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3/14/2017              

“意识形态”控制蔓延 中国限制销售外国儿童读物

“意识形态”控制蔓延 中国限制销售外国儿童读物

 
20173147b82931b-447f-42fb-81d6-615fcda10251.jpeg (622×444)
 

 

中国不断强化意识形态管控。日前有海外媒体报道,中国的监管机构已口头指示出版公司,限制外国儿童读物在中国大陆出版。有分析指,当局的思想控制,已经深入到从“娃娃抓起”

 

香港《南华早报》和英国《金融时报》相继报道,中国监管部门为了限制外国思想渗透,正透过口头指示,对中国销售的外国作家所著作儿童读物进行销量限制,当局“减少外部世界对中国社会产生影响”的战争,开辟了一条新的战线。

 

报道说,儿童图书正成为中国大陆图书市场最火热的分支,而中国政府从2016年起全面实行的二孩政策,同样有助于儿童图书市场容量的扩张。其中,由于优质中文儿童图书的稀缺,不少出版社近年将目光转向发行海外图书。亚马逊(Amazon)中国销量前10位的儿童读物中,有6部为外国作家撰写,其中包括著名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系列和全球销量超过2800万本的图画书《猜猜我有多爱你》(Guess How Much I Love You)。中国第二大电商京东销量前三位的儿童图书也全都出自外国作家。

 

目前,尚不清楚是由哪个政府部门牵头限制儿童书籍供应的,也不清楚该决定是否已经生效。

 

关注事件的河北自由媒体人朱欣欣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当局限制进口儿童书籍是出于对意识形态渗透的担心:

 

“充分表现了中共的文化不自信,反映了他们的这种文化专制的特点,这让我想起邓小平的一句话,计算机普及要‘从娃娃抓起’,中共对民众洗脑进行愚民教育也要从娃娃抓起。西方儿童文学读物是西方文明的表现形式,里面的包含了自由、博爱、平等的普世价值,所以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构成了威胁,也对中共的对儿童进行洗脑的读物也形成了竞争,令中共十分恐惧。”

 

这一消息引发中国网民热烈讨论,有网民指,官员把自己的儿女送到国外,但国内的孩子连书都不能看。还有网民讽刺道,也亏得是早生了几年,要不然大家连安徒生、杨松、林格伦、罗大里、恩德、金子美玲、宫泽贤治乃至JK罗琳的书都看不了。还有父母抱怨中国作家写的儿童书籍很假很无趣,引起不了孩子的兴趣。

 

网络活跃人士张先生告诉本台,中共的洗脑教育也要从娃娃抓起:

 

“无非就是洗脑从幼儿开始,从幼儿园以前就被抓起,国内出的幼儿读物带着一种传统儒家思想保守,让孩子逆来顺受的思想,国外的是完全激发孩子自觉主动地独立思维,对它的禁止一定是为了不让自由化思想传播,也就讲白了给孩子一种从娘胎里开始的洗脑教育。”

 

中国当局对境外出版物的管制正在逐步加强,去年初实施的新版《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禁止任何外资机构从事网络发行出版业务,相关服务器和存储设备必须存放在中国境内。上周,中国最大的网购平台淘宝网发布规定,将于317日起,禁止任何商家提供“大陆地区以外发行的出版物”,连代购海外游戏的店铺也将全部关闭。

 

 

大陆拟限制海外儿童读物在内地出版

 

大陆当局拟进一步控制思想自由,计划限制海外儿童读物在内地出版,以减少外国对内地民众的思想渗透。有出版人认为,当局的做法是意识形态的控制,如果新措施推行,出版审查将会更严谨。(刘少风 报道)

 

有内地出版社的知情人士透露,监管机构已发出口头指示,要求出版公司限制外国作家所著儿童读物在内地的销售数量,藉此减少外国对内地社会的影响。

 

英国《金融时报》周一(13日)的报道,若内地限制境外出版物,将会让中国每年翻译出版的儿童读物数量,从数千部减少到仅数百部。

 

在亚马逊(Amazon)中国网站,十大畅销儿童读物中目前有6部都是外国作家写的,当中包括由英国小说家罗琳所写的《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徒》,可见外国图书甚受内地读者欢迎。

 

本台记者致电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希望了解详情,但电话无人接听。

 

香港出版社“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内地书商购买海外图书的版权,再翻译成中文于内地出版是常见的情况,他认为如果停止出版外国儿童读物,对书商将造成经济损失;在文化上亦会减少中国人与外国人的思想与学术交流。

 

彭志铭说:大陆(书商)买很多英文的儿童书,不单是漫画,还有儿童故事书,它其实买了很多外地的版权,回去(大陆)再翻译中文来出版,很多时也会看到,如果是这个政策,它的检查制度很严,这就是它们(大陆)国策的问题,对意识形态的控制,如果你是对海外,这个就可能对外国有些影响。

 

彭志铭又指,如果新措施实行,审查会更严谨,但具体的影响要待措施的规定和条例推出后才能知道。

 

彭志铭说:现在的做法可能是,外国未出实体书的时候,已经会有人到大陆洽谈版权,他们可能会有互相合作,(措施实行后对他们)会有多大影响力或影响多少,那就要他们自己协调后才知道,打撃就很难说,但影响一定有,要经过多少次检查或多少个部门批准,当中多了很多程序,与以前(审查)不太严谨的时候有分别。

 

曾在出版社工作的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创办人兼所长刘开明向本台指,海外的儿童读物在中国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中国有大部分的儿童读物都是来自海外,如果突然停止出版,除了对出版社有影响,他认为最受影响的是儿童。

 

刘开明说:现在实际上我们很多的家庭都形成了让儿童看国外漫画,还有各种儿童读本的习惯,像这种情况,他们可能一下就不再有优质的儿童读本看,可能对经济条件好的家庭影响不会太大,因为他们(经济条件好的家庭)可以到香港,甚至直接到国外去购买,但是对一般的家庭影响会很大,虽然他(家长)可以选择用国内的图书内替代,但是替代的话家长是不是会喜欢,那不知道。

 

据悉,全国只有8家国有图书进口公司及其子公司有权将境外出版物引进内地。

关键字: 儿童 新闻自由 中共
文章点击数: 23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