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公号 】  时间: 3/20/2017              

黎学文:赵家村演义 | 第二回 老支书遗孀病逝 韩家村村长下台

作者: 黎学文 黎学文

各位看官,咱赵家楼演义开张第一回《金家村放鞭炮,赵老大有点烦》,不晓得碰了哪个基点,不到24小时就被咔嚓了。在下不过是个说书的,靠手艺换点茶钱,说的不过是村言村语,却也让一些人不快活,可见赵家村坏人不少啊。可喜的是承蒙各位抬爱,居然有近万点击,七百个订阅听众。咱黎大头没别的本事,就是生来一幅大头大头下雨不愁的傻劲,只要大家愿意听,咱就继续说下去。

上回说到赵家村在开大会,这会就像春天的雨,稀稀拉拉还在那里不死不活的下着,咱且按下不表。单说这两天,村里也发生了点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老死了个人。列位看官可能会说,死了个人也值得你说?咱伟大的赵家村哪天不死人?别说死个人,就是那不明不白的,躲猫猫死的、喝水死的、嫖娼死的、数都数不过来。可是各位,这回死的,可不是一般人,是老支书的遗孀呢。这个老支书,不是别个,他姓胡,早在二十八年前就死了,也是死在春天里。各位看官,你们有的可能都还没有出生呢。二十八年前是哪一年?俺数学不好,请帮俺算算,对头!是1989年。1989年!那一年,各位看官,赵家村可是出了大事的!赵家村但凡上点年纪的人,都记得那个特殊的年份,也知道老支书是怎么死的,死了之后发生了什么。就连外村的,这方圆百里,哪个不知道赵家村那年发生的事?可叹的是,现在很多赵家村的年轻人还不知道呢,年轻人不知还不为罪,可是一些上了年纪明明知道的人,却假装故意不知道,或者选择主动遗忘,以免想起来时做恶梦,影响自己的前程和岁月静好!人啊人,真是可怜又可鄙的动物!

那个姓胡的老支书,虽然死了二十八年,可好多村民至今都还惦念着他,每年春夏之交,也会在嘴上念叨念叨,虽然有些村民们还有点良心,可赵家村的干部们却一点也不念旧,很少提起,仿佛赵家村没有过这个老支书一样,想想也是心寒,那胡支书可曾是你们赵家的村支书啊!可怜这个胡支书死了二十八年,他的这个遗孀,一直活到如今,要不是她最近病逝了,很多人还不知道这些年她还活着呢!哎,这二十八年,想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说来话长,这个胡支书,当年也是跟着赵家村的开村元老们一路摸爬滚打过来的,十几岁就开始站岗放哨,枪林弹雨,算得上是根正苗红,少年英雄,好不容易熬到元老们死的死,残的残,自己坐上了村支书的位置,可以拔乱反正,当家做点主,为村民谋点干点好事。只可惜,那时元老们中还有几个活着,尤其是一个的矮矬子元老还在。明面上是胡支书当家,暗地里全是矮矬子元老掌舵。各位看官,光绪再想有所作为,奈何身后坐着个慈禧;媳妇想做一桌好饭菜,奈何婆婆总是挑三拣四。这个胡支书当政那几年,实在是有心无力,没干几年,终于被婆婆们给撸了下去,被撤了村支书,回家呆着,不到两年,忧郁而死。赵家村的村民们现在提起胡老支书,唯有摇头叹息,叹息摇头。很多村民都感叹:那个胡支书,完全是被那几个老不死的元老给气死的。从此以后,赵家村再也没有那样的好支书了。

胡支书死的时候,当时的赵家村村委会也按部就班的开了追悼会,举行了仪式。在葬礼上,那个矮矬子元老装模做样、假惺惺的去慰问胡支书的家属,他把手伸向胡支书的遗孀,想说说节哀顺变之类的套话,可这胡支书的遗孀,巾帼本色,大义凛然,不抬头,不伸手,只让那矮矬子的手悬在半空!尴尬万分,颓然而去!各位看官,这个胡支书的遗孀,也曾是革命女性,出生入死,不愧为女中豪杰,就凭她这个不抬头,不伸手,赵家村的村史都会记上一笔。这也难怪她这回病逝,许多人唏嘘不已。各位看官,俺们也得为赵家村有这样的硬骨头女性点赞一回!

提起1989年,俺这说书的就不由自主的激动,动情上头,说着说着就话痨了。各位看官,逝者已去,高贵的灵魂总会进天堂。俺且先喝口茶,说了赵家村的事,再说下韩家村。

咱第一回里也说到韩家村,说它这几天为对付金家村的那个金三胖,正在村里鼓捣安装那个朝天鼓。与此同时,这两天,韩家村的领导班子出现了震荡,那个女村长遭到了弹劾,被赶下台了。各位看官,这个韩家村的领导班子,跟赵家村的村委会可不是一回事,人家的村长,可是村民一人一票选上来的,用有文化的人话来说,就是民主选举,实行宪政。就是这个民主选举,可以把你选上去,也可以把你弄下台。古话里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韩家村这回覆了舟,可这舟不是韩家村,只是那女村长,女村长下了台,那韩家村可一点也没有乱,该干嘛就干嘛,那个朝天鼓照样在安装,他的死对头金三胖也没有敢趁机作乱。

话说这女村长怎么就下台呢?说来赵家村人都不相信,就是因为“闺蜜干政”,也就是这女村长的闺蜜利用了村长的信任,和一些商人搞权钱交易,结果被韩家村的狗仔队盯住了,曝了光,一下子激怒了韩家村村民,几次在村里游行示威,不依不饶,一定要把村长拉下马,那韩家村村民就是有血性,敢较真,最后法院不敢违抗民意,直接判决解除女村长的职务。

这韩家村的女村长黯然下课,可把赵家村的村民弄糊涂了,他们好不纳闷:这算是多大个事,咱赵家村哪天没有权钱交易,一个小小的干部都可以贪污上亿,别说“闺蜜干政”,但凡有点权力的,哪个不是老婆孩子齐上阵,二奶三奶搭把手。这也就是人比人气死人,村和村不一样。

其实这个女村长也是个可怜人。她曾是韩家村老村长的掌上明珠,幼年的时候遭逢剧变,父母双遭对手杀害,孤苦伶仃,终身未嫁,凤凰涅槃,苦心经营,后来被选上了村长,也曾很受韩家村村民喜欢,没想还未干满一届村长,就被弹劾下课了。

各位看官,这回说的都是两个女性,一个可敬,一个可惜,俺说书的今天有点累了,随口打油一首就此歇了:人生有如戏,让你笑不出。权力好诡异,沉浮不由己。

赵家村演义继续,黎大头闲说赵家村风云。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关键字: 赵家村
文章点击数: 35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