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9/2017              

吴慢山:司马南有没有参与中共的人权迫害?

作者: 吴慢山


2017317simanan.jpg (550×310)

司马南(网络图片)

 

 

一、司马南的“倒逼式迫害”

 

如果在民主宪政的国度,司马南对一些学者的质疑甚至“揭露”都可以视同言论自由。但在一个极权国家,一个持续打击迫害异见人士的国度里,持续地、以揭露民主异见人士为“工作”与使命的斗士,它就不是简单的言论自由,而是积极地参与迫害。

 

司马南不仅仅是通过言论来指责与批评公共知识分子、异见人士,还通过上纲上线的构陷,把别人的言论,做成攻击或反对中共纲领、有政治企图的行为,甚至直接将异议人士检举、驱逼到习核心的枪口上。

 

我总结司马南的套路,就是一种“倒逼式迫害”。

 

文革时代,文革分子是自己手拿棍子,纠集一些人去批斗或迫害所谓的地富反坏右,而司马南现在没有这样的勇气与胆量,当然时势了也不同了,毕竟法治、人权,已深入人心,司马南只能通过借助公权力,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他一是通过支持文革力量,使原教旨马列、毛泽东分子成为一种强大的势力,以此驱逼当政党向原教旨革命斗争方式回归,譬如为薄熙来、王立军摇旗助威,虚张声势。

 

另一种方式就是通过揭露他人网络言论,曲解或上纲上线,通过他个人微博的影响力,直接逼迫相关单位,处理一些异议人士,使有关单位感觉到问题严重,然后严加处理。

 

司马南这是典型的借官方之手,通过倒逼的方式,迫害他人于无形。

 

二、构陷、攻侮艾未未与茅于轼

 

司马南对著名艺术家艾未未的攻击,也是将其艺术行为政治化,并当成西方反华势力在中国政治图谋的一部分,司马南的结论是:艾未未拿“国外的钱”搞政治,如果艾未未得逞,那么中国就会更糟(艾未未成功了,中共就会糟糕,所以,不能让艾未未艺术活动得以成功,这就形成政治迫害的逻辑,正是司马南提供了如此邪恶的逻辑,中共的政治迫害才顺理成章)。

司马南在2011年4月和当时的环球时报王文,出席一个由四月网主办的视频节目,其发言如下:

 

十三亿人在资源瓶颈这么厉害的情况下,在虎狼环伺的世界上,在中国民族六十年刚刚呈现往上走的时候,我们听你大胡子艾未未的,跟着你上街,闹街头政治,中国老百姓日子过好了?凭什么呀。也可能小孩一听你,脑子跟着一热。反正像我这样的,50岁的小老头,我凭我常识我就判断,艾未未你小子可以脱裤子搞你的裸体艺术,但是你那个政治是不靠谱的。更何况你拿着国外的钱干这种事,不明不白啊。

 

艺术家的经费可以来自任何一个国家与地区,而司马南却对艾未未进行有罪推定,将艺术行为政治化,并进一步变成西方势力的改变中国或颜色革命的工具。艾未未被北京警方非法拘捕之后,司马南也是冷嘲热讽,完全丧失一个做人的基本底线。艾未未是不是西方反共的工具,没有证据可以显示,但司马南已然成为中共迫害异见人士的工具,已昭然若揭。

 

艾未未母亲高瑛在接受访问时表示,如果司马南知道自己儿子有做过不法行为,应早向国家举报,而不是在艾未未已经被警方拘捕,无法回应时才“泼脏水”。她要求司马南拿出证据,又认为自己的儿子艾未未堂堂正正,以自己劳动,换取金钱来创作自己的艺术作品,除非有充分证据证明艾未未曾拿外国的钱,否则不排除以法律手段追究责任。参见(司馬南批艾的嘴臉 作者:程美信 香港开放杂志 2011年四月)链接: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271#.WJ36X_krKM8

 

茅于轼被禁言,天则经济研究所网站被关,冰封三尺非人日之寒,司马南这些极端毛左们,在剿杀宪政民主派方面立下了汗马功劳。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2017-01-22):北京网信办近日关闭了包括“天则经济研究所”在内的17家网站。同时,敢言学者茅于轼的微博账号也遭到查封。有评论认为,当局此举与近期毛左攻击自由派的行动有关。

 

对茅于轼以及任志强的攻击,司马南还是同样的套路,就是将主张宪政道路视同推翻中国共产党,而这对于大陆学者或敢言人士来说,无异于判了死刑,由于司马南等人的攻击,任志强被有关部门严令警告与处分,而茅于轼则被禁言,与他有关的民间学术网站也遭到关闭。

 

我们看美国之音记者的早前报道:司马南在微博上还说,“海南省高调请茅于轼公开演讲,还给了他这么离谱的评价。很显然,这是和8月19日某人的讲话对着来的”。在记者询问海南邀请茅于轼演讲是否到了与习近平8/19讲话对着干如此严重的地步时,司马南表示,茅于轼和任志强代表的是宪政的道路,而“宪政的道路说得彻底一点就是推翻共产党、另搞一套的道路”。司马南说,宪政派主张的是“依照美国…的模式改造中国,宪政是让中国共产党下课”,是“多党执政”、“三权分立”,是“要照着美国的政治制度来的问题”。(http://www.botanwang.com/node/15926 2013-10-14 22:50来源: 美国之音作者: 海彦)

 

显然,司马南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首先对茅于轼等学者妖魔化,将纯粹的学术活动或促进中国政治文明进步的言论与研究,当成了敌对势力演变中国、推翻中共的阴谋活动,继而煽动极左力量,使极左力量视自己行为为爱党护国行为。由于司马南等人的原教旨马列主义倡导,极左群众非法的侵犯人权行为,变成了合法的正义行为。

 

三、司马南对吴祚来的攻击,直接造成文化部采取迫害行动

 

司马南对吴祚来的攻击,主要是因为他在微博上讨论过汪精卫话题,他认为汪精卫是害怕苏联势力对中国赤化更甚于害怕日本的侵占,特别是国军将士们前赴后继,不对待的战争造成了国军巨大伤亡,不如采取曲线救国。

 

吴祚来的用意是还原历史,寻找历史的逻辑脉络,但司马南等人上纲上线还不够,通过微博,公开“揭发”吴祚来,给其上级主管单位国家文化部施压,迫使国家文化部对解除其公职以及一切待遇,包括正常退休权利均被剥夺。

 

@司马南:如果贺卫方先生仅仅有一个「汉奸逻辑」倒也罢了, 他的汉奸逻辑正在演化为互联网上下的行动, 最近金沟子村的事实即证明了这一点.13亿人中有几个人秉持汉奸逻辑(例如蔡武部长手下的吴祚来先生)这不奇怪, 奇怪的是汉奸逻辑秉持者肆无忌惮而其单位及上级漠然置之不闻不问.(2013-8-11)

 

这种倒逼官方迫害异议人士的手法,非常有效,吴祚来很快就被文化部除名,连退休待遇也被取消。

 

去年底,美国国会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这项法案将交由总统签署成为法律;授权美国政府对境内的世界各国侵犯人权者进行制裁。司马南会不会受到这个法案追究,希望更多的人提供信息与证据,将助纣为虐者提到审判台,让国际性的人权问责法,对其公审,以警效尤。

 

 

关键字: 吴慢山 司马南 人权 迫害
文章点击数: 93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