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0/2017              

柴路:中共否定“党政分开”意在强化“党独裁”

作者: 柴路


 

2017317dengducai.gif (378×405)

198696,邓小平提出党政分开(网络图片)

 


 

饕殄国民纳税钱、可怜无补费精神的今年大陆“全国两会”,又按例游戏了十多天。全国各级各类媒体惯性地争相邀宠,大唱赞歌,其实都不过是“太监叫床——自欺欺人的性高潮”。老百姓总是不屑一顾,既厌烦,又愤懑。吾调查了亲朋好友以及街面路人100多个,众口一辞,都说一眼未看,一句未听(对“两会”新闻)。此等徒有虚名的“烧钱游戏”,应该寿终正寝了。今年的“两会游戏”虽然“曲终人散”,但会议期间爆出的骇人听闻的政治大倒退的信号所引发的诟病波澜,却继续在汹涌地发酵。
 

两会”期间,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纪委书记王岐山参加北京代表团审议李克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时说:“在党的领导下,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对此必须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3月6日《北京日报》)
 

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这等于说:“党政分开”的提法是错误的,必须否定。在中共一党专政的体制下,党政必须“一元”,只能“分工”,不可“分开”。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必须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地坚持。
 

王岐山先生,未免太过健忘了吧!“党政分开”的观点,可是被贵党誉之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首先提出来的,也是“邓小平理论”的重要内容。王岐山如是说,是不是表示,中共抛弃“邓小平理论”,与之决裂或曰背叛?不过,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是强调“以邓小平理论为指导”的。这可是王高官亲自参与讨论定稿的权威文件,怎么到了下面就变调了,就要否定“邓小平理论”了?难怪全地球村的人都说中共官员都是“两面人”,看来,王高官也不例外。
 

话虽然出自王岐山之口,实则有习近平的授意。王岐山只是习近平的传声筒而已,其所表达的乃是习近平的意愿。如果不发生意外,这一精神,将被写入即将召开的中共19大决议。
 

实行党政分开”,是邓小平1980年8月18日在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作《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中提出来的,该讲话经8月31日政治局会议讨论通过,成为中共领导体制改革的纲领性文件。
 

1986年9月6日,邓小平又说:“不改革政治体制,就不能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改革的内容,首先是党政要分开。”(《邓小平文选》第三卷177页)
 

邓小平的“‘党政分开’论”,还被写进了由时任总书记的赵紫阳所做的中共十三大(1987年10月25日至11月1日)报告。该报告“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第一条就是“实行党政分开”:“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首先是党政分开。党政分开即党政职能分开。”报告通篇提到“党政分开”,共有13处之多。报告列举了中共长期以来“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种种弊端,阐述了“党政分开”的必要性、重要性和迫切性;如何具体运作,则从中央机关一直部署到农村乡镇一级,并且明确要求:企事业党组织不要对本单位实行“一元化”领导,要实行厂长、经理和行政首长负责制。这充分说明,在改革开放时期,中共是把“党政分开”作为领导体制改革的头等大事来抓的。
 

邓小平之所以强调“党政分开”,缘于他对自己“一生最痛苦”时段的总结。文革浩劫期间,邓小平两次沉浮。后来在回答外宾问他“最痛苦的是什么”时,邓小平说:“我一生最痛苦的当然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大地》杂志1997年11月号)。邓小平在文革中,被打成“二号走资派”,惨遭批判斗争,免职罢官,下放江西劳动改造;1973年3月被起用,1976年4月再次被打倒,并在全国开展“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打倒邓小平”是毛泽东钦定的“铁案”,直到毛泽东驾崩、其遗孀江青为首的“四人帮”被剿灭,邓的“御案”才彻底推翻,并得以复出摄政。
 

邓小平很清楚,毛泽东之所以能够一声令下,就天下大乱,全民发疯,造成空前的民族灾难,归根结蒂,是毛搞个人迷信、个人独裁的结果,“党政一元”、“以党治国”、“以党代政”则是毛用之稔熟、行之有效的伎俩。邓小平要想否定“毛文革”,还自己的“清白”,并推动中国改革开放,必须首先拿毛泽东的皇权思想、极左路线开刀,推翻“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做出的决策,都要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都要始终不渝地遵循”,其提出并坚持“党政分开”,属于题中应有之意,不难理解。另外,党和国家现行的领导制度、干部制度中存在的官僚主义、权力过分集中、家长制、干部领导终身制和形形色色的特权现象,无不与“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中共执政传统有关。不实行“党政分开”,不挣脱政治挂帅、“党政一体”的桎梏,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那是不可能的。赵紫阳因支持“6·4”学运被废黜以后,有人质疑十三大报告,不敢再提“党政分开”。在这种情况下,1989年9月16日,邓小平仍然明确的公开表示:“十三大制定的路线不能改变,谁改变谁垮台。”(《邓小平文选》第三卷324页)所以,说“党政分开”是邓小平理论重要内容,亦是客观的。
 

当下,习近平公开叫板邓小平的“党政分开”,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习集“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于一身,远不满足。其欲壑弥天,他梦想恢复“毛时代”,像“毛皇帝”那样,让全体国民对他顶礼膜拜,山呼万岁。而要达此目的,就必须否定邓小平的“党政分开”,强化“党独裁”,“以党代政”,不仅要当最高领袖,而且要掌控具体实权,事无巨细,一切任凭他“习核心”颐指气使。其实,在这方面,习近平在组织形式上已经实现了,而且胜出“毛皇帝”一筹。毛尽管独裁专制,政治局常委还是有所分工的。毛说过“大权独揽,小权分散”,习是大小权力皆不放,悉数一人紧抓在手。他对中央工作,党政不论,不分青红皂白地划归“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等4个领导小组,全部由自己担任组长;还有一个“中央国家安全委”,也自任主席,致使其他政治局常委成了摆设。上行下效,层层都这样实行“党的一元化”领导,于是邓小平的“党政分开”的观点,就彻底地被习近平否定了。
 

毛泽东在世,虽然是最高领袖,却从未称“核心”,只讲“为首”。自从邓小平发明和自封为“核心”以后,这个无厘头的名不正言不顺的荒诞不经的头衔居然高于总书记。习近平不甘“核心”旁落,觊觎心切,于是通过去年10月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硬从江泽民的头上摘下来,套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并随之发动全党全民向“核心”看齐、对“核心”效忠的新的造神运动。习近平否定邓小平“党政分开”,同时大肆宣扬其“‘姓党’论”——媒体姓党、机关姓党、群众团体姓党、学校姓党、企事业单位姓党……天朝万物皆姓党,“普天之下,莫非‘习’土,率土之滨,莫非‘习’臣”。这才是习近平真正的“中国梦”!
 

同日同场合,王岐山还说:“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政府工作报告体现的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要求,体现了执政的中国共产党的治国理政方略,我完全赞成。”(出处同上)前半句是一条毛氏语录,文革期间家喻户晓,人人会背,王岐山不愧是文革造反派出身,对毛氏语录张口就来,本色不改也!后半句的潜台词很值得琢磨,他之所以同意政府工作报告,是因为政府工作报告体现了“习核心”的要求,似乎与中央政府(即国务院)的作为没有什么关系。再挑明白点,国务院及其所辖部门完全可以统统撤销,由中共中央机关取而代之。上面已作交代,王岐山不过是习近平的代言人,其所表达的当然是习近平的心声。既然“习核心”决意否定“邓核心”的“党政分开”,恢复“毛皇帝”的“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极恶传统,倒不如干脆扯掉忽悠国民、欺骗国际社会的遮羞布,取消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政府以及人大、政协、司法机关,实施名副其实的“党独裁”的一元化政体。这样做,倒可以在国内外赚取实事求是的“美名”。说我是“党独裁”、“习皇帝”,我就“独裁”和“皇帝”,谁能怎么样?倘若“习核心”真的能如此一拚,开创历史先河,那一定举世震撼,史书定也为之留下“浓墨”的诅咒篇章。
 

篇末赘段题外话,本文丝毫没有为邓小平涂脂抹粉之意。吾素来认为,邓小平否定毛泽东极左路线,否定文革浩劫,把中国人民从“毛皇帝”的“政治挂帅”、“阶级斗争为纲”的深渊中,拖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推行改革开放,实现国民温饱,值得肯定。假如他能够坚持把否定毛泽东的正道走到底,彻底清算其罪行,把中国带向自由民主,他将是辉煌于史册的巨人。遗憾的是,邓小平是个“半截子改革者”。原因在于,他曾经是“毛皇帝”的股肱之臣。中共执政后、文革前,几乎所有的罪恶,邓都是策划者和参与者,彻底否定毛泽东及中共统治,等于把他自己也否定了。邓小平缺乏这种大公无私的德性情怀和舍身取义的胆略气魄,所以,他只能是个“半吊子”。至于他欠下的“6·4”血债,留下的则是千古骂名。

关键字: 柴路 中共 独裁
文章点击数: 59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