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1/2017              

顾乃忠:文化多元共生论能否成立

作者: 顾乃忠 顾乃忠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2017320wenhua.jpg (600×360)

多元文化(网络图片)


 

 

在中国学术界,关于国际关系中的社会、文化的多元共生论十分流行。近30年来,全国有无数知名和不知名的学者,以及政界人士,几乎都持这种观点;而这一理论的历史最多也不超过30年。

 

虽然全国有数不清的人主张这种观点,但我却认为,文化多元共生论是很难成立的。这里辨别它的真伪不需要多么高深的学问,只要简单的常识和形式逻辑就可以判断:主张国家主义的文化与主张个人主义的文化怎么能和平共生?主张主权至上的文化与主张人权至上的文化怎么能和平共生?主张专制独裁的文化与主张民主法治的文化怎么能和平共生?君不见美国天天在叫嚷,要用它的价值观统领世界;而中国则说美国的价值观不具有普世价值,儒家价值观才是普世价值,所以在世界各国大办孔子学院,其根本目的就是要用儒家思想统领世界。而伊斯兰教则更加狂妄,穆斯林敢于在全世界的大城市跪大街跪广场,目的就是要用伊斯兰教义统领世界。可见,任何文化在本质上都是排他的,会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千方百计地伸张自己。他们容不得其他文化与自己平起平坐,共同发展,除非它力不能及。彼此较量的结果,不是同化别人,就是被别人同化。所谓文化多元共生,只是文化在转型过程中暂时的、表面的现象,因此是个伪命题。从根本上说,文化是一元的;而文化的一元性,是由人性的一致性决定的。文化与人性是一体两面的东西。文化是人性的外在表现,人性是文化的内在本质。要想证明文化的多元性或文化多元共生,必须首先证明:东方人性和西方人性是天生的不同且永远不同;即西方人历来喜欢并实行民主法治制度;东方人则天生喜欢并将始终实行专治独裁制度。可能是囿于阅读范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哪个多元文化共生论者进行过这种论证。

 

文化一元论并不笼统地反对多元论,但主张对多元论要分清两个不同层次:(1)文化多元论,即认为中国文化是一元,西方文化是一元,伊斯兰文化是一元等等这种多元论(这是多元文化、多元社会论者讲的文化或社会多元论的含义)。(2)亚文化群体,比如一个国家的不同族群和不同政治派别,及个体的多元论(这是多元文化、多元社会论反对者讲的多元论的含义)。文化一元论反对的是第一层次多元论即文化多元论,而不反对并且力主第二层次多元论,即亚文化族群和个体的多元论。很多论者认为,中国文化具有和合、包容的传统,历来就是主张多元的,比如儒释道的互相包容和多元;并且用这种中国文化的传统来论证当今国际关系中多元文化、多元社会应该并能够共生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这里的问题就在于,论者们混淆了多元论的不同层次。儒释道的多元,黄河文化、长江文化和珠江文化的多元,齐鲁文化、吴越文化和巴蜀文化的多元,都不是文化多元(即不是价值观上的多元),而是亚文化多元(在价值观上它们是一致的)。在更高的层次上,它们都是中国文化。而中国文化主张的是一元论,即“天无二日,土无二王”(《礼记》)。在这一点上,中西理念是相通的。西方国家的三权分立,不意味着有三个王,即不是文化多元。在三权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的东西——法律;法律至上就是文化一元论。二者的区别仅在于,中国主张的是人治一元论,西方主张的是法治一元论。因此,今天我们主张文化一元论,就是主张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的普世价值一元论,不主张有与普世价值不同的甚至反对普世价值的文化存在。只有坚持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的普世价值至上的一元论,才能保证各文化(社会)中的亚文化群体和个体的自由。文化多元论则相反。它主张在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的普世价值这一元之外,还有与普世价值不同的甚至反对普世价值的其他文化的存在,并与主张普世价值的文化共同构成所谓的多元文化。而为了维持和维护这种多元文化中的某种反对普世价值的文化,就必须限制乃至扼杀该文化(社会)中的亚文化群体和个体的自由;否则,这一元的文化必然不能维持。因此简单地说,只有坚持文化(社会)的一元,才能保证个体多元;坚持文化(社会)多元,必然扼杀个体多元。这就是我反对文化(社会)多元共生论,坚持文化(社会)一元论的原因。

 

在国际范围内,文化不仅不应该是多元的,而且所谓的多元文化(多元社会),从来没有、以后也不可能和平共生。回顾历史,希腊为了伸张或保卫自己的文化,进行过对外扩张,并与同样在扩张自己文化的波斯进行过著名的希波战争。罗马存在的历史,也不是与其他文明共生的历史,而是不断把非罗马社会改造为罗马社会的历史。在中世纪,历时200之久的十字军东征,是天主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宗教战争;它们不仅在争夺地盘,而且在争夺信仰的主导权。即使在天主教和基督教内部,不同教派之间的战争也时有发生。在近代史上,仅以欧洲而言,先有英国对法国的和平与非和平方式的影响,后有法国对德国的战争与非战争方式的影响。二者影响的结果分别是:法国社会未能与英国社会共生下去,而是被英国同化了;德国社会也未能与法国社会共生下去,而是被法国同化了。在现代史上,不仅英美法盟军打败了德日意的法西斯军队,而且在二战后,美国用刺刀逼迫西德和日本实行民主转型,不允许这些专治政权与之共存共生。因此从历史上看,所谓的多元文化、多元社会之间,战争居多,和平很少。不管战争还是和平,结果都是二者未能共生。

 

环顾现实,美国单枪匹马地摧毁了萨达姆的专治政权,迫使伊拉克实行民主制度;西方国家联合起来摧毁了卡扎菲的专治政权,迫使利比亚实行民主制度。美国对韩国、菲律宾和台湾虽然没有动用武力,但以武力为后盾,促使、鼓励这些国家和地区结束专治制度,实现了民主转型。因此从现实看,多元文化、多元社会要么既不和平,也不共生;要么虽然和平,但并没有共生。

 

展望未来,国际间的多元社会、多元文化能够共生吗?仅以中美关系而言,中国社会、中国文化与美国社会、美国文化能够共生吗?希拉里竞选总统时,她的竞选口号之一是,倘若她当选,她在任期间一定要消灭朝鲜流氓政权,不管它背后的恐怖势力多么强大。以美国之力消灭朝鲜政权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里的问题是,朝鲜背后的恐怖势力指的是谁?当美国消灭了朝鲜政权后,会不会对这个“恐怖势力”动手?这就是国内外很多人认为的:中美之间早晚必有一战。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希拉里没有上台,特朗普上台了。目前显示的特郎普的对华战略是,中美之间不能也不应该发生战争,因为这对中美双方乃至世界伤害太大。他主张对中国实行贸易战、意识形态战,最后以达“不战而屈人之兵”。不管以后美国由何党何人执政,中美未来关系的走向无外乎这两种可能。如果按希拉里的思路,中美之间既无和平,也无共生;如果按特朗普的思路,中美之间虽有和平,但无共生。

 

总之,无论从历史、现实的角度还是从未来的角度考察,价值观不同的,特别是价值观对立的各种文化、各种社会之间,最多只能暂时“共存”,而不可能长期“共生”。古人说的“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是有条件的。只有齐头并进的“事物”才能互不相害;只有方向相同的“道”才会互不相悖。而互为“敌人”的,亦即“道相悖”的文化之间、社会之间是不可能长期“共生”的。长期的和平方式或非和平方式较量的结果,都是敌对两方中的一方战胜另一方。一般说来,是“善道”战胜“恶道”,“高道”向“低道”流动,即高文化向低文化流动,低文明社会被高文明社会同化。这就像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一样,是自然规律使然,不是人的主观意志所能改变的。如此看来,那种认为中国有“和为贵”、“和而不同”的文化传统,因此可以与世界上各种文化“和平共生”的想法,只不过是某些国人的主观臆断罢了。经济、政治、军事、科技等硬实力的差距不说,仅在文化价值观这一软实力上,中国能长期抵挡得住日益强劲的西风东渐吗?愈演愈烈的移民潮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事实上,近代以降,西方文化已通过各种渠道向非西方世界传播,而非西方世界的人则普遍地愿意接受、学习西方的文化风俗和社会制度,以到西方世界旅游、留学乃至定居为时尚。这些都是西方文化正在并必将统领世界的预兆和证明,也是文化一元论的证明。在这过程中,所谓的多元社会、多元文化之间的交往,既有和平的方式,也有战争的方式。不管是和平方式还是战争方式,或二者兼而有之,最后都是非西方世界一步步地向西方世界靠拢。因此,无论从理论和逻辑来看,还是从历史过程和社会现实来看,多元文化共生论都是站不住脚的。

 

多元文化共生论既然是错误的,为什么还有市场?要说清楚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楚它产生的背景。前面说过,此理论产生的时间不超过30年。30年前的毛泽东时代,流行的是“东风西风”论,即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当时,闭关锁国,闭目塞听。不要说毛本人,就是饿着肚子的普通国人,虽然嘴上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实际上心里自信满满地想的是东风压倒西风——解放亚非拉,解放全人类。这里完全没有多元社会或多元文化共生论的存在余地。这倒是毛泽东的过人之处。毛是中国历史上由专治帝王向僭主转变的代表人物。他身上更多的是帝王之气,所以他不需要伪装,而敢于公开宣称自己就是秦始皇,超过秦始皇。所以他的理论——至少在这一点上——比较彻底。而他的继任者们就不行了。不仅因为他们的“历史功绩”不能与毛相比,更因为毛之后,闭关锁国的状态已经结束。随着改革开放时代的到来,人们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更加美好。此时如果还坚持“东风西风”论,人们只能得出西风压倒东风的结论。这对既得利益集团特别是当权者来说,无论如何是不能接受的。于是,“东风西风”论虽然在理论上是彻底的,合乎逻辑的,但因为与政治需要相悖,不得不淡出。但是,意识形态方面的空缺,需要一种新的理论来填补。在这种背景下,一个调和折中、似是而非的理论便诞生了——它就是多元社会或多元文化共生论。

 

弄清楚多元文化共生论产生的历史背景,就可以解释它为何在当下的中国流行。一种理论的流行,需要有它的信众。从民众方面来说,虽然改革开放了,但由历史积淀下来的、特别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洗脑形成的狭隘的爱国心理仍然浓重。受这种狭隘的爱国心理的驱使,人们希望中国(不管其体制如何)与西方特别是美国平起平坐。同时,由于缺乏理论素养和辨别能力,见到多元、共生这些美好的字眼,便不假思索地接受,并且十分信服。从上层来说,对外,他们要用多元“共生”论争夺国际话语权,以取得与西方国家平起平坐、“和平共生”的地位;对内,则用之来欺骗民众,以维持政权。他们明明天天在那里炫耀武力,与美国比谁的胳膊粗,同时又在那里叫嚷什么“和平共生”,岂不虚伪?岂非骗人?官方出于意识形态的需要,不惜代价地为社会、文化的“共生”论提供各种渠道的话语权。这样,不管你接受与否,人们耳闻目睹的几乎都是国际间多元社会、多元文化的“和平共生”论。

 

综上所述,文化多元论、国际社会多元共生论,只不过是意识形态的延伸,反过来又为意识形态服务罢了。它的出笼和存在,除了延缓中国社会和文化转型的进程,阻挡历史前进的步伐而外,没有任何功效。因此,无论从国家前途和人民的利益计,还是从学理和逻辑计,文化多元论、国际社会多元共生论都可以休矣。

 

2017年2月于南京

 

 

关键字: 顾乃忠 文化
文章点击数: 3416

 
english twitter