景上舍弃了两院制;宗邦国家是中华法系,混杂了相当程度的苏联法系因素,而苏联法系当中不乏大陆法系因素。

 

在确定了法系与国家认同的微妙关系后,至少是厘清香港与宗邦的此种差别之后,那么,综合全球经验,可以说:有一个盎撒化指标在起作用。在这里,将英语中的Anglo-Saxon予以压缩,加进ization的通常表示,其为Ansaxization,汉语可直念为「盎撒化」。简言之:盎撒化才是经济全球化的政治全球化目标,但此化终局又不排除不同区域的文化差异,这就同香港区花Bauhinia在发音上的英式与美式差别。Ansaxization的指标体系有四项:其一,民众对基督教的信仰或本治域不排斥之;其二,内含了法系因素的两院制立法体系,其三,未必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庶世文化对英语有偏爱;其四,与盎撒本体(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或其一者有军事同盟关系。将这四项列为十分制计量体系,我主观地认为:第一项为三点五分、第二项为三分、第三项为二点五分、第四项为一分。依这个评分体系来看待东亚几个重要政治治域,大体如此排列【注十二】:韩国,六分;香港,五点五分;日本,四点五分;台湾,四分。

 

依照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取得经济腾飞成绩的事实论,韩国、香港、台湾均受益于已具有的Ansaxization基础,尽管没必要排除新加坡的样本作用。依据经济腾飞至政治改善的转型途径论,可以是政治上的和平演变,可以是经济增长过程中发展结构优化,或两兼之。这都给出中国民主转型一个可参照的体系——必须走向Ansaxization,即民主转型以此为清晰目标。中国民主转型可能是社会自发剧变的结果,也可能是美中战争的结果,或者其他情形,但无论哪一种情形,到宪政已是社会真正精英共识以及表现在庶众对英美制度的心理羡慕阶段,宪政观念深化是必须的。深化唯一途径就是明确Ansaxization方向。此方向的最大扩张项是两院制所内含的法系因素,与传统国家理由对照的香港理由是最好的学习范本。并且,香港理由可以计量反映,尽管模型有待降低主观程度而作更客观修正,因为韩国、台湾、日本的经验仍在。

 

三、继续领头:经济自由度对判决书的诠释

 

香港虽然是一院制,但它的法系基础是英美法系。因此,与北京警员殴死雷洋而免于刑责不同,香港七名警员殴人并未致严重伤害后果,但判了实刑。不管新闻媒体对香港七名警员被处实刑做何样解读,其结果与雷洋事件的警员免于刑责有天壤之别。天壤之别的根本不在于政治操纵(尤其雷洋事件结果被歪曲为某种势力「发坏」之为),根本在于法系之区别。即使「发坏」行为存在,「发坏者」也确有具体人士可指,那么,试想:那种「发坏」行为在以英美法系为基础的香港能够发生吗?在另一方面,「发坏」行为在香港七警员殴人案件初判后,确实有之,但行为人没在香港而在大陆,他们刻意放大「近四万警民声援」【注十三】七警员的社会行为及被殴者曾健超的「淋泼尿味液体」【注十四】行为,但是拒不涉及曾健超被拖到相对隐蔽处、警员多波殴打的行为。对一个被制服了的滋事者还有必要继续殴打吗?当然没有必要,即使在北京而不是香港也没必要。

 

香港法院的裁判理由(相当于大陆法庭调查结论)里面:第三项说明曾健超被当场制服,警员使用塑料拉链带将曾健超双手打上背铐【注十五】;第四项说明曾是被个案处置的,未押上示威者被带走的大巴【注十六】;第五项与六项表明在曾被押至特定处并已遭殴打的情况下,七警员中有四人对曾轮番殴打【注十七】;第七项更表明作为目睹者的另外警员有意放纵第五与第六项行为,而未尽警员义务予以阻止【注十八】。细看该案判决书,扼要而言,香港理由不仅是传统国家理由的坚决反对物,还是提供深化宪政观念的一个机会。它对中国民主转型的意义之重大,必然为日后的转型政治史所重点描述。

 

在以上较为专业的实证政治学论述之外,对中国民主转型的宪政元素关注的人们还不能忘记两项关乎日后转型政治史的两个重大事项:其一是,中共国家党媒在占中事件发生时,选择性地报道香港警察执法,即对「蓝丝带运动」、「撑警大联盟」等有组织活动的赞赏【注十九】——也涉及到目下的同类行为持续,仅是变得悲观而已【注二十】;其二是,香港因其法治良好暨有Ansaxization大背景,在今年连续第二十三次获得传统基金会的经济自由度评分第一【注二十一】——也与威权主义仍有残存的新加坡之居第二名相比「领先幅度进一步拉大」【注二十二】。前一项,是流氓国家性质的证明,状况仍在持续;后一项,是香港理由的经济收益,状况仍在持续也不会变坏。上述判决书公布几乎与经济自由度评分公布同时,后者可以说是对前者最好不过的诠释了!

 

结语:教理更新时期到来

 

香港的基督教信仰者虽不占人口的多数,但是,基督教的基本伦理对俗世生活影响至深。并且,对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后的影响非常之大,而今形成了基督教传播南有香港、北有韩国的两大资源。香港的神学资源供给又远远大于后者,这也是我将香港Ansaxization四项里第一项定为二分的原因,虽然它比韩国少〇点五分,但又比台湾高一分且是日本的四倍。而无论经济全球化如何受挫,基督教全球化的进程出现了一个半世纪以来的最好情况。对此,中共国家除了防止韩国基督教的影响【注二十三】之外,有战略分析人士还认为「特朗普政府呈现出明显的单边主义和基督教联盟的取向」【注二十四】,甚至是其对中共国家采取冒险行动的政治基础。

 

地缘政治学的意义固然重要,基督教出现一个半世纪以来的全球化峰值也相当不错。但是,在香港理由的视角,应当认识到:第一,经济自由度与基督教基本教义密切相关,且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进入了教理更新时期——更深刻地理解俗世权柄的可限制性,从而国家至上不可能,政府至上也不可取;第二,正义是有用的、永恒的,但正义不能简单到国家(政府)完全拥有,相反,国家(政府)因流氓化更可能完全失去正义资格。后一种情形正是《旧约·哈巴谷书》所指出的正义滥用情形【注二十五】,而仅从现有宗教仪轨上没法读出此等意义。然而,结合了法系因素暨宪政主义功用考量,便有了教理更新的指向——传统的国家理由实则正义滥用,而香港理由恰好在于防止前面的情形发生。

 

注释部分:

 

[一]参见韦农·波格丹诺主编《布莱克维尔政治制度百科全书》(汉译本,邓正来等译),第五百五十九页(〈国家理由〉词条);邓等译版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二〇一一。

 

[二]参见鲍桑葵著《关于国家的哲学理论》(中译本,汪淑钧译),第一百九十页;汪译版本:商务印书馆,一九九五。

 

[三]同[二],第一百九十一页。

 

[四]同[二],无页码,〈出版说明〉(商务印书馆编辑部,一九九二)。

 

[五]参见葛力主编《现代西方哲学辞典》,第三百一十三页(〈国家的哲学理论(书名)The Philosophical Theory of the State〉词条,第三百一十二至第三百一十三页);葛编版本:求实出版社,一九九〇。

 

[六]参见扬子晚报网·南京版块二〇一七年三月二日转刊《南京晨报》报道《为多得拆迁补偿南京高新区一村庄百对夫妻集体离婚》(记者未详)。

 

[七]参见我的实证政治学论文《藐视「后娘祖国」——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学术思考(十一)》,载于《民主中国》网刊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是该刊二〇一五年度征文主题。

 

[八]参见观察网·新闻中心版块二〇一七年一月二十四日转刊《环球时报》社评文章《环球时报单仁平:茅于轼绝非榜样,而是一个教训》(作者:单仁平)

 

[九]参见莫瑞兹奥·维罗里著《从善的政治到国家理由》(汉译本,郑红译),第一百六十八页;郑译版本:吉林人民出版社,二〇一一。

 

[十]参见我的博文《「眼睛雪亮」与「不明真相」关系定理发现史》,载于我的网易博客(http://sihoen.blog.163.com)二〇一〇年八月三十日,但此文仍处于被屏蔽状态。最初文献可参见张伟国先生主持时期《议报》总第三百六十二期(二〇〇八年七月),我的时评文章《「眼睛雪亮」沦为「不明真相」》。

 

[十一]参见M.莱恩·布鲁纳著《记忆的战略——国家认同中的修辞维度》(汉译本,蓝胤淇译),第一百二十页;蓝译版本:同[二],二〇一六。布鲁纳关于不同形式的国家认同描述,实际上是一项引述:「根据史密斯的观点,『西方的』国家模式是基于历史领土、一个法律——政治共同体、法律政治平等的成员以及共同的公民文化和意识形态,而『亚洲的』国家模式的特征则是共同的祖先、全民动员、方言以及共享的习俗和传统。」

 

[十二]依据基督教信仰、含法系因素的两院制、英语偏爱、军事同盟四项指标分数,主观衡量韩港日台四个政治治域,得分简列如右:韩国,二点五、一、一点五、一;香港,二、一、二点五、〇;日本,〇点五、二、一、一;台湾,一、一、一点五、〇点五。

 

[十三]与[十四]参见中国网·法治中国版块二〇一七年二月二十三日转刊环球网报道《香港近四万警民声援因「袭击占中者」被判入狱警察》(记者:范凌志)。

 

[十五]、[十六]、[十七]与 [十八]参见Zhangweiguo0110微信朋友圈二〇一七年二月十八日转发「法治之声」公众号文章《香港七位警察袭击占中示威者案判决书全文》(作者:杜大卫法官)。

 

[十九]参见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报早读版块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转刊《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香港市民反占中,力撑警察执法》(记者:王平)。

 

[二十]「侠客岛」微信公众号二〇一七年二月十八日文章《警察入狱,占中者笑了,可香港未来呢?》(作者未详)。

 

[二十一]与[二十二]参见英国路透社二〇一七年二月十六日香港电(记者未详);新华社《参考消息报》二月十七日译介,《香港再次获评最自由经济体》,第五版<财经透视>。

 

[二十三]参见搜狐公众平台·铁血讲武堂版块二〇一七年二月十六日文章《干得漂亮!驱逐韩国三十多名传教士,中国这下真怒了》(作者未详)。

 

[二十四]参见凤凰财经·证券版块二〇一七年二月十八日转刊澎湃网文章《方星海:对特朗普的冒险行动要有心理准备》(作者:张宁)。

 

[二十五]原文:「So the law is paralysed, and justice never goes forth. For the wicked surround the righteous; so justice goes forth perverted.」【HABAKKUK,第一章第四节。】

 

关键字: 綦彦臣 香港 宪政
文章点击数: 611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