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与 】  时间: 3/17/2017              

简烝:七零九事件的克拉约瓦军性质

作者: 简烝

在全国两会的两高报告里面,七零九事件被作为两者的重大功劳展示出来。这说明事件策划的当初是得到习近平的认可的,甚至是习亲自布局的,跟踪、侦查一年后,收网抓人。如果两高报告存在权力内斗因素,也是周强、曹建明二人不愿负担此等历史罪责,把事情摆出来,任由社会评说。
 
   那么,为什么即便没有今年两高报告前,也有人在极力为习近平开脱呢?更令人疑惑的是,那些开脱者在逻辑上是七零九事件中被抓律师们过来抗争行为的受益者(组织)。依个人之见,那个受益组织已经完全沦为习近平独裁政治的帮凶,或者说,它本来就是为太子党利益而产生的东西,至今方显大用而已。在此,我不想过多评价那个受益组织,只是悲哀于七零九律师群体——他们成了中国版的克拉约瓦军。
 
   克拉约瓦军是二战期间波兰抵抗德国侵略军的中坚力量,但它也被斯大林视为波兰共产党的心腹大患。日后德国投降或者自动撤军,波兰的领导权必然落入克拉约瓦军手中。何时消灭克拉约瓦军一直是斯大林的思考题目。一九四四年七月下旬,苏联红军进抵华沙城下,苏联的广播要求华沙城内的抵抗力量发动起义,配合红军攻城。波兰共产党没有动静,它被苏联特务机关的派员控制着。后来成为波共总书记的哥穆尔卡早前在苏联被关押期间,就被苏联特务机关吸收,此时,他掌控着波共。起来响应苏联号召的力量是克拉约瓦军,他们在在八月一日暴动。而后,付出了百分之二十五的牺牲率,战斗了两个月的时间。
 
付出如此惨重的牺牲、战斗如此之长的时间,在城外有强大苏军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但是,可能就是现实——苏联红军作壁上观,既不攻城也不为城内克拉约瓦军提供帮助,比如空投食品。不惟如此缺德,苏联还拒绝从意大利起飞、途径苏联的英国美国飞机加油,那些飞机上载有向华沙城内投放的食品,也不向负伤的机组人员提供医疗。克拉约瓦军的溃败可想而知。苏联的特务机关则派出一支类似现在特种突击队的精干力量,专门追踪与杀害克拉约瓦军的残余。
 
以史说事,我没有为七零九律师群体喝彩的心情,只是希望那些还内心真存民主理念的流亡异议人士以史为鉴,在阵营内部做好反分化与保存实力的工作。可以看得见,与七零九事件相联系,某个名号尚响的民运组织已经中了分化之招——有人托名为基督徒,却用基督教基本教义所禁用的污言秽语攻讦组织内的另一方。被攻讦方不是没有过失乃至巨大错误,但是,这不成其为口诛笔伐至死缠烂打的理由。幸好被攻讦方还有人主张冷静、再冷静。当然,名号尚响的民运组织完全烂掉也不会对海外民运造成致命打击,但是,如果此案例成为攻讦者的得意之作,那么,可以预见后来的分化更加复杂。还有,在该民运组织产生分化激斗之前,某个异议文化团体已经遭遇了烂掉的命运。那些有背景的分化者以香港为最大基地,有的待机而发,如开会时选人“打击”;有的长期发挥“其他作用”,如帮助背景机构以钓鱼方式锁定“匿名作者”,凡此等等。
 
上面两大重要案例,在前者,可以看到口喷脏话的“基督徒”们就是七零九律师过来抗争的受益组织里面的人;在后者,没有相关迹象,不过,国内一些异议人士已经划出自己的界限——凡是有上指异议文化团体人士参与的活动或长期项目,均要避开。还有,有那个将七零九律师推入克拉约瓦军境地的组织及其人士参与的活动或长期项目,也一定避开。这两个避开,或许被嘲笑为胆怯乃至自我分化,但是,在今后三年内,国内民运保存实力的策略应当是首选。不成为后续的卡拉约瓦军,才有机会阻止“波共”一家独大、形成专制与新迫害。
 
理性看待七零九事件后的一些细节,不难看出“塑造”克拉约瓦军的行为很积极。比如说,明明知道周强是在诠释习近平的政权第一、制度安全观念,才说了反司法独立的话,但是,周强成了集中攻击的靶子,并被指为破坏习近平的司法改革,乃至要求周辞职。本真是,与其批驳周的反司法独立,不如批驳习的制度安全观、政权第一诉求;与其让周滚蛋,不如要求习按程序下台。现在,指骂周强曹建明的一波声浪高涨,套路还是“骂周保习”那一套。
 
关键字: 维权律师 大抓捕 709
文章点击数: 17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