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3/20/2017              

江西杀村官案明经国儿子被监控 民间掀支援运动

江西杀村官案明经国儿子被监控 律师拒外媒采访

 

 2017320photo_2017-03-19_12-56-35.jpg (500×593)

 


 

江西6旬村民明经国因反抗强拆而杀死乡长事件持续发酵,同情和支持明经国的声音持续高涨。但当局为控制舆情,已采取行动。明经国的儿子明帮伟向本台证实,他已被当局稳控,所有来电被监听。与此同时,该案代理律师刘文华拒绝接受外媒采访。有律师指,该案案情重大,或涉及公权力违法,律师有责任公开案情,政府不可违法干涉公民监督权。

 

明经国抗拆打死乡人大主席事件发生后,许多人同情明经国的遭遇,认为其属于正当防卫,呼吁捐钱帮他打官司。318,云南的律师刘文华发出消息指,已经和明经国的儿子达成初步意向,免费为其父辩护。

 

记者就此致电刘文华律师,但对方在得知记者身份后拒绝接受采访。

 

刘文华:“我暂时不接受外媒的采访,希望能理解。”

 

记者:“你知道其他人可以接受采访吗?”

 

刘文华:“还不太清楚。因为……感谢。”

 

刘文华律师在其微博中评论道:“我们奉劝某些黑恶势力们,切莫一意孤行,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太多了,等于在自掘坟墓。”

 

关注事件的广西律师覃臣寿接受本台采访时称,该案案情重大,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其中或涉及公权力违法,代理律师不应向外界隐瞒案情,同时政府不可违法干涉公民监督权:

 

“他现在刚刚确定委托意向,还没有能够会见,可能不太接受媒体采访,这个情有可原。但是如果说一直都不接受媒体采访,包括对案件的披露,包括对案件的进展的一个推进,这是非常不利的,因为这个涉及到流血暴力死亡的案件,所以说有可能明经国会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可能是虐待酷刑都有可能,或有刑讯逼供,律师应该马上去江西那边要求会见,再做进一步的规划。”

 

事发于317,江西赣州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卓姓乡官带队,到村民明经国家拆除空心房(闲置房屋)时,遭明经国用镰刀袭击致死。翌日,明经国被警方抓获。当地村民称官员在未谈好条件下突然强拆,明经国一怒之下才动手杀人,而明经国被捕时更大喊是“遭他欺负”。但当地官方一直否认事情与强拆有关,也否认发生过任何冲突。

 

本台记者辗转找到明经国的儿子明帮伟,他表示当地村霸、乡霸横行,父亲抗强拆无罪,要为他讨说法。他表示已遭当地政府封锁消息,他被当地警方控制,所有电话都被监听:

 

明帮伟:“我只想我老爸得到公平正义。”

 

记者:“你所谓的公平正义指的是什么?”

 

明帮伟:“我爸爸不是坏人,他是好人,他被逼的,房子拆了我们没地方住了,我们就得蹲大街。”

 

记者:“平时在村里面你父亲的口碑怎么样?”

 

明帮伟:“挺好的,我父亲也曾经被人家打受伤,轻伤一级,导致法院判对方九个月徒刑。”

 

记者:“现在你们还面临着什么样的困难?”

 

明帮伟:“你是记者,刘文华是我爸爸的辩护律师,要到他来了之后你可以问他,我不想跟你探讨这些问题,因为我的电话现在被监听了。”

 

记者:“被谁监听了?”

 

明帮伟:“我之前被公安部门监控之下,目前直到我爸爸被抓获,反正我电话打过给谁他们都知道。”

 

在网上呼吁关注的异议人士张恩广告诉本台,中国近年来因土地问题造成的“官民冲突”层出不穷,此案与去年的“贾敬龙案”如出一辙。他认为,不改变一党独大、官员只手遮天的制度,“杀村官案”只会一再重演:

 

“他的儿子和儿媳妇最近也是被当局控制了,这是当局一贯的做法,每次发生事件之后他们都会控制家人以及对外发布消息或者说运作一些事情。这一事件我们也联想到前段时间被执行死刑的贾敬龙,其实这种事情在中国发生很多,也包括范木根和丁汉中。对公权力来说,他不能保护私权,他随意地侵犯私权,对民众来说,他肯定会保护自己最后一点家园而出现这种强烈的抗争意识。”

 

 

老农抗拆杀官获同情 民间掀支援运动

 

江西省赣州市老农民明经国,因抗拆杀死官员事件引起广泛关注。其家人周一(20日)指出,官方在强拆前没有明确知会,亦没达成协议。明经国的遭遇得到社会同情,多名律师表示愿意提供司法援助。(黄小山/报道)

 

明经国涉嫌杀死强拆村官周日被抓后,据当地宣传部的通报称,明经国用镰铲袭击带队拆空心房的乡人大主席卓宇时,他家的房子并未遭强拆,并称此前政府已经与明经国谈好拆除空心房。而明经国的儿子明帮伟周一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否认了官方的说法,并透露,官方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强拆。

 

他说:现在见不到,我什么也不想说,哎呀,烦躁的很,太烦了。出了这么大问题,如果是你的话你不烦吗?你想要了解更多的情况在电话上面说不清,要不你就来实地考察嘛,实地来我带你去吧。家里条件都不太好,我实话跟你说,我家里很穷,我现在是没办法吃上饭了,我家里出了这样的问题我饭吃不上了,我还有心思去这个哪个嘛?你说是不是。在强拆,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现在已经在拆。

 

周一早上,刘文华律师在微博上透露,他已经和明经国的儿子联系上,并达成了辩护意愿。他不收取任何费用,并自费差旅费为明经国辩护。目前已买好了去赣州的高铁票。

 

本台记者联系上了刘文华律师,他表示,因情况特殊,不方便接受境外的媒体采访。

 

他说:我是刘律师,对。不好意思,我们暂时不接受外媒的采访。因为在大陆嘛,希望你能理解,感谢关注。

 

据媒体人透露,案发后,众多媒体迅速赶赴当地进行采访,但迄今为止,除赣州地方党媒按照官方的口径报导外,别的媒体疑已遭封杀。而当地官媒周一的报导中称,法医鉴定死亡的乡官卓宇的头部遭多次击打。报道又再次否认官方强拆。

 

当地官媒还披露了死者卓宇的家庭资讯,称47岁的卓宇是一位乡镇干部,其妻子是一所学校临时工,孩子正读高中。

 

另据一位媒体人称,因为当地属小地方,官方很容易采取管控措施封锁消息,并使外界无法得到更多的资讯。

 

他说:没有什么其他的进展,现在资讯都是封闭的。出事那个地方是个小地方,很容易封闭起来。它甚至说不让外地人去都是有可能的,它很容易做到的。

 

据悉,赣州市强推拆除农村空心房运动以来,当地已在无补偿的情况下,拆除了大量民房。市委书记李炳军在当地官媒上,也多次承认使用铁腕手段,强行拆除空心房。

 

本台记者多次致电赣州市委办公室,但该办公室一听说是采访空心房拆除运动,立即挂断电话。

关键字: 明经国 抗血拆 江西 贾敬龙
文章点击数: 17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