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22/2009              

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

—— --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作者: 李大立 李大立

(纽约)李大立


若非觉得有原则性分歧,或会误导民众,笔者不喜争论。前几天有人逐条批驳拙作「条条大路通罗马」,认为实现中国民主化只有一条道路、一种可能(若非神仙岂可预卜未来?)笔者觉得不值一哂,不予置评。可是,今天(2月19日)在《民主中国》上读到陈西先生的大作《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惊讶之余,却不得不站出来说几句。

陈先生大作的中心意思是:一,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如果中国实践了民主,那一定是一种偶然,绝不是必然。二,自然法则规定了「弱肉强食」的定律,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民主国家随时有可能会退到专制的王国。三,民主从创造性来,唯有创造论精神才有可能帮助我们……胜利到达彼岸。(以上全部引自陈先生原文--笔者注)笔者不敢苟同,理由如下,请教于广大读者:

一,陈先生得出结论之一,是因为:「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所谓异物,就是说中国的常态是专制,而不是民主。」「看看中国的五千年文字史,哪里有过民主制的记载?哪里有过民主的萌芽?咱们中国的历史完全是一部专制史。」「民主是西方的产物,不是中国的特产,民主属于欧美。」

这里有几个问题:

1,中国社会如同世界社会一样都是不断发展的,用不断变化发展的观点,而不是静止孤立的观点看历史,就不存在什么「常态」和「异物(态)」。西方国家特别是欧洲国家也曾经过漫长的奴隶制(神权)、封建制(王权)才演变成民主制(民权),如果照陈先生的说法,他们在实现民主政制之前,岂不是专制为「常态」?民主为「异物(态)」?那为什么人家能够改变常态,实现「异物(态)」,而中国人却不能?仅仅是因为中国专制社会的历史比他们长,就不能实现民主吗?

2,陈先生说「民主是西方的产物……如果中国实践了民主,那一定是一种偶然,绝不是必然。」这和中共说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我们不能照搬西方民主有何两样?虽然陈先生根据的是中国历史,中共根据的是「中国国情」,结论都一样:只有西方人可以享受民主,中国人不可以享受民主。中共一直借口说中国地域广、人口多、文化低、经济差而拒不实行民主,就差没有说不敢说中国五千年专制统治,不可一日无皇,陈先生却不经意地做了中共的传声筒。或许陈先生的本意不是如此,但陈文客观上所起的作用确实如此,这是不可不引起警惕的。

3,陈先生说「看看中国的五千年文字史,哪里有过民主制的记载?哪里有过民主的萌芽?」与中国历史不符。近百年来,随着世界民主的发展,中国也出现了几次「民主的萌芽」。一是清末颁行「钦定宪法大纲」、设立资政院咨议局、推行地方自治、改革官制、公布「宪法十九信条」宣布实行君主立宪。二是中华民国成立, 1912年3月即颁布「中华民国临时宪法」,各省选举省议会,联合推举总统和参议院。其后1928年国民政府统一中国,1931年颁布「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三是抗战胜利后,1946年1月召开了包括共产党在内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了「宪草审议委员会」,由国共双方共同举荐民社党张君励主持起草「中华民国宪法草案」,保留三民主义基本原则,建民治民享民有民主共和国。只因中共在军队编制问题、政府名额问题、解放区问题等上提出许多不合理不民主的要求,蓄意发动内战夺权而流产。所有这些尽管距离现今西方民主制度还有相当距离,但他们不仅是「民主的萌芽」,而且还是中国有史以来几次民主宪政的尝试和实践,可惜都被错过了。

4,民主自由到底是西方的专利,还是普世价值?随着现代文明的飞跃发展,网络通讯无远弗届,在全世界全中国人民心目中早已有了答案,连温家宝都不得不承认。之不过中共讲一套做一套,一面在国外高唱民主普世价值,一面在国内又倚靠武力强行压制,或垄断传媒欺骗民众而已。在这种时候,陈先生居然还说「民主是西方的产物,不是中国的特产,民主属于欧美。」简直是匪夷所思。事实上东方已经有很多民主国家,亚洲就有日本、南韩、印度、泰国、马来西亚……甚至不丹、外蒙古等数十国;就算陈先生所说的中国人中,台湾已经率先实现了民主化,难道这也是「一种偶然,绝不是必然」?

二,陈先生结论之二所谓「自然法则规定了「弱肉强食」的定律,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更成问题。

1,陈先生这里所说的「自然法则」本身就含意不清,不知指的是「自然界演变的规律」还是「人类社会自然发展(而非人为强行改变)的规律」?若果是前者,因为动物只有求生的本能,而没有人类独有的思想,所以才有自然界的「弱肉强食」,但又谈何「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若果是后者,对人类而言,「弱肉强食」的时代早已过去,人类已经进入「天赋人权,人生来平等」共识的年代,进入了「普世关怀」的年代,世界越来越变得像一个大家庭,一方有难,八方支持(只有毛共及其后继人才会热衷战争,才有脸面去炫耀中国人杀中国人的内战),就算对动物,人类也早已抛弃了「弱肉强食」,转而保护动物。

2,那么「人类社会自然发展的规律」到底是民主还是专制?历史早已给出了答案。民主国家从无到有,根据「自由之家」在台北发表的「2009年世界自由度」报告:全世界193个国家有89个国家属于自由体制,占所有国家的46%,不自由的国家有42个,占的比例是22%;部分自由的国家有62个,占32%。怎么能说「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民主自由已经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已经形成不可逆转的世界潮流,陈先生却说「民主国家随时有可能会退到专制的王国。」真是闻所未闻!笔者在美国居住多年,相信若果询问美国人是否担心美国会回到一两百年前的农奴社会,恐怕别人会笑你杞人忧天。特别是今天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黑奴的后代成了第一夫人,陈先生这样说是否对美国及民主国家缺乏了解?

3,笔者揣测陈先生的原意可能想说:商场如战场,人的本性都是自私的,引伸到政坛,则都想掌握权力当独裁者。这就错了!很可能是陈先生用大陆的观点去看资本主义的商场和民主国家的政坛。资本主义的商业竞争是建基于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上,和中国大陆权贵资本主义完全不同,在公平竞争中取胜只说明其商业智慧和运作成功,不等于自私贪婪,丰厚的利润是社会对优胜者的回报。况且越是发达的社会,越是富有的人越具公益心;说到了政坛则与陈先生所想象的相去更远,民主国家由于有定期的选举,执政合法性来源于人民,已经没有任何政党和个人有独裁专制的非分之想,即使有,也没有实现的政治环境。所以陈先生所说的「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完全解释不通。

三,陈先生结论之三「民主从创造性来,唯有创造论精神才有可能帮助我们……

胜利到达彼岸」强调「我们中国能实现民主吗?这就要问我们有没有创造性精神!我们中国能建成民主制国家吗?这就要看我们有没有创造力。」用「创造性」、「创造力」作为中国实现民主化的条件,显得牵强附会。查中文辞典,「创造」一词的解释是「首次制造或者建立新的事物」。民主社会在西方已经存在数百年,民主制度已经被实践证明行之有效,别人在前面试验成功了,我们在后面照搬就是了,还谈何「创造」?陈先生解释说:「这创造力表现为大无畏的反抗、抗争、抵制、像信仰者那样锲而不舍的争取实现与承担的精神!」这不叫「创造」,这叫「团结面奋斗」。

四,或许陈先生「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如果中国实践了民主,那一定是一种偶然,绝不是必然。」

意思是想表达「中国没有民主的传统,民主不会主动到来,要实现民主必须付出巨大的努力」(可是,民主对谁都是从无到有,谁有民主传统?)这种观点本身没有大错,但是表达的方法完全错了。不知其它读者有何感觉?起码笔者产生了以上的疑问。面对着全世界汹涌澎湃的民主浪潮,中国人民日益高涨的民主呼声,中共正扭尽六壬负隅顽抗,我们千万不要自觉或不自觉地充当了他的应声虫,损害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这是我们大家都应该警惕的。

总言之,笔者持相反的观点,我认为民主对任何国家任何民族,包括我们中国在内都是必然,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绝非偶然。笔者认为中国人和别的民族相比,没有任何理由被认为不配享有民主。虽然我们国家专制主义的历史比别人长,受专制主义的毒害比别人深,特别是中共给几代人灌输了太多的专制狼奶,但是不等于说我们不可以努力赶上。只要我们努力启蒙,全民觉醒,就和全世界其它国家民族一样,民主是必然的,不可能对我们「只是偶然」,美国前国务卿赖斯说得好:「我不相信中国永远是一个例外。」

写于09年2月19日-20日

关键字: 李大立
文章点击数: 156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