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A 】  时间: 3/15/2017              

抓律师两高人大邀功,保政权司法第一要务


 

华盛顿 3月12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和最高检察院院长曹建明,先后在2016年总结报告中赞扬对709案中维权律师和法律界人士的处理,引发媒体广泛关注。香港英文版南华早报的报道指出,最高法院将维护政权安全列在去年工作成就中的首位,甚至先于打击恐怖威胁。有分析称,两高工作报告的措辞显示,司法部门完全成为维护政权的刀把子,首要功能是维稳和维护中共的执政地位。公检法部门以维护一党专制为第一要务,这样的逻辑是否经得住检验?这样做符合习近平曾经提出的“依法治国”理念吗?这样得来的社会稳定和政权安全能维持多久?

 

河北独立作家田奇庄说,为当事人辩护是律师的天职,官方不该限制律师辩护的对象。有些法院还在案件受理过程中刁难律师,将律师扣上帽子甚至抓捕,造成了律师状况的不稳定,官方在处理709案件上过分了。709案件显示了当权者在办案过程中,不按程序办案的违法违规嫌疑。维稳者为了压制此类民间诉讼并防止更多律师参与,采取了不适当的手段苛刻对待法律人士,如此反而让世人看出当局的行动是出于政治需要,而不是为了推进法律公平。

 

田其庄说,国家若想实现长治久安,就必须依法治国。一个国家的政法部门不将纠正枉法视为头等要务,反而把维护政权稳定当作最高职责,完全是不合逻辑的行为。

 

旅美法律学者滕彪说,中国的体制本身没有司法,缺乏司法独立的机构来维护法律权威。只要共产党地位持续比法律更高,权力垄断被当作最高考虑,中国就不会有真正的司法存在。如今司法机关再度被强调是党的刀把子,用以实现党的政治目标,简直是司法的倒退。

 

滕彪说,党的合法性需要得到质疑,共产党的理论非但不能自圆其说,从宪法的角度看更自相矛盾。在这样的体制下人权无法得到保障,促成了持续了十几年的维权运动。维权运动原欲以现有的法律来捍卫公民的权力,但很显然在中国的政治体制下没有真正独立的司法,使得维权人士和律师不得不从推进整个制度的变迁着手,期望通过体制的改变来促成中国的民主化。

 

滕彪说,中共在宣传上强调“枪杆子里出政权”,共产党是“历史选择的”,而马克思主义是宇宙真理,意在标志自己统治的合法性,这是愚弄人民的作为,因为人民自49年后就再也没有自由选择的机会,没有民主选举就没有合法性。

 

田其庄说,司法系统维护中国共产党的地位非错事,但党的高级领导人如果有违法行为,下属应该要能无所畏惧地执法,而不是盲目服从上级的旨意。像这样的基本问题不解决,反而重复强调要维护党的统治地位,只会让司法失去神圣性,沦为腐败高官的共谋罪犯。

 

滕彪说,四中全会时中共讨论“依法治国”,还加入了比美国更多的国际人权条约,这些都只是骗人的空头支票,因为保持“一党制”和党的领导地位才是中共心中的首要任务。在一个超越法律的政党执政下,依法治国是不可能的,因为只有对政权有利的法律才能得到严格执行,而公民权利不在考虑范围内。

 

滕彪说,习近平拒绝宪政民主,他对执政的忧虑显而易见,加上共产党面临政治和意识形态危机,互联网上的抗争者也变多,这些人被中国视为现实威胁,引发中共对民间维权运动、律师、互联网、学界的残酷镇压。

关键字: 维权律师 大抓捕 709 中共
文章点击数: 19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